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01

【讲真,Draco这种表面嚣张跋扈实际又脆弱又胆小长的还好看的毒舌小傲娇不拿来虐一把简直对不起我自己o(*≧▽≦)ツ┏━┓】

·1 审判

十英寸,山楂木,独角兽毛杖心。

Harry坐在傲罗办公室的高背椅上,静静地盯着面前这根再熟悉不过的魔杖。

它在战争中被拦腰折断。似乎是被很强大的魔力破坏的,无法修复,无法复原。魔法部也无法追踪它所发出的咒语,更无法凭借它来给它曾经的主人定罪。

它已经真正成为一段没用的木头了。

但是Harry还是从部里把它拿回来了。

“又见面了,老伙计。”

Harry在心里轻轻地说。而后又自嘲地笑了下,仿佛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蠢的事。

“见鬼,我竟然想要跟你说话。”Harry伸手想要去触碰这根魔杖,在快要靠近的时候却停住了。叹了一口气之后把手收了回来。“不过说真的,你比你那个主人温和多了,至少你没有总想着要杀了我。”

想到这里,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握成拳的手狠狠地砸在桌子上:“他总是想杀了我!”

 

**

 

战后的日子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安静祥和。各种重建和善后工作弄的所有人都焦头烂额。在大战中逃走的食死徒们也被陆陆续续地追捕回来,跟那些未曾逃走的俘虏一起关在阿兹卡班,等待着不日到来的审判。

Harry接任了傲罗指挥部部长的位置。虽然已经不用亲自去搜捕食死徒们了,但每天的工作依旧很繁杂。所以当他在走廊里与一名抱着大叠资料的威森加摩魔法师相撞后,他真的是忍着十二万分的怒气才说了句对不起,虽然语气依旧不是很好就是了。

“oh当然当然,我知道,没关系。不然还能说什么呢?每天都是满满的事要做,这些该死的食死徒为什么还都要一个一个的审判,在我退休之前能让他们全都定罪吗?”那个被撞倒的女魔法师看起来脾气也不是很好的样子,一边急急忙忙地从地板上把那些资料重新抱起来一边抱怨着。

大家压力都很大啊。Harry就近帮她捡起一份资料,目光不经意地扫过那上面的照片,却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照片中的人苍白消瘦,不想其他那些被捕的食死徒或是歇斯底里或是痛哭流涕,他就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静的让Harry恍惚以为自己拿着的是一张麻瓜照片。

“……休假?哈哈哈我已经连着上班两个月了……Mr.Potter?”那个女魔法师终于唠唠叨叨的捡起了所有的资料,抬起头仿佛才发现自己撞到的是救世主,脸上忍不住泛出一丝绯红。“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没关系。”Harry告诉自己应该把手里的这页资料还给她,可是却不想松手。“今天……嗯……也开庭吗?”

“对,对。”女魔法师伸手接过那页资料。“对,今天要审判他,Draco Malfoy。为了今天的开庭我们可是下了不少工夫,毕竟Malfoy这个姓可没有什么省油的灯……啊!快来不及了我要先走了Mr.Potter。”

女魔法师看了眼时间,尖叫一声便朝着审判庭跑去了。Harry甚至也跟着她走了两步,倏忽停了下来。

“天哪我在干什么。我又不是威森加摩,并没有去审判庭的必要。况且,我讨厌那里的阴冷。”Harry甩甩头发,仿佛要将什么东西甩出去一样,然后转过身,继续朝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去了。

空荡的走廊里,落下他被拉长的影子。

 

**

 

Draco安安静静地站在被告席里。他的脸色愈发惨白了。摄魂怪连续不断的攻击让他整个人更加虚弱憔悴,更不用说阿兹卡班的黑面包,真的是非常难以产生食欲。金色的头发散乱地搭在额头上。押送他的一个巫师对他的衣服用了一个清洁咒,让它们看起来不再那么糟糕了,也让他不断被摄魂怪折磨着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四周的座椅上已经坐满了威森加摩的魔法师。他们被守护神保护着,对着被告席中的少年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大厅高高的屋顶上漂浮着数十只摄魂怪,也眼巴巴地盯着被告席中少年,仿佛在伺机寻得美餐的机会。

Draco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他努力地挺直了身体,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他仿佛也做到了。然而,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他交错在袖子里面的双手,正在微微发颤。

