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72

·72

Harry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猛地转过头,试图看清draco的表情。然而draco并没有看他,甚至连姿势都没有改变,只有软软的发梢随着轻微的呼吸上下起伏。

——大概……是错觉吧。

Harry安慰自己。他本也不必追问的,何况,他也发不出声音。

“我爱你。”draco的眼睛微微的抬起了一点,他又说了一遍,温柔但没有什么波澜的语气却像炸雷一样落在Harry的脑海里。但是draco不在意,他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相关的书籍,我思考了很久,但是这似乎真的是一个无解的问题。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起,因何而起,它好像就那么忽然的出现了,真是不讲道理。”draco稍微停顿了一下,他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来。“不过,有那么一些时候,这种感觉倒也不是很糟糕。”

——那为什么?!

Harry坐不住了,他直起身体,朝着draco的方向倾了过去。之前发生的种种瞬间走马灯一样在记忆里呈现出来。他想要抓住这个人,他想要知道答案,他想要知道,既然爱,为什么又要做那样的事,说那样的话?

——为什么要选择痛苦?!

Harry在奋力的喊叫着,他的表情看起来都狰狞起来了,可是依旧没有一丝声音。他伸出的手接触到draco的胳膊,却像一道青烟一样直接的穿过去了。

他听不到他。

他碰不到他。

然而draco终于还是侧过脸了,他看到Harry的动作和表情,愣了一下,又笑了起来:“我猜,你大概是想问那个死咒的事情吧?”draco将脸转了回去,他懒散地伸了个懒腰,拖长了调子像是在炫耀获得的一件新玩具一样。“这应当是个秘密,傻瓜potter永远都不会知道的秘密。但是这也是我最成功的一个秘密,不能说出来去嘲笑他,还真是可惜。”draco吃吃的笑了一会儿,接着说。“不过你的话,应该没有关系,你又不是他。——我真的不记得我有把你制造的这么逼真过,以至于我总是得不断的提醒自己,你不是他。”

Harry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争辩,他也实在并没有争辩的必要。他只是等,等着draco继续说下去。

“那么,从哪里说起呢?”draco坐起来,一只手扶着额头,很是认真的想了一会儿。“这个故事真的太长了。不如,就从秃鹫酒吧开始吧。”

秃鹫酒吧,那是一个在他们离开霍格沃茨后第一次遇到的地方。Harry记得当时draco对他说过的每一个字,他当然记得,那些句子和词语都像已经刻在了他的记忆里一样,组成了他以后每一次勇往直前的力量来源。

他怎么能忘了呢?他忘不了。

纵然努力的试图忘记过,也不过是蒙了一层沙尘的程度而已。只要有风轻轻的吹过,便会重新浮现出来,清晰依旧。

“那个时候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draco微笑着,轻轻的说。“Harry。那个时候,我真的希望有人可以打败伏……伏地魔,救我出去。”draco依旧不能习惯讲出那个人的名字,他停顿了一下,将那个名字的声音悄悄的降低了。“我知道打败那个人的会是你,只能是你。只不过,我并不能确定你会不会救我。”

“我们可从来都称不上是朋友,我们甚至都不能算是关系过得去的同学。霍格沃茨的每个人都知道,救世主potter和malfoy是死对头,他们一见面就要吵架,等着看对方的笑话,就算有人说他们以后会来一场真正的决斗,恐怕也并不会有人反驳。”draco慢慢的说着,像是在讲一个长长的故事。“曾经差点置于死地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去救他于水火呢?”

Harry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draco。他想要找一些话来反驳,可是他找不到。他知道draco说的都是对的,他明明白白的知道。

“那是我求生意愿最强烈的时候。我迫切的想要找到一条生路,我知道你肯救我的几率并不高,但是我还要试一试。——Harry,我们的那次见面,是我的一个小小的诡计。”draco眨了一下眼睛,轻笑了一声。“那个人有强烈的占有欲和控制欲。他迷恋流淌在血管里的我的血液,迷恋又嫉妒。他不让我死,却也不让我好好的活。”draco深呼吸了一次,接着说。“拜他所赐,我知道了魂器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于是,我发现了那个戴着挂坠盒的女巫。我猜想你一定会追查她的足迹,所以我在秃鹫酒吧订了一间房,打算在那里长期住下去了。

“后面发生的事,虽然跟预计的过程有一些不一样……我没有预计到会遇到贝拉克里特斯。但是好在结果还不差。

“在接触到你的身体的那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再加上我之前也听说过你的一些事情,包括你可以看到那个人的思想,所以,我就有了一个比较疯狂的猜想。”draco转过头去看Harry的脸。“所以,我决定要赌一赌。”

——你从那个时候就知道我也是魂器?

Harry继续做着夸张的口型。他真的很想让draco开恩给他说话的机会。既然这个幻境是draco制造的,那么这个要求应该并不难实现的呀。不过可惜,draco似乎并没有这个想法。相反,他似乎更喜欢看为了做口型而几乎要扭曲掉的Harry的脸。

“只是猜想。不过事实证明,我好像猜对了。”draco骄傲的昂起头,像是每次在课堂上拿到了加分的那样。“我当时想,如果那个人真的能够影响你的情绪,那么你一定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接近我,虽然你自己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所以我就稍微的引导了你一下,想让你以为那种奇特的按捺不住的情绪,就是爱。”

说到后面,draco的声音低了下去。他干咳了两声,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还真是个混蛋,是不是?”

——不是,不是!

Harry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在那之前,比那更早!Harry想,在那片该死的灵魂苏醒之前,他就已经开始试图寻找draco的身影了。

“后来我遇到了斯内普教授,他让我知道,我这种做法是自私的。”draco这一次并没有去看Harry。他继续讲着这个故事,然后嗤笑了起来。“你瞧,多滑稽,竟然是斯内普教授来给我上自私这一课。”

“不过,我还真没什么立场去笑他。他在最后,也确确实实大义凛然了一把。”draco止住笑,喃喃的说。“可真是奇怪,为什么我周围的这几个斯莱特林,竟然都献身给大义凛然了。这可真不好,确实显得我太自私了。”

——可是战争结束了!你可以活下去!我们可以一起活下去!

Harry绕到了draco的面前,继续努力的做着口型。

“我们?”draco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茫然,但是很快消散了。他笑着摇了摇头。“Harry,你知道布莱斯曾经跟我说过什么样的话吗?他说,正直的格兰芬多是永远都搞不懂政治的。我越来越觉得他说的真的没错了。Harry,我担心你甚至连基本的规则都弄不明白——能杀人的不止有利刃和恶咒,还有笔刀,和流言。”

 

 

评论(16)
热度(339)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