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02

·2 烙印

对于霍格沃茨的学生来说,六年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在上一年通过或者没有通过考试的他们都需要在即将成年的六年级来好好思考自己未来人生的道路应当通向哪个方向。

然而对于十六岁的draco来说,要思考的东西比起同龄人要少很多。在上一年还错综复杂的通向未来的道路经过一个暑假就全都销声匿迹了。就好像是格兰芬多那些该死的楼梯一样,全都调转了原本的方向,凌空悬挂着,像一座座绝望的断崖。眼前的路只剩下一条,通向的地方弥漫着浓重的雾气,他什么也看不到。

是应该感到高兴的事情吗?

Draco已然忘记了自己是如何来到小汉格顿这座看起来已经荒废了的阴冷的麻瓜老宅里的了。刺骨的寒气从地板上源源不断地想他袭来,刺穿了他的膝盖,蔓延到他的全身。Draco深深地垂着头跪倒在这冰冷的地板上,剪裁得体的衣服实在难掩止不住的颤栗。

Draco并不敢抬头。他知道自己会面对谁,他早就知道。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一天来的这么突然,这么措手不及。

“Malfoy曾是我忠实的仆人。可是卢修斯搞砸了一切。”那位名字不能被人们提起的大人喑哑的嗓子嘶嘶地说。难掩的怒气仿佛在阴冷的空气中又凝结了一层寒冰。“我苦心经营了那么久,眼看近在咫尺……消失了。”

Draco记得那个预言球,也记得父亲几乎瞬间苍老的面容,更记得父亲眼神里流露出的惊慌失措和绝望。卢修斯小心翼翼这么多年才搭建起来的Malfoy大厦,就那么一瞬间,随着那颗破碎的预言球,轰然倒塌,与那里面存储着的预言一起,飘散在空气中,不见了踪迹。

“但是孩子,”那位大人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蛇一样的瞳孔注视着跪在下面那个颤栗的小小身影。“你不会搞砸的,是吗?”

Draco觉得自己的嘴唇、牙齿、舌头都在打颤,他说不出话,甚至拿不准主意是不是应该讲话,只好木然点头。

“好,很好。”那位大人站起来,指尖夹着魔杖。那条叫做纳吉尼的大蛇盘着身子蹲在旁边,嘶嘶地吐着红色的信子。“我将赐给你这份殊荣,成为我的仆人。”

Draco感觉到那位大人朝自己走近,他听到了魔杖挥舞时风流动的声音。紧接着,draco闷哼一声瘫倒在地,左手臂上一团黑色的火焰熊熊烧起。

“不要挣扎,这是赐予你的勋章。”那位大人嘶嘶地说着。立刻有人朝draco发出了一个禁锢咒。

无法触碰,无法行动,甚至无法发出声音。Draco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左臂被那团火焰吞噬。无法形容的疼痛从左手臂迅速扩展到浑身每一个细胞,然而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大滴的汗水流进了灰色的眼睛,也没能让他哪怕眨一下眼。

这个过程持续了多久,draco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禁锢咒消失的时候吧。Draco能感觉到自己可以动了,然而却没有一丝可以动的力气。他躺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黑色的火焰已经消失了,但疼痛还在。

这些疼痛也会慢慢消失的吧。Draco想。然而那个可怕的,深深地烙在左臂上的黑魔标记,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消散了。

“好孩子。我要你替我去做一件事情。很简单的事情,”那位大人走到了draco的旁边,用魔杖尖端轻轻划过少年手臂上新鲜的烙印。苍白如纸的皮肤上还留着细细的汗珠,新鲜的烙印像初生的婴儿一般在draco手臂上静静呼吸,酣睡。“我选择了你。你不会搞砸的,对吗?”

 

**

 

Draco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返回霍格沃茨。他清楚地知道将有什么在等待着他,却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拥有着神秘雕塑跟繁复花纹的霍格沃茨古堡此时更像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等待着将他吞噬。

步入六年级的学生们都在尝试着长大。繁重的课业压力告一段落的他们将更多的时间花费在探索各自兴趣和思考未来上面。各种报纸头版头条“那位先生回来了”的消息除了引起家长们的不安以外对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普通学生或许知道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但是又能怎么样呢?他们不是救世主,他们并不会用自己的未来去狙击“那位先生”。于是更多的人选择了只停留在担心而已。就像所有人都羡慕钦佩韦斯莱双子肆意辍学,但并没有人愿意赌上自己的前途去步他们的后尘。

——这个世界上自私的人那么多,为什么斯莱特林还要遭受嘲讽?

