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80

·80

魔法部长的办公室宽敞的很。Harry两只脚搁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倚靠在椅子里悠闲的看着手里最新一期的《唱唱反调》。

周日晚上郊区一片厂区忽然起火,《预言家日报》的印厂也没能幸免于难,直接导致原本应当在本周一发行的《预言家日报》遭遇难产,将顺延至周二补充发行。然而在周日忽然增刊发行的《唱唱反调》用全文刊登了斯内普·西弗勒斯的事迹,报道来源为社长卢娜·洛夫古德亲自对Harry potter的采访。文章详细而具有颠覆性的还原了斯内普·西弗勒斯在战争中的贡献,由于斯内普在最后关头的“反水”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这篇报道的接受度还可以,并且由于披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使得这一期《唱唱反调》再一次冲上了销量榜首。同时也由于这篇报道,使得许多人对于斯莱特林的印象发生了动摇,一部分斯莱特林更是借势发声希望得到公平对待。

由此而引发出来的新一轮的社会问题影响非常深远,甚至于在史书里都留下了极为重要的一笔,这是后话。

而此时此刻,Harry嘴角含着笑意看这篇报道。他越来越觉得卢娜真是个天才了。他原本并不觉得自己讲的故事能有多引人入胜,但是转化到了卢娜的笔下,似乎真的看起来让人容易接受的多了。再加上文章最后所提出的“我们究竟还误解了多少位斗争中的斯莱特林”的问题,看起来非常好进行接下来的后续报道。

这可真是一个好的兆头。

Harry想。好的不能再好了。

办公室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又关上了。有脚步声响起来。Harry将手里的《唱唱反调》放下来,正好看到站在办公桌对面的人。他笑着点头打招呼:“早上好,部长大人。”

“你怎么在这儿?”魔法部长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稳定了情绪,不自觉地朝周围看看。“你怎么进来的?”

“您不用担心,只有我一个人。”Harry把脚放下来,稍微一用力,将椅子拖回到了办公桌旁边。他把手肘撑在桌子上面,手背垫在下颚下面,稍稍低着头,从镜片后面清楚的看到部长大人眼角眉梢里隐藏不住的惊恐。“我一个人来见您,可以说是诚意十足了,您不想跟我好好谈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部长快步走到桌旁,准备去按桌上了响铃。“你立刻从这里出去,不然我要叫人进来了。”

“相信我,不跟我谈的话,您会后悔的。”Harry按住了他的手,冷笑了一声。“如果您想叫特事处的人,还是省省吧,特事处处长徇私,已经交由威森加摩审判了。”

“什么?”部长猛地抬头。“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原本是要告诉您知道的,但是昨天晚上您夫人说您并不在家,我们也找不到您。”Harry冷笑着说。“估计您是去谈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吧,所以有关部里的事,我也只好今天才来告诉你了。对了,特事处长徇私的证据我留了一部分没有交过去,你想不想看一看?”

部长没有说话。他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似乎在思考Harry说的话的真实性。

Harry也没有着急,他就安静的等着。他确信部长知道他在说什么。几乎是在秋将那个鬼鬼祟祟的特事员带回去的同时,罗恩已经将部里的人事相关资料给他传送过来了。也就是在看到那些资料的瞬间,Harry几乎就确定了几个名字。所以他也没让罗恩休息,原本只想让罗恩去调查一点部长的小花边信息,结果没想到直接牵扯出了一桩徇私大案,所以本着顺水推舟的想法,就先把不怎么重要的特事处长直接办理了。但是他扣下了有关部长的一部分证据。这棵盘根错杂的大树现在并不是拔起来的合适时机。

“我们的时间可不怎么多了。”Harry看了看表。“特事处长的案子证据丰富到咂舌,今天下午就会开庭。你要想一直拖到那个时候,我倒是也没有什么意见。”

部长叹了口气。他当真以为像Harry这样的人就算是在魔法部任职也必定只是当面死磕的类型,就像那个刻板的首席秘书小姐。不过他最不怕的就是死磕。他从来也没想到Harry会做出这样的事,拿捏他的证据,然后大喇喇的坐在他的位置上,明明白白的来威胁他。这样的威胁太过于直白,也太过于诡异了,以至于他在茫然之中差一点就丢盔弃甲了:“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知道。”Harry敲敲桌子。“如果没有您的帮助,您的那位小情人能写出这么一篇优质的报道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哦对了,您竟然还动用特事员来帮一个记者搜集信息,我不得不说,您这件事做的,可真是太失误了。”

部长闭了闭眼睛:“我会让《预言家日报》把那篇稿子撤下去。”他说完,看着Harry依旧在含笑看着他,咬咬牙,接着说。“以后类似的报道再也不会出现了。”

“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还有一件事需要知会您一声。”Harry笑了起来。“丽塔·斯基特涉嫌在战时捏造不实信息鼓吹伏地魔势力,傲罗指挥部已经批捕了。”

“丽塔·斯基特?”部长愣了愣。

“也叫塔拉。你们昨天晚上不是还进行过亲切友好的会晤吗?”Harry站起来,准备离开了。“部长大人,下次如果还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尤其是跟我有关,最好能多想一想。我既然已经放弃过一次这个位置,那么我就不可能再来跟你抢。不过要是逼急了会发生什么事,谁知道呢?”

Harry绕过办公桌,拍了拍部长的肩膀,径直离开了。

在他来之前,潘西特地给他进行了一场“特训”,几乎揪着耳朵一个字一个字灌输给他应该怎么“震慑”对方。但是这毕竟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潘西思索良久,终于想出了“速成”的法子,耳提面命的告诉Harry一定一定不能把自己的意图说出来,不论如何都要让对方来猜。

——说真的,这么说话可真累。

Harry也并不知道自己“发挥”的究竟好不好。不过从最后部长的表情来看,估计还不错。

走出魔法部,Harry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云层中间的阳光。

新的生活终于开始了。他还有许多事情要继续去处理,但是他感觉愉快的很。

——draco,你的担心确实对极了。这些所谓的规则,我想要理解起来都困难的很,更遑论要融入其中了。

——你从一开始就猜到,我永远都不可能适应它们,对不对?

——那么,就毁掉它们吧。这好像才是我比较擅长的领域。

——draco,你看着吧。我们的未来,我当然可以撑的起来。

 

评论(11)
热度(326)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