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78

·78

Harry倒是真没觉得自己想了个多么美妙的计划。他只是简单地认为想要处理跟报刊有关的问题,那么大概有必要请一位专业的人士来帮忙。而恰好,他的朋友里确实有这么一位,虽然偶尔行为有些怪异,但是卢娜确确实实是一位新闻从业者没错了。

卢娜脑洞虽然异于常人,但是确实不得不承认竟然莫名有一种吸引人的力量。就像六年级那场Harry恐怕永远都不愿意回想起来的糟透了的魁地奇比赛,竟然凭借着卢娜光怪陆离的解说荣登了校史里十大经典比赛。而战后卢娜正式接管《唱唱反调》后,订阅量一路飙升,最近一段时间更是有力压《预言家日报》的趋势。

Harry想,卢娜大概是个最好的选择。

卢娜很快的看完了那篇报道,然后对Harry说:“看起来魔法部里面并不平静。”

Harry跟潘西对视一眼,心情有些复杂。他觉得卢娜一定也是看出了什么,早知道卢娜也能发现这里面的玄机的话,其实他原本也并不用请潘西来帮忙的不是么。

“你……你从哪里看出来的?”Harry试探着问。

“很明显啊。”卢娜的手在纸上拂过。“骚扰虻都满的溢出来了。”

“额……你今天没有戴那副……眼镜啊,也能看见骚扰虻?”Harry神情复杂。

卢娜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我猜你是想把这个独家让给我们《唱唱反调》。”

“这篇报道不能见报。”Harry有些头疼。时至今日他还是时常跟不上卢娜的思路。“我想请你帮忙发表些别的什么消息把这个覆盖下去。”

“我说的没错呀。”卢娜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天真。“你的意思不就是把这个独家让给我们来报道吗?”

“我……”Harry纠结着,他实在找不出语言来解释的更清楚一点了。

“你说的没错,他就是这个意思。”一直默不作声的潘西忽然说。Harry愣住了,转过头去看她。潘西一脸的恨铁不成钢:“potter先生,我想洛夫古德小姐的意思是,能抢过救世主风头的报道必然只有有关救世主的另一篇报道。但是由于这件事的内容实在太过爆炸,想要完全盖住这个消息可能性几乎为零,除非依旧利用这件事,但是由《唱唱反调》从另一个方向入手来报道,从而达到引导舆论的目的。”

Harry叹了口气:“说真的,我真的想不来这么复杂的事情。”

“并不用你想,这篇报道已经写的很清楚了。”卢娜打了个响指,一根羽毛笔从她的口袋中跳了出来。卢娜拿出一个本子递了过去,那支笔就自觉地凑了上去。“最好做成一个连续报道,循序渐进讲出来的故事才会被更多人接受——或许可是试试从斯内普教授的故事开始。”

“来得及吗?”Harry愣了一会儿,问。

“《唱唱反调》周日有加刊。”卢娜说。“如果你能想办法让《预言家日报》这篇报道推迟发表效果就更好了。——是不是有难度?”

Harry叹气,点头。

“或许你可以试着问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卢娜的语调没有一丝的起伏,但是好像说出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Harry困惑地抬头看她。

“《预言家日报》为了保护重要的报道,一般都会拖到发行的前一天晚上还会进行印刷。这篇报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我猜,他们一定还没有开始印刷。”卢娜用一种像是在讨论下班去逛哪家商场的愉悦的声音说。“恰好我偶然知道了他们的印厂在哪里。如果恰好出了一点事故,周一的报纸没办法即使送出,你猜,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呃……卢娜……你这样不好吧……”Harry皱眉。“这叫什么……恶意竞争?”

