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75

·75

潘西有些局促地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里。她看起来憔悴了许多。战后她的日子并不好过。帕金森家在战时选择了中立,但是这并没能带来安稳。随着战争的白热化,留给中立者的余地越来越少,帕金森家不得不频繁的更换住处,大半财产也在颠沛中遗失掉了。及至终于到了战后,中立的帕金森又作为纯血家族遭到了清查,几乎是被迫将剩余的财产完全的捐出来了。失去了地位和财产的纯血家族一夜之间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甚至于连维持日常的生计都成了大问题。

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如今落到这样的地步,Harry也忍不住有些叹息。与此同时,他不能不承认,draco的那些假设又成真了一个。

——这个家伙在预测坏事上还真是准的吓人。

Harry酸酸的想。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潘西看完了那篇报道,将样刊轻轻的放回到了茶几上。她环顾了一周,几乎立刻就猜到了此行的目的。她已经不紧张了。被求的人并不需要紧张,不是吗。但是她咬了咬嘴唇,还是问:“你们让我看这个做什么?”

“这篇报道不能问世。潘西,”出乎意料的,Harry并没有想要隐瞒什么的意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不认为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地方。”潘西摇头。她快速的估计着局势,判断对于自己的利弊。“我也不认为我有什么帮你的理由。”

罗恩有些按耐不住,几乎就要反驳了,但是Harry制止了他。

“你有。潘西,如果我没记错,你姑母的案子下个月就要过审了,对不对?帕金森女士疑似为食死徒提供资金支持,这个案子可大可小。你想,如果有一份来自我的证明,会是什么结果呢?”Harry慢慢的说。他看到潘西咬住了牙,眼色有一些沉下去了。于是他知道他赌对了。Harry笑了笑。“除此之外,我还会付你一笔相当可观的报酬,虽然比不上你们家原先的财力,但是改善下生活条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潘西紧紧的咬住牙。她的两只手绞在一起,像是要将什么东西绞碎一样。她知道她应当同意,Harry开出的条件正是她最需要的东西,可是她就是不想松口。为什么呢?为了那可怜又可笑的自尊心?从前看不起的人站在了她的头顶上,扼住了她的死穴,而她竟然对那些条件动了心。她恍然发现自己真的已经流落到了可以被金钱收买的地步,强烈的屈辱感瞬间涌上了心头,她想要逃走了。

“当然,这些只是一些附加的好处,并不是我求你帮忙的真正理由。”Harry静静的观察着潘西,忽然发声。他看出来了潘西的窘迫,他认为这是一个好事情。当一个人还留存着羞耻心,那么他也必然是一个可以靠得住的人。

听到他的话,潘西有些困惑地抬起头,等待着下文。

“这篇报道里有一些是真的。我确实救了draco。他现在就在楼上。”Harry沉稳地说。“你如果肯帮我,那么,也就是帮了他了。”

潘西愣住了。这是她没有想到的事情。她忍不住抬头朝二楼的方向看过去,记忆却一下子飞回到了还在学校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以为她的人生会像家族里所有的前辈一样,上学,毕业,考试,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结婚。平淡但是安稳。她会在学校遇到一些与她出身地位都相似的同学,他们会有共同的话题,在毕业后也会偶尔聚一聚,可能并不很熟络,但是有用而且稳定。

后来,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预定好的人生轨迹被从中折断,她的同学们在战争中一个接一个的全都失去了联系。他们都是优秀的斯莱特林,他们精准的计算着各自的利益,决定着各自的道路,然后急匆匆的奔赴各自的抉择了。她以为她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他们每一个人都被彼此遗弃了。

可是现在,这个曾经被她讨厌的格兰芬多却说,draco malfoy就在这里,就在楼上。

潘西感觉自己要说不出话来了:“我能……我能看看他吗?”

“当然。”Harry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一旁的秋很快的站起来了。

“我带你去。”秋这样说。“只是他现在的情况还不是很明朗,探视的时间不宜过长。”

秋领着潘西朝楼上走去了。Harry并没有动,他只是安静的坐着。

一旁的赫敏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Harry偏过头去看她,有些好笑:“你觉得我不应该跟潘西说她姑母的事?”

“这很难猜吗?Harry,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是在破坏司法公正。”赫敏揉着额头。“你不是那种会食言的人,这也是我最担心的。Harry,我不希望你变成那种不择手段的人。”

“谢谢你,赫敏。”Harry笑了笑。“但是你不用担心。这个案子当时是我办理的,我很了解内情。帕金森女士的罪责并不严重。如果真的按照章程来审判,这个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潘西会这么激动,也就是说,想要破坏司法公正的人不是我,恐怕是另有其人才对。”

“你是说……”赫敏皱眉,旋即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我早说过魔法部需要改组!那些老家伙们就是不肯听!”

“亲爱的,你总是让我忍不住回想起麦格教授。”罗恩不怕死的插了一句,果然换来了一顿家暴。他龇牙咧嘴的接着说。“你上次还管他们叫老前辈呢,这么快就改老家伙了,是不是不太礼貌啊?”

“这次我站罗恩。”Harry立刻表明了立场。“说真的,赫敏,我觉得以你的才能,不可能一辈子只做首席秘书,你应该走的更远一点。——不过罗恩说的确实对,或许你也可以给潘西付一笔钱,请她做你的私教,教教你怎么在魔法部混下去?”

“你们说……”赫敏有些气急败坏,但是她只用了不到一秒就冷静下来了。细细的思索了一下,竟然点头而且改口。“……的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

“哪部分?哪部分有道理?你真要请潘西做私教?”罗恩跳了起来。“我听说一些私教是住家的!你不会也会让潘西住到我们家来吧?!”

“烦死了!”赫敏随手抄起一个枕头把他砸了下去。

Harry冲他们两个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两个人很快恢复了正常。而另一边,秋跟潘西已经从楼上走下来了。

“我没有骗你吧。”Harry拿了一杯水,放在了已经重新坐回沙发上的潘西面前。秋站在沙发的背面,对着Harry轻轻的点了点头。“你也看到了,他现在的情况并不好。作为他的朋友,我想,你也是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的,对不对?”

潘西没有说话。她垂着头,沉默着。

Harry也没有催她,只是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许久,潘西终于出声:“你觉得……我像是那种很容易心软的人吗?”

Harry没有回答,继续看着她。

潘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不是。但是时至今日,还有几个人会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永远都一成不变的事情呢?”

 

评论(8)
热度(282)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