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70

·70

“照顾病人可并不是一件能令人愉快的事。”秋交叉着胳膊,靠着门框上看着Harry忙来忙去。“但是我在你身上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你倒是越来越熟练了。”

“不是你说的请护理师不方便吗?”Harry停下手,转身看她。“上次你不是说我已经没问题了,你不来了么?”

“你以为我想来。每天都有药品送到这间屋子里,我说你的病已经好了,你猜院长信不信?”秋翻了个白眼。Draco的行踪不能泄露,所以他所用到的一切药剂和营养品都算到Harry头上了。“院长吩咐让我两天来给你检查一次,你说我敢不敢不来?——不过,就当是休息了吧,反正我的上一个假期完全被你毁掉了。”

“抱歉。”Harry有点不好意思。他刚回来的那几天秋确实忙的好几天都没能好好睡觉,他也想过应该是要补偿点什么东西给秋,可是秋总是那种什么都不需要的人,于是也就没有后文了。

“不过说真的,你该要想想接下来怎么办了。他什么时候能醒来真的是个未知数,你总不能一直装病吧?”秋站直了身体。“况且,已经这么久了,如果你这个‘病’一直都不能好,我的能力就会被质疑,再然后圣芒戈给你换个其他的治疗师来……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Harry坦白地说。或者说,其实他对于时间都没有多大的概念了。纵然他已经许久没有踏出过屋门了,每天都重复做着一个职业的护理师的日常工作——不得不说他真的做的越来越专业了,聊着得不到回应的天,可是他意外的甘之如饴。他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他的前半生总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苦难和意外,他无时无刻都在小心着周围的环境,跟别人作斗争,跟自己作斗争。那些斗争也随着年龄的越来越大变得越来越惊险,甚至几度要赌上生命。他不害怕,他从来都不害怕。只不过这样的事情做的多了,偶尔,也会觉得有些倦怠。可是现在,他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安逸。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照顾自己爱的人,还有什么不满足呢?除非……

Harry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张美丽的睡颜:“如果他能醒过来就好了。”

“他醒过来之前,你是没心思想别的事情了是吗?”秋翻了个白眼。

“秋?”Harry有些困惑。

“记得你上次问我的摄神取念吗?”秋说。“我查了点资料,——我觉得,你可以试试。只不过方法可能要稍稍修改一点,问题不大。”

“可是我也记得你之前说使用摄神取念其实有一定风险……”Harry偷瞄了一眼秋,默默的改了口。“我中过摄神取念,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如果用的话,对他没有什么危害吧?”

“怀疑我的动机?拜托,我可是订立过牢不可破誓言的治疗师。”秋轻哼了一声,并没有太在意。“——上次说有风险并没有骗你,但是我刚刚也说了呀,方法需要修改一点。实际上我怀疑如果只是普通的摄神取念的话你并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一个长期跟在伏地魔身边的人,就算有什么想法,一定也好好的隐藏起来了。——我这次说可以用的依据是,或许可以借由摄神取念进入到他的幻境里面去。”

“幻境……”Harry低声重复。

“对。地狱汤剂可以让人在死亡之前经历一场非常逼真的幻境,虽然我们并不确定这个幻境呈现出来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大量的数据表明,当中毒的人处在这个幻境中的时候,是非常放松的状态。”秋一根手指轻轻的点着。“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幻境所呈现出来的,一定是宿主内心真正渴求的东西。——而malfoy虽然吃下了解药,但是并不能确定他在服药的时候究竟有没有进入幻境。不过我认为是可以赌一把的,我想,若是没有进入幻境的话,他应该早就醒了才对。之所以现在一直醒不过来,很有可能是因为幻境并没有结束,而他的意识更愿意呆在那个幻境之中。”

“那么,只要能找到办法进入他的幻境,找到他的意识,说服他,他就能醒过来了,是不是?”Harry点点头,说。“可是,为什么你之前不告诉我这些呢?”