“当学生的时候没有做过什么了不得的恶作剧,我一直耿耿于怀到现在。终于有了这个机会,我感到很高兴。”卢娜微笑着说。她看起来准备离开去执行她的这项伟大计划了。

“喂或许我们可以再……”Harry还想说什么,但是随着噗的一声,一团蓝色的火焰再一次在壁炉里面升腾起来了。卷起来的烟灰让Harry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再抬头的时候卢娜已经不见了。

Harry有些悻悻地回到沙发上:“我现在感觉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你是在良心不安吗?”潘西轻笑了一下。“你大可以放心。这点小动作还算不上什么恶意竞争。《唱唱反调》崛起的途中可是遭了《预言家日报》不少的黑手,恐怕这位洛夫古德小姐这一次也只不过是想假公济私的讨回来罢了。”

Harry怔了怔,然后笑了起来。对啊,他们每一个人都改变了许多,相比较起来,卢娜身上发生的这一点点变化又算得上什么呢?

门厅里发出一声小小的空气炸裂的声音,再然后赫敏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了。她抓起桌子上一杯白水一饮而尽,将被子磕回到桌子上的时候还有些忿忿:“Harry,你恐怕想不到这份报道出自谁的手。”

“科林告诉你了?”Harry顿了顿。“等一下,罗恩不是说科林的职位还不至于了解到有关这篇报道核心的东西吗?”

“他是偶然看到的。不过他不肯说是真的,敢把这份样刊送出来大概已经用光他所有的勇气了。”赫敏说。“我用了个小魔咒,然后他就告诉我了。”

“你不能随便催眠……”Harry有些无力,这个刚刚还指责他滥用职权的赫敏怎么可能也学会离经叛道了……

“特殊时候用一点特殊的手段啊,我又没有在工作中用。”赫敏翻了个白眼。事实上是她自己今天情绪有些不稳定,再加上科林一直唯唯诺诺的,弄的她有些心烦,几乎没留神魔咒就用出来了。不过那之后赫敏的情绪倒是稳定了不少。她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一个崭新的发泄情绪的好方法。“写出这篇报道的人是丽塔·斯基特。”

“丽塔·斯基特?”这次轮到Harry吃惊了。“她不是失踪了吗?”

“听说她其实是在战后出了国,但是后来又偷偷的回来了。只不过回来以后就好像变了一个样子,看起来也年轻了不少,然后换了个名字。”赫敏捡出一份往期的报纸,翻了翻,指着一个名字。“喏,这个署名塔拉的,其实就是丽塔·斯基特。”

竟然是这样……

Harry苦笑。他还以为丽塔·斯基特洗心革面销声匿迹了,没想到她竟然换了个样子重新来过。

“这个混蛋在战时就写过不少浑水摸鱼的稿子污蔑我们的战士,”赫敏跟丽塔的仇真要算起来可追溯的远了,火焰杯的时候丽塔编排的那篇Harry跟赫敏的绯闻可是让赫敏生了很久的气。“请问这次终于又发现她的踪迹了,你们傲罗能不能批捕她,送她进威森加摩接受审判?”

“她纵然不是食死徒,也算得上是一个投机者了,从食死徒那边拿过不少的好处。”Harry点头。“既然她出现了,那么必然是要抓捕的。这件事让罗恩去安排就可以了。只是……”Harry顿了顿。“如果这篇报道是丽塔·斯基特写的,那么她能拿到这些资料似乎是合理的,我们之前揣测魔法部内部有问题的推测就出现问题了。”

“不一定。”潘西在他之后立即说。“首先,凭借魔法部的安保措施,一只非法的阿尼马格斯想要无声无息的闯进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利用假身份的丽塔·斯基特现在行事也一定小心了许多,估计不会去做这样冒险的事。我觉得,可能性比较大的还是魔法部里有她的内线。——等那位韦斯莱先生把名单拿过来,你们看看再说。”

他们正商量着,忽然门被粗暴的撞开了。屋外天都有些蒙蒙亮了,一个重物砸进来,捎带着一股从外面涌进来的冷冽的空气。

Harry再次叹息。他觉得有必要跟秋聊聊的,不然格林莫广场十二号这扇古老的房门没几天就要真正成为过去式了啊。

 

评论(7)
热度(266)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