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10

·10

罗恩被从斯拉格霍恩教授屋子里抬出去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不少早起的学生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在学校里面没有什么比传言传的更快了。虽然庞弗雷夫人下了逐客令,但是闻讯纷纷而来的学生们还是越来越多,几乎要堵住每一条走廊。

邓布利多教授和斯内普教授已经赶去帮助庞弗雷夫人进行救治了。其他的教授们都在努力疏散学生,但是显然没有什么效果就是了。斯拉格霍恩教授已经被吓呆了,他实在不知道那瓶酒为什么会出问题,他也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后怕,一个学生——虽然这个学生他并不是很喜欢——从他的寝室抬出去了,这件事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不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但是他也实在不敢想象如果当时他跟Harry也喝下了那杯酒,又会是什么后果。

Draco站在人群后面,冷眼看着这一切。他一直在试图让自己变得心如止水,试图让自己可以处变不惊,今天会发生的事情他早就有过心理准备,虽然现在看起来他似乎是很平静,但是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隐藏了很久的内心的那种害怕的悸动又在蠢蠢欲动。

周围的学生们都在小声窃窃私语。谁也没有想到,霍格莫德之行的取消也没能阻止这种莫名的无差别攻击。似乎是在震慑,似乎是在示威。

“我妈妈一定很快又会来信让我回家了。”

不知道谁先说了一声,立刻获得了纷纷的附和。更有些胆小的已经很快返回寝室去收拾东西了。

Harry气愤地看着眼前这些只想着逃避的同学,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他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站出来去跟可怕的、人人避之不及的黑魔头战斗,但是他又恨自己很多时候的无能为力。韦斯莱双子还有金妮第一个就赶来了,他们没有责怪他,但是Harry就是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去面对他们。韦斯莱一家真正把他当做家人,可是他却总给他们带来灾难,无穷无尽的灾难。

Draco也看到了。他看到了沉默的红头发一家人,看着他们强装镇定的担心着他们的家人。纯血统的背叛者韦斯莱,draco竟然有点莫名的嫉妒的羡慕。他看到了愤怒的Potter,看到Potter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看到Potter向自己看过来。

但是draco转开了目光。他甚至转身想要离开人群。他不敢跟Potter对视,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神会不会情不自禁地将自己出卖。他只想要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他觉得有很多复杂的情感从心底被翻上来,新的旧的,畏缩的恐惧的,张牙舞爪地像是要把他撕碎。

可是为什么到处都是人,人,人。

Draco忍着几乎要压抑不住的烦躁,穿过各种走廊,路过各个教室,可是到处都是人,他怎么也找不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他一路冲进三楼的女盥洗室里,才终于真正从人群中脱身。他记得这间没有人愿意来的盥洗室,这是二年级的时候Potter发现密室的盥洗室。

Draco很快地打开水龙头,掬起水泼向自己的脸、头发。冰冷的水从头顶慢慢滑进脖子里,可是他没有能感觉到一丝轻松。他靠着墙慢慢地坐到了地板上,听着没有关上的水龙头里水哗啦哗啦地流出来。

他一直在努力,努力变的更坚强,从他第一次从小汉格顿的老宅出来以后他就知道,他不被允许选择的这条路是多么艰难,他将要面对的人是多么穷凶极恶。他不能指望那些等着看他笑话的人可以富有同情心地伸手拉他出泥潭,实际上那些人如果不来踩几脚他就已经很感激了。那位大人叫他做的事情他不能拒绝,就像他不能拒绝被烙上黑魔烙印一样。

Draco轻轻抬起自己的手,看着掌心模模糊糊的掌纹。他不知道是因为水汽的原因还是他自己眼睛的原因,他看不清楚。

他忽然觉得很惶恐。两次了,已经两次了。这双手已经有两次就差一点沾染上了鲜血。这鲜血来自他的同学,或者他的老师。

那灵魂呢?灵魂会变成什么样子?

Draco忽然想起来从那本黑魔法书上看到的一句话,谋杀会使灵魂分裂。

灵魂分裂会怎么样呢?他现在做的事情,算是谋杀吗?

Draco的手忍不住轻轻颤抖,他用两只手捂住脸,将头埋在膝盖里。

“很少有人会来我的盥洗室,他们都讨厌我。”一个声音飘飘荡荡地传过来,桃金娘蹲在draco旁边,抬起头看他。“你也是被人讨厌了吗?”

“更糟糕,我被自己讨厌了。”draco闷闷地回答,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幽灵。“我好像记得你。”

桃金娘高兴地尖叫了一声:“很少有人能记得我,你一定是个好人。——上一个记得我的就是好人。”

“你猜错了。”draco闷声回答。“上一个记得你的是谁?”

“是格兰芬多的那个小帅哥,除了头发乱乱的,还有个奇怪的伤疤。”桃金娘像是在回忆。“所有人都只会朝我丢东西,只有他肯听我讲话。可是他后来也不来了,我就又开始孤孤单单了。”

“他很忙吧大概。”draco知道她说的是谁。同时也忽然开始好奇。此时的draco几乎迫不及待的地想要知道二年级的Potter在面对密室,面对巨蛇,所有人都不肯相信他的时候,他到底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到底为什么可以撑下去,他为什么最终会成功。“他……他当时也很困扰吧。”

“很困扰,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他能听到。”桃金娘又尖叫了一声。“他能听到那个怪物——杀死我的那个怪物讲话,可是大家都不相信他。他们都说他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那么他也一定很苦恼。”不知道为什么,draco觉得自己好像轻松了一点。

“其实,我觉得还好。”桃金娘嘻嘻笑着。“我觉得现在的你比当时的他苦恼多了。”

“是么。”draco捏着自己的手指。

“对,我看的出来。自从我变成幽灵以后,我就能感觉到每个人的感觉。”桃金娘闭上眼睛,神情一瞬间像极了那个神神叨叨的占卜课教授。“我能感觉到,你没有他坚强。”

如果是以前听到有人说他不如Potter,draco一定会气愤地跳起来。不过这一次,连draco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反而平静下来了。

“他很坚强,那些不善意的攻击对他来说就像是被小虫子叮了一个包一样微不足道。他告诉过我,他知道他才是对的。”桃金娘说。“可是我能感觉到,你跟他不一样。你的内心充满了恐惧。我不知道那些恐惧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很可怕。你的压力一定很大。”

“谢谢你。”draco轻轻回答。

“为什么不哭出来呢?”桃金娘轻轻飞起来,在draco周围画着圈。“好多人都讨厌我哭,但是哭很有用。我以为我会有好成绩,会风风光光的毕业,做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是却莫名其妙地死在了盥洗室里,真是不甘心。幸亏我还可以哭。哭一哭真的会放松不少,连死亡的伤心都冲淡了。”

“谢谢。”draco疲惫地笑了一下。“可是,我好像哭不出来。”

 

评论(8)
热度(416)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