“一方面是因为这些都只是我个人的猜测,另一方面,是因为确实存在不小的风险啊。”秋无所谓地耸肩。“治疗师是不允许进行猜测中的治疗的。所以,如果让院长知道了我告诉你这些事情,估计我得被记大过。”

“那为什么现在又告诉我了?”Harry忍不住失笑。

“因为实在不忍心看你执迷不悟呗。”秋随意地说。“不过,说真的,Harry,我觉得你确实需要更勇敢一点。”

“我不是一直很勇敢吗?”Harry不解。

“我说的是感情方面,Harry,我敢说你在这方面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秋毫不留情地说。

“……有吗……”Harry觉得自己很冤枉,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莫名的心虚。

“有,非常有。我当然知道你敢做许多事情——是啊,你有什么不敢做呢?你连狄斯佩尔都敢闯——现在还几乎成长成了一名职业的护理师——可是你在做这一切的时候,都有一个前提,他在昏迷中,Harry,他什么都不知道。那么等他醒过来以后呢?你敢把这些原原本本的告诉他吗?你敢面对面的告诉他你的感情吗?如果他稍微出现一些抵触,你是不是就会放弃呢?”秋喋喋不休地说。“邓布利多教授说你比伏地魔多的武器是爱,可是很抱歉,我觉得你并不会处理这件武器。”

Harry沉默了。他想起之前draco似乎也跟他说过差不多的话。Draco似乎曾劝他将背负着的感情都丢掉——他不能明白draco的意思,当时是,现在也是。有时候Harry真的会忍不住想,如果“爱”这种东西真的是一件看得见摸得着的武器就好了,他也不用这么绞尽脑汁还一头雾水了。虽然他在碰到不能理解的事情的时候总是会选择放弃,可是在这件事上面,却意外的想要挣扎一下:“……或许……我敢……”

“你不敢,Harry。”秋直接打断了他。“你记得四年级的时候你喜欢过我吗?你还记得当时你做过的最勇敢的事是什么吗?”

他记得,他当然记得他喜欢过秋。只是……四年级的时候……最勇敢的事……火焰杯?

“我指的是在我们那段关系中。”秋仿佛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嫌弃地说。“你当时喜欢我,却连话都不敢跟我说。做过最勇敢的事情就是跑来邀请我参加舞会,可是一听到我说已经有人约过,立马吓得掉头就跑——你甚至都没有确认一下约我的人是谁!Harry,实不相瞒,这事儿让我的几个朋友知道后笑了你一个星期。”

Harry想起来了。他有些窘迫的摆手:“那时……那时年轻嘛……”

“你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啊。”秋凑上来,压低声音问。“我听说当时逮捕malfoy的时候最先到场的人其实是你?那我来猜猜啊,你那个时候是不是也试探性地问过他一些关于感情上面的话?然后被拒绝了?”

Harry把她推开:“你没事做瞎猜这些干什么……”

“猜中了?”秋嘻嘻的笑着。“——虽然被拒绝了,可是你还是要相信他。那么在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更坚定一点呢?”

“那是因为……”Harry说了一半,停住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一忘皆空的事情,他不是很想从头讲这个故事,可是这个故事又实在没有办法绕开一忘皆空。

“因为他当时拒绝了你。”秋替他回答了。“Harry,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你使用的摄神取念成功的进入了malfoy的幻境,你见到的场景会有无数种可能。如果在那里malfoy再拒绝你一次,你会不会因此而再度乱了阵脚?”

“我……”Harry犹豫了一下。经过与罗恩的谈话,他以为自己已经看开了。可是他没有想到有关拒绝的话题这么快就被秋提了起来。要直面这个问题,多少还是需要一点决心啊。Harry轻笑了一下。“你说的对,我会试试更坚定一点的。”

“我看不出你这句话究竟是不是真心的,不过无所谓了。我们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让他醒过来。”秋认真地说。“现在,记住我下面的话:当你进入幻境之后,你不能改变幻境中的任何东西,你甚至不能让malfoy意识到他在幻境里面。你只能通过引导,劝说,或者别的任何温和的方法,让他的意识自主的从幻境中走出来。否则,将会出现什么严重的后果,我们都没有办法预料,你明白了吗?”

 

 

评论(20)
热度(290)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