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08

·8

八楼巨怪挂毯的对面有一间屋子。知道这间屋子的人并不少,但也不多。更何况每个知道这间屋子的人想要用它来做什么的目的都是不同的。

Draco现在就站在这间屋子里,眯着眼睛仰头看着面前那个蒙着一层黑色绒布的巨大的物体,四周都是历代学生藏在这里的不想被别人拿走的各种小玩意或大玩意。

终于找到了。Draco忍不住要嘲笑自己了。竟然还找了这么久,其实现在想想,除了“有求必应屋”,消失柜还能藏在哪里呢?

Draco抓住那块绒布的一角,用力一拽。一片灰尘落定,那个雕刻着繁复花纹的柜子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Draco伸手轻轻抚上那些花纹。这并不是普通的花纹,他能感觉到。有断断续续的魔法能量在这些花纹下面涌动。

Draco叹气。看来这个柜子是年久失修了。他还以为终于找到了那条心心念念的“密道”,结果恐怕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Draco原本的想法是想办法将这个柜子与博金店里的那个联通起来,结果现在可好,要先修好这一个了。

 

**

 

幻影移形课请来的是魔法部的老师。邓布利多教授暂时撤销了礼堂的幻影移形禁制,可以在这里教授幻影移形课。四个学院所有报名了的学生都聚集到了这里,乌央乌央的,相当壮观。

“听着。”draco抬头看了一眼跟那位魔法部老师站在一起的表情严肃的四位院长,虽然周围其他学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已经嘈杂到无法忽视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提高音量的意思。Draco压着嗓子对身后的克拉布跟高尔继续刚才的话题。“我希望在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可以在我眼前,而不是在厨房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但是……”克拉布看了一眼畏畏缩缩的高尔,鼓起勇气说。“我……我是说,我们也想知道你要做什么。”

“我看没那个必要。”draco戏谑地看了他们一眼,神情一如往常很欠揍的高高在上。“你们只管放风就好,其他的不必知道。”

一个声音恰到好处的从身后传来:“哦?是吗?如果我需要我的朋友帮我放风的话,我是一定会告诉他们我要去做什么的。”

Draco似乎吃了一惊似得愣了下,接着就立刻拔出魔杖指向声音的来源,嗓音也尖利了起来:“你们格兰芬多式的民主我不了解也并不想了解,不过我倒是希望亲爱的麦格教授有教你不要偷听别人的谈话这种基本的礼貌——并且我想说,我声音那么低你都能听见,请问您身体里是有狗的血统吗?”

“闭嘴malfoy。”Harry压抑着怒气,他实在是太容易被这个金发混小子激怒了,但是他还不想现在被关了禁闭。“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你还没有毕业,你不必因为——因为某些事情毁坏了以后……”

“哦哦,真没想到伟大的救世主竟然还是个布道士。接下来你准备说什么呢?让我们一起来皈依上帝吗?”draco挑衅地说。“可惜你大概在麻瓜世界呆的太久了,不太清楚我们是不信上帝的。有种就来攻击我啊,用你的魔杖,就像你一直想做的那样——啊,或者更麻瓜一点,来打我一拳?”

……说真的,如果不是在礼堂里,周围有这么多人,他真的很想跟这个混小子结结实实的一拳。虽然来之前已经告诫自己不要跟他动气,要心平气和地讲话,但是面对这个嚣张的可恶的金毛混蛋Harry只想丢一个噤声咒过去。

事实上他也真的这么做了。只不过他的魔杖才刚刚动了一下,就看见draco原地转了个身,瞬间不见了。

等到harry反应过来的时候,draco已经站在了拉文克劳的队列里,正把那个被他抢了位置的拉文克劳学生往一边推:“走开点书呆子,别挡路。”

弗立维教授急坏了,拼命想要挤进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因为身高问题……额……

“draco·malfoy。既然这堂课已经对你没有什么大用处了,不如去我的办公室关个禁闭吧。”斯内普教授铁青着脸,越过重重人海声音还是那么清晰。“现在,立刻。”

Draco把自己袍子往上拽了拽,白了那个差点被他弄哭的拉文克劳小男生,径直朝门外走去。目光扫过已经到了怒气值临界点的斯内普教授,一脸淡然唯一没有朝自己看的布莱斯,还有估计已经气急败坏了的harry,礼堂们就缓缓关上了。

Draco很快地冲过走廊往斯内普的办公室跑去,引得周围的画像啊幽灵啊又开始指指点点。

“又是他,每次斯莱特林出了什么事都有他。”

“喂,六年级的学生不是在上课吗?你在这里乱跑什么?”

……

Draco恶狠狠地看那些画像:“关禁闭没有见过吗?!”

 

**

 

Draco跑进斯内普的办公室,很快的锁上了门。他想不出还有什么时间比这个时间更好。可以让他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进入这间办公室,而且斯内普还不会随时出现。除了在幻影移形课被关禁闭还有更好的办法吗?——黑魔法防御课关禁闭?谁不知道黑魔法防御课斯内普只会扣格兰芬多的分。

其实本来draco是打算跟布莱斯演这出戏的。不过harry的突然出现让他改变了主意。明显跟harry发生冲突看起来会更合理一点。不过也有个弊端,就是万一harry也跟他一起关了禁闭,岂不是就功亏一篑了。所以其实draco还是有点后怕的,他简直无比庆幸自己在harry那个咒语念出来之前先幻影移形了,虽然位置有点偏差,不过也没什么大碍。

Draco站在斯内普的壁炉前,从手里的小瓶子里倒出来一点飞路粉。

其实他也是偶然知道的,防守严密的霍格沃茨有个壁炉可以通向自己家。这个秘密原本只有这个办公室和malfoy庄园的主人才知道。Draco坏心眼地想,如果自己用这个办法把食死徒们弄进来,估计斯内普教授会咆哮着杀了自己。嗯,不是很划算。

——当然了,也不现实。食死徒通过飞路网会被发现的。况且,draco也并不是很想让那些人进入自己家。

绿色的火焰很快吞噬了draco。在那之前draco忍不住想了另一个问题:

Harry准备对自己用的那个咒语会是什么呢?

评论(6)
热度(380)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