审判长敲了敲木槌,大厅里立刻安静了下来。审判长满意地点点头,开始宣读起诉书。

“真没想到还能活到现在。”Draco在心里默默地想。“计划里面可没有这一步……我应该在战争结束的时候就死去……没有审判,也不会遇到什么故人,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像猴子一样被关在笼子里让这么多人参观……”Draco抬起眼睛扫视了一圈,忍不住冷笑。这些来“参观”他的人兴致勃勃,可比看笼子里的猴子有兴趣多了。

“也对,谁不想来看看最后一个Malfoy倒霉的样子呢?换成是我,也是很感兴趣的……”Draco想,自己的性格果然还是这么混蛋。

“Draco Malfoy。”审判长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你被指控以下罪状,你可以选择供认或是辩护。”

Draco发誓,那个审判长念到“辩护”的时候,周围坐席中传出了小声的讥笑。

“1,你于16岁加入食死徒,并成为核心成员,是否属实?”

Draco刚刚一犹豫,旁边立刻走上来一名巫师,粗鲁地将他的袖子拉起来。已经有点淡了的黑魔标记还是引起了周围一片心有余悸的惊呼。

……还好。

Draco想。他觉得自己还是挺厉害的,在那个巫师走上来的一瞬间,立刻强迫双手停止了颤抖。

……还好没有让他们看到一个外强中干的我,不然太丢人了。

“你为什么会加入食死徒?”审判长黑着脸问。“在16岁?”

“不为什么。”Draco轻轻地说。旋即抬起头,目光锐利地看着审判长,挑起嘴角,声音也大了不少。“我是一个Malfoy。”

周围的坐席又开始了窃窃私语。

太熟悉了,这样的笑,这样的语气。这种挑衅的,不可一世的样子,还真是一个Malfoy的标配。

“哼。”审判长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敲敲法槌示意安静。然后接着读诉状。“2,你被指控在六年级的时候谋杀了霍格沃茨校长阿不思·帕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是否认罪?”

Draco恍惚了一下,仿佛想起什么可怕的回忆一样,差点没站稳。他抿了抿嘴唇,点头:“认罪。”

接下来的罪状,简直包括了各方各面。谋杀,抢劫,各种他做过没做过的,甚至Draco怀疑有一些是找不到凶手的事件,一股脑全堆到了他的头上。但是他也只是微不可见的轻轻呼出一口气,全都认了下来。

“……77,你被指控在战后试图谋杀准备对你进行救援的Harry·Potter。是否认罪?”审判长冰冷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耳膜。

听到这条指控的Draco茫然地抬起头,脸上那层轻蔑的表情终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心慌的茫然。

可能是他停留的时间太久了,坐席上再度响起窃窃私语的声音。

审判长不得不又敲了木槌,提高了声音:“是否认罪?”

Draco用力睁大了双眼,迫使那一层迷蒙的水汽散开。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嘴唇正在张开,但是却发不出声音。嗓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死死地卡住,努力想要咽下去就划的食道生疼。Draco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漂浮了起来,在半空中俯视着正在努力发出声音的自己。当他终于又觉得自己的灵魂回到身体里,是他终于发出了沙哑的声音:“我……认罪。”

坐席继续哗然。这场审判简直是这么久以来最有爆点的一场了。如果在座的威森加摩有人兼职《预言家日报》,估计会兴奋的飞起来。Draco认下的这些罪状,足以让《预言家日报》半年不用发愁新报道的来源。

审判长仿佛对Draco的认罪很满意,但是他很快就追问了一个魔法部无法掌握的问题:“你对Harry potter先生使用的最后一个咒语是什么?”

Draco继续环顾四周,仿佛在寻找什么一样。

“Draco Malfoy,我不得不提醒你。”审判长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会影响到你最后的定罪。希望你诚实回答,如果你说谎了,魔法部是有办法查出来的。希望你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Draco已经看了一圈。

很好,他不在。

……竟然有那么一瞬间小小的失落。

Draco忍不住又要嘲笑自己了。

难道竟然还有什么期望吗?像那种俗气的童话故事结尾,所有的结果都找到了原因,所有的人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Draco Malfoy先生。”审判长不耐烦的提醒他尽快回答。估计威森加摩们也要赶着下班吧。今天的审判是有些太长了。

Draco差点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他抬起眼眸,神情异常平静:

“阿瓦达索命。”

评论(19)
热度(1314)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