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03

·3 尝试

【关于人名:不知道为什么如果用中文名的话会不忍心下手虐,然而全都用英文名自己又会搞混,而且打起字来也不方便,所以决定就只有主角特殊一点使用英文名好啦】

今年霍格莫德的旅行一点都不愉快。天气差的要命,遇到了斯拉格霍恩教授,不过依旧什么结果都没有;遇到了一个凤凰社的成员,然而却是那个小偷蒙顿格斯,还并不怎么意外地看到了他从小天狼星家里偷出来的东西,除了生了一肚子气一点别的收获都没有。

在三把扫帚喝完黄油啤酒,Harry三人决定还是让这趟没劲的旅行尽快结束吧。

他们裹紧斗篷,跟在凯蒂·贝尔与一位朋友后面走出了酒吧。路上的冰雪被冻的硬邦邦的,风越刮越大,呼啸着想要从他们的衣领或者袖口钻进去。

意外的是,大风似乎连带着凯蒂的声音一起飘了过来。Harry眯着眼睛,努力想要看清前面那两个模糊的身影,她们似乎在争执什么。

凯蒂正用一种他从来没有听过的歇斯底里的声音朝她的朋友大吼:“这不关你的事!利妮!”

小路拐了一个弯,雨雪下的更加密集。Harry想着也许应该用手套擦擦镜片,却突然看见前面利妮伸手去抢夺凯蒂手里的东西,而凯蒂并没有想松手的意思,使劲一拽,那包东西就掉在了地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凯蒂升到了空中。她的双臂平伸着,像是要飞起来一样。她的头发被猛烈的狂风吹的四下飘舞,但是她的眼睛紧闭着,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看着她。

突然,在距离地面六英尺高的地方,凯蒂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她的眼睛猛地睁开了,而她所能看到的东西显然给她带来了可怕的痛苦。她一声接着一声地尖叫。利妮也跟着尖叫起来,伸手想要去拽她的脚脖子。但是凯蒂突然掉下来了,狠狠地摔在地面上,剧烈地扭动,大声尖叫着,谁也不认识了。

Harry转身就跑。他需要找一个人多的地方,酒吧老板也好,唐克斯也好,斯拉格霍恩教授也好,甚至是蒙顿格斯都好,他需要有人来帮忙,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就是很清楚,凯蒂现在的状况,绝对不是他们这些学生可以解决的。

还好在转弯的地方遇到了海格。虽然这场相遇不太美好就是了。只顾着跑的Harry一头撞进海格的怀里,然后直接摔进旁边的树篱。

“Harry?”站稳了的海格想要伸手拉他起来,但是Harry拒绝了。

“快,快去看看凯蒂,她可能是中了什么魔咒……”Harry指着凯蒂的方向,着急地说。

“魔咒?”海格也吓了一跳,赶紧朝Harry指的方向跑去。

看着海格的背影,Harry才稍微放了一点心。然后他就要努力从树篱中爬出来了。这些树篱仿佛有思想一样,若有若无的将触手伸到他的身上,好像想要把他缠起来一样。

有过斗争魔鬼草经验的Harry自然不会被困住,但是终究还是花费了一点时间。等到他完全脱身的时候,已经看到海格抱着凯蒂朝学校的方向走去了。

“海格说可能是黑魔法。”罗恩跟赫敏走到他旁边,神情很担忧。“霍格莫德为什么会有黑魔法?凯蒂怎么会中黑魔法?”

“我不知道。我以为,至少霍格莫德是安全的。可是……”Harry摇摇头。

“太可怕了。我觉得我们还是也赶快回去吧,我想知道凯蒂到底怎么样了。希望庞弗雷夫人可以有办法……她一向有办法的不是吗。”赫敏烦躁地拨着在风中胡乱飞舞的头发,像是对另外两人说话,又好像是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

罗恩点头表示认同:“我们赶快回去吧。Harry?”

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的Harry被罗恩惊醒,胡乱点头:“哦好,我们赶快回去吧。”

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告诉他的两个小伙伴,他看到了后面的Draco。Draco似乎也目睹了整件事情,然而那张没有血色的脸上依旧什么表情都没有。Harry真真切切地看到,他只是勾了勾嘴角,便转身离开了。

 

**

 

那个女孩升到半空中的时候,Draco刚从三把扫帚里面走出来。

旁边的克拉布吹了声口哨:“看那是谁?是格兰芬多吗?她在做什么?跳舞?希望她可以摔断脖子。”

周围的人听着克拉布的话,都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还有很多听了克拉布的话嗤嗤低笑的声音。

Draco没有说话,也没有笑。灰色的眸子平静地看着那个女孩痛苦地挣扎,尖叫。狂风持续呼啸,将Draco的头发,斗篷吹起来,跟着风一同飞舞。可是Draco依旧没有动。他像一尊雕像一样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发生的一切。

中了魔咒的人会怎样呢?会感觉到痛苦吗?可是既然都已经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了,为什么还会感觉到痛苦呢?

