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77

·77

这份报道的消息来源,在魔法部内部。

潘西就差把这句话直接说出来了。她靠在沙发背上,抬起头看天花板。她觉得这一次见到的救世主似乎聪明了一些,应该是不需要她直接把这句话讲出来。她脑子里闪回了一些曾经在霍格沃茨的画面,课堂上的,球场上的,礼堂里的,图书馆里的,又跟眼前的画面重合起来,真是容易让人恍惚。

Harry站了起来。他来回走了两圈,努力让自己先平静下来。战后凤凰社中年轻的一代人几乎都进入了魔法部,他拒绝了部长的认命,而是去担任了傲罗指挥官。再之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就一心只扑在工作上了,也确实跟魔法部的其他人没有过太多的交流。交好谈不上,但是交恶似乎更无从谈起。傲罗是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指挥官的认命与其他部门也存在差异,除非发生特殊情况,一般都是由上一任指挥官来进行提名,所以几乎不可能存在所谓竞争者暗害这种事。

事情再一次扑朔迷离起来了。

Harry坐回到位置上,他不觉得仅凭他自己能理出什么清楚的头绪出来,所以他重新看向潘西:“接下来呢?”

“接下来我就不知道了。”潘西倒是大方,直接摊手。“我没有在魔法部待过,不清楚里面具体的各种安排——当然,你也不用过分紧张,这种事呢,其实也存在多种可能,或许真的是凑巧有人把消息泄露出去了——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如果能弄到一份人事安排之类的东西出来会更有用一点。”

“交给我吧。”罗恩自告奋勇。

“你?”Harry愣了愣,他以为罗恩跟他一样,出了傲罗指挥部几乎一个人都不认识呢。

“我当然没那么大本事了。不过珀西大概可以。”罗恩笑着摇头。“你可在战时救过他,我想他再怎样也不会不帮这个忙的。”

罗恩也离开了。宽敞的客厅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气氛似乎有些安静的尴尬。Harry起身走到厨房,打开橱柜:“你想喝点什么吗?秋可能还要好一会儿才能回来。”

不过潘西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忽然问:“你爱他吗?”

“什么?”Harry愣了一下,手里抓着的黄油啤酒瓶差一点没抓稳。

“draco。”潘西重新问了一次。“你爱draco吗?”

Harry关上橱柜,一只手握住酒瓶,另一只手拿了两只杯子,重新回到沙发。他将酒倒满,推了一杯在潘西面前:“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潘西摇头。“我刚刚去楼上看过了。我不相信有人能几乎毫发无伤的从狄斯佩尔生还。所以我想我可能猜到了那些伤口在什么地方。”

Harry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从来没有关心过伤口的事情,他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是无论是赫敏还是秋在看到他的伤口的时候总是担惊受怕的大呼小叫,现在他也摸不清潘西忽然提起这个话题是什么意思。

“但是我还是不知道。如果是draco救的你,我会认为他一定是爱你的,毕竟你想象不到他是一个多么惜命的人。但是你的话……”潘西慢慢的说。“我有时会想,如果那个人不是draco,是你的战友,朋友,师长,或者别的什么,你大概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吧?那么你这样拼命的去救draco,到底是为什么呢?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把他当做友人还是爱人,还是别的什么?”

这个问题有些尖锐了。Harry确实不曾想过,如果出事的是他的朋友或者师长,他会不会也做出相同的决定。现在潘西把这个问题抛出来了,他觉得或许真的需要想一想。大概是会的吧。就像一年级的时候,罗恩和赫敏肯为了他做出牺牲一样,如果是他们身犯险境,那么无论需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他都会不惜一切地去救他们出来的吧。

他确实是救了draco,确实是不顾一切的救了draco。可是为什么呢?这他确实没有想过。需要一个理由吗?在他知道的那一个瞬间,根本都来不及去思考什么理由或者别的东西,他只是想要找到他,到他的身边去。

“如果还没有到达爱的程度……”潘西叹了口气。“跟一个斯莱特林交往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况且,今时不同往日,如果……我想不出他一个人应当怎样生活下去……所以,如果你是犹豫的话,倒不如一开始就放弃他吧……”

不对,还是不一样。

Harry认真的想。

如果是他的朋友或者师长遭遇了这样的事情,那么他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去救他们。如果没能成功,那么他也会试图为他们复仇,就像为塞德里克复仇那样。

可是,如果是draco的话……

Harry想。

他只想跟他在一起。生死已经不重要了,他想要的只是两个人可以呆在一起。那个人是他所有力量的来源,是他做所有事情的最终目的。在draco说出那些决绝的话,做出那件决绝的事后,他也确实一度想要割舍掉这种感情。可是爱这个字从出生开始就流淌在他的血液里,一旦觉醒,又怎么能轻易的割舍掉呢?那一段浑浑噩噩的日子里,他甚至没有办法维持表面的洒脱,他只能靠着高强度的工作维持着自己的生命。可是一旦稍微停下来,有关那个人的一切还是会争先恐后的回到他的脑子里。他甚至想,或许他最终的归宿,会是累死在办公室里吧。

——还好。

现在想起来,Harry感觉很庆幸。还好他爱上的那个人是个满嘴谎言的小混蛋。那个小混蛋为了不拖累他自作主张的撒了这个弥天大谎。还好被戳穿了。

——还好来得及。还好赶上了。

Harry将啤酒杯放回到桌子上。他甚至没有听清楚后面潘西还问了些什么,但是他回答的很清晰:“我爱他。”

——我们都曾拼上性命的爱着彼此,这样的爱,还有什么可以被质疑的理由呢?

 

**

 

壁炉里忽然腾起一阵蓝色的火焰。火焰散去之后,一个金发女孩出现在了屋子里。她身上还粘着一些灰烬,不过她毫不在意的样子,迈着轻快的步子朝客厅走过来:“我最近都呆在南美洲,那边环境很好,我都想定居了。——距离南极洲也很近,或许住去那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一接到你的消息我就回来了……哦,”她停住了脚步,目光在客厅里两个人身上逡巡了两圈,稍稍侧过头。“看起来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聚会。”

“我想,或许你们也认识。这是潘西·帕金森。”Harry站起来。“这是卢娜,卢娜·洛夫古德。”

“我听过她的名字。”卢娜仔细的看着潘西的脸。“也见过她的样子。”

“洛夫古德小姐可是名人,我怎么可能不认识。”潘西罕见的友好的笑笑,重新转向Harry。“我不得不说,你想出来的这个解决办法,可是真不错。”

 

 

评论(8)
热度(267)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