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06

·6 牢不可破咒

Harry跟那个拉文克劳疯姑娘已经进去很久了。看来这个宴会短期内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Draco伸手按了按已经有点麻木的小腿,打算站起来回去自己的寝室了。

但是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上方笼罩了他。他一抬起头,就看到了那张蜡黄色的,仿佛永远在生气的脸:“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几乎是揪着他的领子一路将他拖到了走廊尽头的空教室里。虽然那张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僵硬表情,但是Draco几乎可以从他的拽着自己领子的指尖感受到他的愤怒。

斯内普将draco向墙壁甩过去,反手锁上了教室门。

“我真不敢相信你干了什么。”斯内普冷冷地说。“愚蠢的,拙劣的……”

“那不是我做的。”draco打断了他。

斯内普转身看着他:“你已经被怀疑了。”

“谁会怀疑我?”draco几乎是本能一样,讥讽地笑着,用不屑和鄙夷掩饰着内心深处已然泛起的阵阵波澜。“我说了不是我做的。”

斯内普一步一步地朝他走过来,一双无神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他。Draco猜到了他要做什么,立刻放空了自己的目光和思想。就在他将凯蒂扭曲的样子清除出大脑的那一刻,仿佛一只手伸进了他空空如也的大脑,肆意地翻转。

但是那只手很快也退出去了。它什么也没有找到。

斯内普的目光锐利了一些:“你会大脑封闭术。”

“恰好会一点。”draco抬起眼睛看他。“我以为在精通前不会用到。”

“你有什么事想瞒住你的主人?”斯内普捏住他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问。

“没有。我只是不想让你插手我的事。”draco努力克制住心底的恐惧,声音也不自觉地提高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能做到。”

“你可以试着再大声一点,或者我帮你用个扩声咒,这样霍格莫德的居民也能听到了。”斯内普压抑着怒气。“你以为我想管你?如果不是牢不可破咒,你是死是活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Draco定定地看着这个他尊敬了五年的教授。他曾经以为斯内普教授是整个霍格沃茨唯一赏识他肯包容他恶劣性格的教授,虽然这种信念在二年级黑魔法防御课上有了一点点动摇,他清楚地记得那场他跟Potter的差点失控的“决斗”中斯内普教授毫不犹豫地出手救下了Potter而不是他。不过只是一个插曲不是么?直到在小汉格顿又看到斯内普教授,想起他淡然地看着自己痛苦的样子……

Draco看不懂,他只是本能地觉得害怕。可是似乎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牢不可破咒?

来自斯内普的关心只不过是因为牢不可破咒,跟贝拉克里特斯一样,他们都是与被厌弃的malfoy这块烫手的山芋捆在一起却无能为力,想扔也扔不掉,除了恶言恶语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是死是活都不会关心。

Draco在心里轻轻地念着这一句话。虽然有点怅然若失但是也并不会有多难过。本来也没有多少人会关心自己的死活,再少一个人又会怎样,不过是少和更少,或者没有。

“牢不可破誓言并不是不可打破的,我相信您能找到方法。”draco轻轻地说。“我曾经看到过,或许会需要一点我的血液,你可以拿去……”

“Draco!”斯内普愤怒地打断了他,但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瞪着他。

“我不需要保护,我可以做到。”draco轻轻垂下眼皮吐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看着斯内普,语气恢复了曾经的不可一世。“他选择了我。”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和同情。如果有一点慈悲的心,请远离我;这条黑暗中的道路,请让我孤独地走下去。

 

**

 

寝室里其他人已经酣然入梦,高低起伏的鼾声使得夜晚显得更加宁静。但是Harry睡不着。他从宴会上早退了,等其他人回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睡着了,但是并没有。他睁着双眼,看着屋顶的方向。刚刚在那个走廊尽头空教室外听到的对话让他实在难以平静。

他清楚地听到了“主人”,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也听到了draco似乎要为伏地魔做一件什么事。

他只是不敢相信。

虽然他平时也很罗恩一起调侃Draco加入了食死徒,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更希望站在赫敏一边——Draco才十六岁,他怎么可能……

Harry知道加入食死徒是什么意思。难道Draco也杀了什么人?——不,不会的。他还是学生,他怎么可能会去真正的杀人。

Harry心烦意乱地翻了个身。

往好的地方想一想。或许Draco还不是真正的食死徒。或许做成那件不知道是什么的事才是“投名状”呢?或许,还可以挽回……

Harry不愿去想象Draco苍白的皮肤被烙上黑魔标记的样子,可是那幅图像却不受控制地在他脑子里飘来飘去。

要阻止Draco。一定要阻止他。

 

**

 

“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早餐桌上赫敏有些担心地看着Harry。“你的黑眼圈要比眼镜还要大了。”

Harry烦躁地在头发上揉了一把,让原本就乱糟糟的黑发变的更乱了。天快亮了才浅浅入睡,睡着后又各种噩梦,Harry实在没办法让自己精神饱满。

“我看到斯内普和malfoy了。”Harry压低了声音跟他的两个小伙伴说。“昨天晚上,我从那个糟糕的宴会里逃出来以后。”

“我说你怎么不见了。”赫敏翻了翻眼皮,生动地表达出对那个宴会的不满。“我试着去问了卢娜,但是你们也知道,永远不要指望从她那里问出什么正常人的答案。”

“其实我还挺想听听卢娜的回答的。”罗恩兴致勃勃地问。

但是赫敏看了眼似乎随时可能会爆炸的Harry耸了耸肩:“但是显然Harry更想谈谈斯内普教授的事——他今天起床气很大,尽量还是不要惹他的好。”

“我从那个宴会离开——带着隐形衣,然后看到了斯内普跟malfoy,我跟着他们,到了一个空教室。”Harry自己都感觉到了自己的语无伦次。他深呼吸了一次,接着说。“我听到了一些话,他们似乎要做什么……虽然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什么但是……”Harry坚定地说。“我们要阻止他——或者他们。”

“我想我可能听懂了。但是那并不容易,”赫敏在他说完后愣了几秒钟,然后说。“我是说,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不是吗?况且有斯内普,邓布利多相信他,我们也应该相信他。”

“我知道我说了也没用,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不信任他。”Harry烦躁地揉着头发。他也说不清楚自己这种烦躁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或许是睡眠的缺乏吧。“但是……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

“我们可以跟着他。”一直没有说话的罗恩眼看着两个小伙伴的意见又要走向可以预见的巨大分歧,赶紧表态。“跟着malfoy。可以请DA的大家一起——或者就我们自己,跟着他,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我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跟着他。”赫敏尖锐地指出这个方案的漏洞。“我可不记得DA中有斯莱特林的成员。Malfoy只要一踏进斯莱特林休息室,就没有人能继续跟着他了。”

罗恩瘪瘪嘴,没有说话了。

“好的绅士们,我想你们需要好好想出个办法,如果你们真的要这么做的话。”赫敏抱起她的书。“我有节课,先走了。”

“嘿绅士,你需要想个办法。”罗恩撑着脸颊看着Harry,捏着嗓子学赫敏说话的声音。

“我想不出。”Harry似乎一直游离在状况外,叹了口气,语气却很坚定。“但是我知道我必须阻止他。”

评论(14)
热度(437)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