一直到海格带走了那个女孩,这场骚乱才稍微告一段落。周围看完了热闹的众人又四散走开做他们自己的事情去了。

“我们接下来去哪?”克拉布又吹了声口哨,颇为无聊地说。“时间还早。”

“我不舒服,先回去。”Draco垂下眼眸,转身朝霍格沃茨的方向走去。“别跟着我。”

“可是……”克拉布跟高尔不自觉地也跟着他走了两步。不料Draco忽然停住了脚步,差点跟克拉布撞个满怀。

但是克拉布并没有摔倒。或者说他根本不敢摔倒。因为Draco的魔杖正抵着自己的胸口。Draco苍白的脸跟他靠得如此近,以至于他甚至能从Draco的眼神中看出那正在压抑的怒气。Draco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说,别跟着我。”

克拉布吓坏了,这样的Draco他还是第一次见。不同于往日那些更像是玩笑的揶揄,他可以感觉得到此时的Draco是真的可能会对他使用恶咒的。于是他只好闭上嘴,看着说完这句话的Draco立刻转身离开。Draco似乎越走越快,好像前方有什么事在吸引着他一样。

 

**

 

Draco一路风驰电掣。随手拨开挡路的低年级学生,从幽灵们的身体中直接穿了过去,引得无论人、幽灵还是画像都在议论纷纷。但是他毫不在意,只是阴沉着脸一路闯进了自己的寝室。“嘭”地一声狠狠地摔上门,将自己跟世界隔离开来。

“他今天很可怕。”休息室里的画像议论纷纷。“让我想起很多人。——但是都很可怕。”

锁上门的Draco连衣服都没有脱就直接一头扎进了枕头里。魔杖随手一划,床帐轻飘飘地垂下来,彻底将他整个人都遮挡了起来。

魔杖已经被丢在了一边,Draco蜷曲着身体埋在床垫中,他的脸色越发苍白,眼睛睁得很大。他用双手紧紧地抠住肩膀,但身体依旧止不住地颤抖。额头汗珠大颗大颗掉下来,摔在柔软华丽的枕头上,很快不见了踪影。Draco努力用最后一点自制力控制自己死死咬着牙,不让一点声音溢出来。

不能被听到。不能被看到。无论是谁,都不能看到一个这样的自己。

虽然寝室一个人也没有,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住的害怕。

那条项链是他交给凯蒂的。只用了一个混淆咒,凯蒂便放心地带着那条项链离开了。那条项链是那位大人让博金交给他的,他只知道“那上面有一些小小的咒语”,直到凯蒂痛苦的样子就那样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一直努力塑造出来的坚强冷漠,只一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恶咒的效力。在做这件事之前,他以为会很简单,事实证明确实很简单。他以为这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了,自己不用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等着最后的结果就是了。不会有鲜血和尸体出现在自己眼前,只要听到成功的消息,一切就结束了。

可是似乎上天就是不肯遂他的愿。他看到了,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差错,那个愚蠢的女孩到底为什么要自己拆开那个包裹,但是他确实看到了。那个女孩绝望的哭喊,扭曲的面容。当克拉布他们在嘲笑那个女孩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浑身发冷。他笑不出来。因为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可能会发生什么。

他是始作俑者。Draco是系铃人。然而他却并不知道该怎么解铃。

他忍不住开始想,如果是其他人,其他人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办呢?如果是潘西,是布莱斯,是赫奇帕奇的那些蠢蛋,是拉文克劳的那些书呆子,或者是……

Harry Potter。

Draco的眼眸又黯淡下去了一点。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他是救世主,他有那个该死的凤凰社或者叫别的什么名字为他保驾护航指引方向,他生来就是对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毫不犹豫奋不顾身的。他又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这样肮脏可怜的境地呢?

壁炉里火焰熊熊燃烧着,墙壁上映出橘红色的火光,显示出温暖的颜色。可是和衣缩在被子里的Draco还是觉得很冷。

渗入骨髓。

 

评论(11)
热度(525)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