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71

·71

秋说的没错,就算修改过,这个咒语也并不难。至少对于Harry来说是这样的。

四周围绕着的是一层一层的高台,高的看不到顶端。每一层的高台上都分布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房门,有一些甚至能清晰的看到门上的花纹,另一些则隐匿在雾气之中,安安静静,或明或暗。

这里,就是draco制造出来的幻境吗?

Harry的感觉说不上来,有一点像进入冥想盆中的感觉,又有一些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Harry低下头,他能看到自己的双脚,站在一片虚无的黑暗之上,脚下是深邃的虚空,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深不可测。

Harry朝前走了一步。他看到自己的双脚在虚空的黑暗上移动,可是他甚至感觉不到一丝实体。于是他驻了足,抬头继续观察周围的样子。

这里像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可是却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些静默着的门。秋说过,那些被制造出来的幻境,与记忆一样,都存在于主体的脑海之中。她还曾说过,人的大脑是一种相当神奇并且复杂的构造,纵然能将深入进去,想要找到需要的信息却是如同大海捞针。摄神取念之所以管用,是因为这个咒语完全省去了“寻找”这个过程,像是从麻袋中倒豆子一样将人的大脑完全的翻转过来,用一种极端暴力的方式使得所有的信息全部暴露出来。

但是Harry并不能完完全全的使用这个咒语,他不能伤害到draco,他只能慢慢的“寻找”,一直到找到draco残存的意识所存在的那个角落为止。

他再一次仔细的观察这些数不清的门。

Harry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的脑海里是什么样子,但是他看过许多人的记忆——那些记忆也曾是脑海的一部分——那些或真或假的记忆无一不是嘈杂的晃动的,让Harry一直以为所有的记忆都应该是那个样子。可是这里,却完全不一样。这里很安静,很沉稳,Harry完全感受不到一丝来自主体的情绪波动。

——draco变成了一个很克制的人。

这个念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的跳进Harry的脑海中去了。他想要快点找到draco的意识,他不知道它藏在哪里,可是他一定要找到才行。他甚至想要去一扇一扇的去推那些门,他不知道这将要耗费掉多少时间,可是他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

于是Harry朝着最近的一扇门走去了。手刚刚搭上门把,忽然一道光芒从旁边斜斜的落进来了。忽然出现的光芒让Harry忍不住眯了眯眼睛。他侧过头看过去,就看到距离不远处,有一扇门自己缓缓的打开了,而光芒,正是从门里面照射出来的。

——应该要走到那扇门里面去吧。

Harry这样想着。事实上他根本也没有想过其他的可能。他在draco的脑海里,他愿意信任draco。那里打开了一扇门,他自然要走进去。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他将手从门把上放下来,朝着打开的那扇房门走过去了。一只脚踏进光芒里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那些高台们在一瞬间全都悄无声息的倒塌下来了。所有的门,都从不同高度的台子上跌下来,有一些很大很华丽的木门,还有一些是包裹着栅栏的铁门,还有他刚刚试图打开的那扇门,Harry甚至还看到了一扇上着锁的笼罩着一层黑色的雾气以至于看不清样子的门,所有的门,都掉下去了,掉进了刚刚脚下那片虚无的黑暗里面去了。

Harry有些慌神。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应当继续走进去,抑或是赶紧退出去。可是不等他想完这个问题,他刚刚走进的门就在他的身后紧紧的关闭了。

Harry试着推了两下,他的手掌从门上穿了过去,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将身体完全的穿过门走出去。这太奇怪了。

Harry转过身,光芒已经慢慢的散去了。但是这里跟刚刚压抑的黑暗不同,这里很明亮,Harry试着朝前走,随着他的步子的迈进,更多的实体从他的足边绽开,很快的朝周围蔓延了出去。等到Harry停下脚步的时候,他能看到自己仿佛置身在了一片广袤的草原之中。头顶上是蓝的天,白的云,脚下是生机盎然的茂盛的草地。远处似乎还有灌木,还有零零散散的一些树木,他几乎要以为自己真的是闯进草原之中了。

不远处是一个小小的山坡。有一个人影从那片凹下去的阴影中露了出来:“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Harry张了张嘴,可是他发现自己并不能发出声音。于是他跑了两步,绕过了那个小山坡,走到了山坡背面的那片阴影里。Draco已经重新躺回去了,两条手臂压在脑后,正侧过脸来看他。阳光零星地漏在脸上,几乎与浅金色的头发融成了一体。灰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或者说,他的眉梢眼角,他的每一寸肌肤,无一不沾染着温暖的笑意。他微笑着,看着跑过来的人。

“我当然知道你会来。”draco笑着说,用一种Harry从来没有听过的温和的、像是朋友之间交谈的声音。“我的幻境里会发生什么事,我最清楚不过了。”

Harry依旧不能发出声音,他不知道为什么draco的意识能看到他,但是他有另一个问题,他还记得秋告诫过他的话,他夸张的做着口型:你知道这里是幻境?

“我当然知道。”draco觉得他有点古怪。“每个人被制造出来的幻境其实原本都存在在他们的脑海里,或者深或者浅。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我控制幻境的能力可是比他们强多了。——你为什么会问问题呢?这太奇怪了。我可不记得在制作哪个形象的时候允许它们拥有意识——还是说救世主已经强大到连一个被制造出来的形象都能变的更逼真?”

然而draco的这个问题显然并不需要Harry来回答。因为他紧接着就自顾自的说下去了:“不过谁知道呢,我以为你从一开始就会出现,可是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久到我以为你不会出现了,你又在这里了。——有什么关系呢?逼真也好,不逼真也罢,有没有所谓的意识都不重要,起码你还是出现在这里了。”

“Harry。”draco轻轻的喊了一声。然后他停了一会儿,才接着说下去。“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他,真的他现在在做什么呢?——大概在怨恨我吧。想来想去,这也算是我做过最成功的一件事了。”draco轻声的笑了起来,像是想起了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一样。“不过,我还以为他对我的怨恨已经到了可以控制不让他的形象出现在我的幻境里的程度,老实说,我还真的伤心了那么一小会儿。”draco停止了笑。“我了解我制作出来的药剂。我知道每个服药的人最后的幻境其实都是很美好的。只不过到了我自己这里,反倒没什么太大意思了。我还以为我就会一直等在这里,一直等到这个光秃秃的幻境破碎掉,然后我就终于可以死了。”draco语气平淡的仿佛在谈论一件不相关的事一样,他很快又苦恼起来了。“可是你又出现了,我想,或许在幻境破碎之前你得离开。服药死掉的人的样子可是真的不好看,我可不希望你看到我那个样子,无论真的你还是假的你,都不行。”

——你不会死掉的。

Harry在心里轻轻的说。他发不出声音,但是他感觉draco的意识兴致很好,所以他挨着draco也坐了下去。

——而且,我也并不恨你。

Draco没有再说话了。他甚至悠悠然的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个被构造出来的幻境。

Harry不止一次的这样告诉自己。可是这样的感觉实在太过于舒服。就只有两个人,可以安静的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天气很好,有时会有一点小小的风,就如同每一个慵懒并且温馨的午后。他们可以自由的,像熟悉的人那样安静地呆着,想着各自的事情,或者像很好朋友一样,聊天或是大闹,又或者可以像恋人,低低的说着一些温柔的情话……

“我爱你。”

 

评论(14)
热度(303)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