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15

·15

Harry当然知道有求必应屋在哪里,更知道有求必应屋是做什么的。——说实话,目前整个霍格沃茨估计找不出比他更明白有求必应屋是什么的人了。但是也就是因为他了解,所以他才清楚的知道他几乎没有办法知道malfoy进去的是哪一间屋子。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呢?

Harry想。一个小时,能做什么?

“一个小时是复方汤剂的时间。”赫敏不屑地看了一眼愁眉苦脸的Harry。“我猜他把时间卡在一个小时左右多半只是为了不让帮他放风的那两个人露馅。”

Harry懊恼地看着她:“谢谢你帮我解答了困惑。——同时也砍断了我能想到的最后一点线索。”

“其实可以这么想,malfoy并不是只去了一次,记得吗?他几乎是抓紧一切可能的时间进去有求必应屋,而且每次并不是刚进去就出来,反而是尽可能多的呆在里面。所以他在里面进行的很可能是一种连续的工作。比如,制作魔药,或者制作什么别的东西。”赫敏无所谓地说。“这么容易就能想到的事情,我很怀疑你们两个人为什么想了这么久。”

“你是怎么想到的?”罗恩问。

“因为我二年级制作复方汤剂就是找了一个没有人会去的地方——如果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有求必应屋多好——而且是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去,每次都会呆了一段时间。”赫敏惊讶的看着他们。“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制作魔药中途停下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对熬制过程当然没有什么印象,我们的印象都停留在喝下去的那个瞬间了。”罗恩直到现在想起来那个味道还是忍不住干呕。“太难忘了。”

“所以我们也只是能确定malfoy是在制作什么东西。”Harry烦躁地说。“但是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呢?”

“现在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因为这件事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只是相当于找到了拼图中的一块碎片而已,想知道整幅画长什么样子,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碎片。”赫敏说。“或许你可以试试福灵剂?”

“但是另一幅拼图显然更需要福灵剂。”Harry遗憾的说。“可是我只有一瓶。”

“斯拉格霍恩教授说只需要几滴就可以用一天。”罗恩说。“或许可以用两次呢?”

“不,我不能在邓布利多教授交给我的那件事上面马虎,这件事必须摆在首位。”Harry摇摇头,说。“只是……我还不能确定……我感觉福灵剂有一种魔力,它好像一直在提醒我现在不是喝下它的时候。”

“福灵剂在还没有喝下去的时候就可以起作用了?”赫敏惊讶地问。“我没有在书里看到这样的信息。”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一种直觉。”Harry本能地觉得如果卢娜在的话一定能明白他在说什么。“福灵剂似乎也在等,等一个可以让斯拉格霍恩教授肯交出那段记忆的时候。”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听起来就像是福灵剂其实只是在帮你选择一个时间点而已。”赫敏依旧难以置信。“但是书上说福灵剂明明可以直接改变一天的运势。”

“或许一般人只是想要好运,但是我是有明确目的的吧。”Harry勉强找了个理由。“我现在只希望,在斯拉格霍恩教授那件事办完之前,malfoy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

 

Draco的日子过的很平淡。消失柜快要修好了,他不用那么频繁的去有求必应屋,也不用再有人帮他放风了。所以他解放了克拉布跟高尔。虽然也有一点私心,他总觉得克拉布好像有什么事情不想让他知道。不过他并不想去深究。

现在的draco可以按时上课,吃饭,去图书馆,或者偶尔去看一看魁地奇的比赛。间或在走廊或者霍格沃茨的任何地方看到Harry,就想方设法地看似无意地去挑衅一下,吵个小架,心情会好上一天。有的时候甚至连他自己都错觉是不是回到了低年级的时候,好像一个亲切的梦,不愿意醒过来。

“你最近心情似乎还不错。”布莱斯微笑着说。

“我表现的很明显么?”draco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我不记得有表现什么激烈的情绪。”

“是眼睛。你的眼睛里少了一些沉重。”布莱斯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猜,你一定是完成了某件可以让你轻松的事。”

“布莱斯,你知不知道有一个咒语叫做摄神取念?”draco忽然问。

“当然知道。”布莱斯点头。“是个很厉害的咒语——但是我不会,那有点难度。”

“但是摄神取念不总是有效的。”draco轻声说。“至少对我不是。”

布莱斯神色一凛:“draco,你学了摄神取念?”

“不止。我需要抵御它们,所以必须先学会它们。一直到今天我都以为我可以隐藏的很好。”draco看着布莱斯的眼睛,说。“但我没想到眼睛可以出卖人。”

“draco,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在意。”布莱斯有点尴尬的轻咳了两声。“其实我刚才说的只不过是麻瓜的一点小玩意,叫做心理。其实对大多数巫师来说并不很起作用……”

“但是你说对了,我最近是有一点轻松……轻松到甚至有点忘记了我已经不能是一个普通的学生。”draco轻轻按住左手臂。“布莱斯,谢谢你。”

布莱斯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看着draco眼睛中的神采一点点隐去,布莱斯知道他正在试着隐藏最后一点情感:“不是的,draco,我觉得偶尔放轻松一点会比较好,前段时间你有点太紧绷了——说实话,我很怕你会……你知道,一直紧绷的神经,很容易会……”

看着布莱斯有点恐慌的神情,draco知道自己成功了。他记得大脑封闭术在施用的时候可以将眼睛里的光打散,但是在大脑封闭的同时思维也会清空。所以他试着只用了一点点,果然已经起到效果了。Draco勾起嘴角,微笑起来,但是眼睛看起来空洞而淡漠:“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

“draco。”布莱斯叹了一口气。“我以为我们是partner。”

“对,但是不是friend。”draco轻声说。“我以为partner更可靠。”

来着中立家族的布莱斯显然不能明白draco的偏执和绝对。在布莱斯的认知里,利益固然是首位,但是偶尔也需要一些别的什么来调和一下。并不是像格兰芬多倡导的那样将热情与信任充满整个生命,但是来一点有时是很有必要的。不过draco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布莱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虽然本能上觉得draco似乎走在了一条很陡峭的路上,但是布莱斯还是决定要给他一点多一点空间。

——既然他不想说,那就慢慢等到他想说的时候吧。

只是……

布莱斯很想去摸一摸draco的头发,拍拍draco的肩膀。但是他忍住了。Draco的气场像是包裹了一层坚硬的刺,拒绝所有人的接触。

布莱斯叹了一口气,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draco,我只是觉得,你把自己弄的太孤单了。”

 

 

评论(9)
热度(394)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