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12

·12

等到Harry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病床上了。他的头痛的像是要炸开一样。在他六年的魁地奇生涯中,这还是第一次被游走球击中摔下扫帚,而且还是被自己队的守门员抽过来的游走球砸下去的。这已经不能算是失误了,这简直是耻辱。

“谢谢你来陪我。”罗恩笑嘻嘻地说。“不过我今天就能出院了。你可能还得呆上几天。”

“怎么回事?”

“头骨碎裂。”庞弗雷夫人急忙走过来,把想要挣扎着起来的Harry重新按下去。“不过不是什么大事,我能治好。但是你要住起码一周,放轻松点,不要用力过度。”

“我不要住院。”Harry几乎咬牙切齿。“我要去杀了麦克拉根。”

“不行,这属于用力过度。”庞弗雷夫人威胁他。“如果你再不肯乖乖听话,我就去叫校长过来。”

终于在Harry的再三保证暂时不会去执行杀人计划下庞弗雷夫人才又急匆匆地回到办公室去了。Harry倒回枕头上,怒不可遏:“我想知道我们输了多少。”

“我知道。——麦格教授的声音非常具有穿透力。”罗恩说。“最后比分是三百二十比六十。”

“非常棒。”Harry气的眼睛都红了。“我觉得就算格兰芬多没有守门员恐怕都不会有这么精彩的比分。等我找到麦克拉根——”

“恐怕在你之前已经有许多人在赶去追杀他的路上了。”罗恩幸灾乐祸地说。“格兰芬多很少能有人可以让所有人都不痛快。”

“以及我希望以后都由卢娜来解说。”罗恩笑的声音都抖了。“她是个天才,真的,她发明的那些名词,我敢打赌,比原来的有趣多了。”

不过Harry还在盛怒之中。庞弗雷夫人不允许他离开病床,所以他只好瞪着天花板生气。魁地奇赛场上发生的事情还有之前遇到去“约会”的malfoy的各种情形在他脑海里来回重播,他简直没有办法不把这件事说出来:“比赛前我看到malfoy了,跟两个低年级女生一起,好像不知道要带她们去哪里的样子,那两个女生看起来并不太乐意……当时要是跟着他就好了,早知道这场比赛这么糟糕……”

“别傻了,你不能从魁地奇比赛溜号,你可是队长。”罗恩直接打断了他。“反倒是malfoy今年退出球队我挺意外的——我是说,他之前对魁地奇明明那么狂热。”

“你也觉得这不合理是吗?他一定是在做什么,我就是想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Harry说。“或许你们会觉得我大题小做了,但是……”

“对,我们确实这么觉得。”罗恩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你自己难道不觉得吗?已经挺长一段时间了,你每天的话题都是malfoy,这可并不太正常。我和赫敏都觉得你对malfoy的兴趣似乎已经超过了斯内普。还记得你一年级的时候怀疑斯内普偷魔法石吗?那时你就天天念叨斯内普,我跟赫敏都觉得不会有更糟糕的事情了,直到今年。已经不是天天了,简直是每句话都带着malfoy。他对你的吸引力似乎已经超过了秋张——说真的,你好像对他着魔了。”

“……你太夸张了。”Harry辩解。“我真的只是想知道他想做什么而已。伏地魔回来了,你之前不也觉得malfoy可能,可能加入食死徒了吗?”

“我只是说可能啊。再说我们平时揶揄malfoy还有他那些跟班的话不少,没见你这么上心。”罗恩站起来准备走了。“不过呢你最好还是先好好养伤再去拯救世界吧。我要走了,再过一会儿要开始吃晚餐了。”

 

**

 

罗恩走后病房就只剩Harry一个人了。连庞弗雷夫人都把病号餐给他放好都就自己去礼堂吃饭了。更不会有人在晚餐时间来探望病人。所以在Harry看来,这个世界终于清静了。

——虽然对于一个热情的格兰芬多来说安静绝对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Harry倒是非常希望现在可以有什么人或者不是人也行,来弄出点声音,皮皮鬼也行。

他的愿望很快成真了,虽然来的并不是皮皮鬼。

Harry挫败地看着站在病床前的这个人。他的身材更加瘦削修长,金色的头发没有小时候那么熨帖,夕阳从窗户里照进来,落在他的头发上,像是给他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一张没有血色的苍白的脸上挂着那熟悉的戏谑又轻蔑的表情,薄薄的嘴唇微微翘着,仿佛随时准备吐出鲜红的信子出来一样。

——啊,还不如皮皮鬼呢。

Harry绝望的想。

“看到你还活着我真是太失望了。”draco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病房里飘荡,一个字不落的全都落到了Harry的耳朵里。“那位可爱的守门员叫什么?麦克拉根?我要去送份礼物给他来表达我的钦佩之情。”

“你不去吃晚饭就只是为了跑来看我的笑话吗?”Harry怒视着他。

Draco一副当然的表情:“跟看你的笑话比起来晚餐算什么。——想想看,伟大的救世主还没来得急登上战场先从扫帚上摔了下来——我看看,哦,头骨碎裂,摔的挺惨的嘛。不过也没什么大碍,毕竟你那空荡荡的脑袋重新拼起来应该也费不了多大的事。”

被draco那挑衅的目光扫视脑袋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但是Harry出乎意料地并不想跟他吵架:“不管怎么样,谢谢你来看我。——如果躺着的是你,我保证我不会去探望的。”

“啧啧,这么看反而是我比较有同情心。”draco接着说。“据我目测,你这个伤至少得在病床上躺个三五天。”

“这件事庞弗雷夫人已经告诉我了。”Harry没好气地回答。

“也对。”draco点点头,语气里含着笑意。“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是个大事。——要有至少一个星期没有人跟着我了,想想还真有点寂寞。”

Harry惊奇地看着他。

“别那么看着我,就你那种拙劣的跟踪技巧,想不发现都难。”draco嫌弃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有隐身衣——我当然知道隐身衣——毕竟你不可能用幻身咒,你的技术那么烂——就只能是隐身衣了——但是说实话,隐身衣都藏不住你,你真是连家养小精灵都不如。”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Harry好奇地问。

“我不会告诉你的。”draco忍住笑。“其实我更好奇你为什么不跟着我进去斯莱特林休息室呢?难道害怕我会在那里戳穿你吗?——不过我真的会那么做的。”

Harry决定还是不说话了。于是他就安静地听draco继续喋喋不休地又嘲笑了他二十分钟才心满意足地昂着头离开,像一只骗到了糖的小狐狸。

不过等draco一离开Harry就结束了装死。虽然不知道draco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是确实提醒了Harry。

“不说我都忘了,我有一只家养小精灵。”Harry打了个响指。“克利切!”

 

 

评论(12)
热度(379)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