Draco想不通。他也并没有继续想下去了。他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思考,然而却什么也想不出来。

魔药课换了新教授,一个絮絮叨叨的虚荣老头。很多人放弃了魔药课,导致教室看起来也略显空荡。

Draco环顾四周,格兰芬多三人组只有那个棕色头发的十全十美小姐还坚守魔药课的阵地。其他人……估计是没料到会换教授吧。不过,随便了。今年的draco可没有精力再去挑刺挑衅了。

不过这门课当然不会这么平静地进行下去。沉闷的课堂终于被半路闯进来的Harry和他的红头发小伙伴打破了。更不可思议的是,那个魔药课成绩一塌糊涂的Harry potter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竟然成为了这门课的天才。

——难道是斯内普教授的威力真的那么大?还是……救世主的光环……

Draco手一抖,面前的坩埚冒出了一阵黑色的烟雾。

“请专心点Malfoy先生,像你父亲那样冒冒失失的可不行。”斯拉格霍恩教授看了他一眼,仿佛并不愿意在他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一样,很快转身离开了。

Draco死死咬住下嘴唇。看来大家都知道了。

Malfoy已经完蛋了。

 

**

 

Draco越来越沉默寡言。曾经风头无两的斯莱特林王子现在恨不得把自己缩小成一个阴影,藏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所幸克拉布跟高尔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永远察觉不出异样。

是应该高兴吗?

“你最近似乎不太好。”布莱斯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

Draco有一下没一下地用叉子戳面前的一块干面包:“有吗?”

“安静了很多。”布莱斯朝格兰芬多的桌子看了一眼。“他们最近很嚣张。而你……”

“布莱斯。”draco终于抬起头,打断了布莱斯的话。“我不会再去找事儿了,毕竟人都要长大。我吃饱了。”

Draco丢下叉子,转身离开了。

布莱斯顿了顿。

人都要长大?

刚刚draco抬起头的一瞬间,他仿佛确实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曾经那样神采奕奕飞扬跋扈呼之欲出的双眸如今只剩下了灰色一片。但那不是老Malfoy的那种淡然克己,反而是……

说不上来。

布莱斯叹气。

长大,也太快了。

 

**

 

不顺利。

Harry坐在公共休息室里把玩着福灵剂的瓶子,默默地想。邓布利多教授从来没有让他做过什么事,谁知道第一件事就这么困难。那个斯拉格霍恩教授,圆滑的像他的身材一样。然而你明明知道他在说谎,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Harry,你猜我在图书馆看到了谁?”赫敏将一摞书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压低声音说。

“平斯夫人。”一旁罗恩随口回答。一抬头看见赫敏生气的样子,赶紧接着补充。“尼克爵士,桃金娘,皮皮鬼……好吧我乱说的,你看到了谁?”

“Malfoy。DracoMalfoy。”赫敏用手托着下巴,一脸的不可思议。“六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在图书馆看到他!”

“他在图书馆干什么,找你麻烦了吗?”罗恩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问,眼前仿佛浮现出了draco那张烦人的脸,忍不住撇撇嘴。

“没有。他没有找任何人的麻烦。”赫敏摊手。“他借了很多书,还借走了我早就想看的几本。”

“……所以呢?”罗恩完全没明白赫敏的意思,连带着接下来的话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讲。

“所以,他在好好学习,连DracoMalfoy都在好好学习,而你们两个,”赫敏愤怒地从自己一摞书中抽出两张羊皮纸摔在他们面前。“竟然还偷偷把作业夹在我的作业中间,是期待我不会发现然后帮你们做掉吗?天哪,你们是觉得我会愚蠢到连着做三份同样的作业还察觉不出来?!”

“对不起。我们只是……不小心放错了。”罗恩吐吐舌头,赶紧把羊皮纸收起来。看着赫敏的怒气值似乎没有要回落的意思,罗恩赶紧转移话题。“但是你为什么觉得Malfoy是在好好学习呢?或许,他在研究什么邪恶的黑魔法也未可知……伏地魔回来了,说不定他也子承父业,成为了一名食死徒……”

“罗恩,这并不好笑。Malfoy才十六岁。”赫敏黑着脸看着他。“我知道你讨厌他,我也不喜欢他。但是他还是个学生,还没有毕业。他不可能成为食死徒。”

“那谁知道呢。”罗恩耸肩。“他父亲是食死徒,他姨母是食死徒,我们都看到的。他父亲差点害死Harry,而他亲爱的贝拉姨母,杀了小天狼星……”

“罗恩!”赫敏几乎是用吼的打断了他,气的脸都红了。然后立刻转向Harry。“Harry你不要多想,罗恩只是……我相信他自己也没注意到在说什么。”

“我没有多想,罗恩说的是事实。”Harry把福灵剂的瓶子塞回口袋里,安抚地对赫敏笑了下。“我觉得罗恩说的没错,Malfoy或许真的在秘密做些什么,或许我们是要多注意下他……”

“连你也这么想!”赫敏更生气了。“你们怎么能……算了,最好你们能找到证据。”

说完赫敏就气呼呼的离开了。

“她越来越像麦格教授了。”罗恩小声说。“你真的这么想?”

Harry笑了下,不置可否。

总觉得今年有哪里不对劲,原来是这里。少了那个金色头发的烦人鬼像蚊子一样在四周飞来飞去,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

不过Harry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罗恩。那些话是他几乎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的,所以连他自己也分不太清,到底是害怕Malfoy在搞什么阴谋,还是单纯的想看到他而已……

 

评论(7)
热度(654)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