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16

·16

黑魔头的卷土重来让世界几乎陷入了混乱。比起从报纸上面看到的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抢jie、谋sha、纵huo,霍格沃茨平静的就像是世外桃源。

Draco其实并不清楚接下来他需要做什么,但是他也并不想知道。黑魔标记也没有过感觉,平静的就好像一块普通的纹身一样。如果不是纳西莎的信里面偶尔提到贝拉特里克斯的事情,draco几乎要相信自己已经被那位大人遗忘了。

Draco并不关心这样平静的日子还会有多久,虽然每天晚上当他入睡前还是会为此感谢梅林。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尾搁浅在岸上的鱼,他已经回不去海洋,只好抓紧涨潮的时机贪婪地xi吮海水的气息。

猫头鹰们送信进来的时候,draco刚好站起身,准备离开餐桌。

“哦天,赫敏,真不敢相信你还在订《预言家日报》。”罗恩嘴里咬着一块苹果派,含糊的说。“那份报纸肯定被伏地魔控制了,每天都在歌颂伏地魔的‘丰功伟绩’,每一个字都在喊着让看这份报纸的人赶快去成为伏地魔的走狗。”

“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吗?但是每一本相关的书里都在说,如果连敌人做了什么想要做什么都不知道,是没有办法获胜的。”赫敏展开报纸,表情很严肃。“但是霍格沃茨太安全了,它保护了我们同时也限制了我们。呆在这里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知道伏地魔的一举一动,我实在不敢想象有一天当我们遇见他的时候我们应该摆出什么姿势,不过幸好还有《预言家日报》——哦,天。他们上周闯进了傲罗办公室。”

快要路过格兰芬多餐桌的Draco放慢了脚步,忍不住想要听一听他们话题的展开。

“傲罗总部?我听说那里每天会有人值班,想要闯进去可不是容易的事。”罗恩吃惊的说。

“但是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闯进傲罗总部?”Harry很困惑。“傲罗总部会有什么他们想要的东西吗?”

“看起来没能成功。”赫敏一边看报纸,一边重复内容。“当天除了值班的傲罗,还有傲罗办公室的部长在加班——值班的傲罗放情报司的比托斯进入了傲罗办公室,然后发生了袭ji事件——比托斯是食死徒。”

“我听说过这个人,爸爸只提过一次,好像是个很老实的人,——竟然是食死徒?”罗恩再次震惊。“听说他之前是神秘动物司负责处死那些违法动物的,他不忍心所以申请换了部门——他竟然是食死徒?”

“是的,增援的傲罗们看到了他手臂上的黑魔标记。”赫敏合上了报纸。“但是还是让他逃走了。”

“太可怕了。”罗恩感慨。“可是谁能想到,一年前这份报纸上还只是谁谁谁跟谁谁谁吵架,哪位名人有花边新闻这样鸡毛蒜皮的内容,现在全部都是死亡,谋sha,食死徒。太可怕了。”

“最可怕的是这些内容每天都在增多,伏地魔的势力在不断扩大。”Harry沉声说。“我们不能总靠凤凰社保护我们——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是他们总是不懂。或许我们要想一些办法,我们总有一天要去面对伏地魔的不是吗?我并不认为只靠现在的我们有多大的胜算。”

“连D.A也很久没有活动了。”赫敏说。“我同意你。而且我也由衷的希望你能赶紧做完邓布利多教授的作业,好将课程推进下去。——天哪,我怎么觉得我们的时间好紧。”

“我知道,”Harry胡乱的点点头。“我说不好,但是应该会快了。我有种预感,很奇妙的预感——如果福灵剂的效果可以一直延续到战争结束就好了。”

Draco恢复了平时的步速,不动声色的走出了礼堂。

战争结束?

真是一个遥远的词。

 

**

 

“我觉得这个药剂配不上‘活地狱’的名字。”布莱斯搅拌着面前坩埚里的活地狱汤剂,遗憾地说。“这不过是一副强效的安眠药而已。”

“或许对于发明这个药剂的人来说长眠不醒就是地狱。”draco随意地搭着话。“其他人可能会有异议,不过有什么用呢,发明者拥有命名权——况且并没有人亲眼见过地狱。”

“话是这么说。可是对于‘地狱’这两个字来说,只是沉睡也太轻了。我原本以为这么厉害的名字或许比起单纯的致死会有更厉害的效果。”布莱斯说。“就像比起死咒,我一直觉得钻心咒更可怕。”

听到“钻心咒”三个字的draco稍稍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继续搅拌坩埚里面的汤剂,一面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隆巴顿会同意你这个看法的——但是我不保证隆巴顿先生会愿意谈起这个话题。”

“我听说过一点隆巴顿家的事,看起来是真的。”布莱斯说。“真可惜,纯血家族每天都在减少,但是血统背叛者却越来越多。”

“加一点这个会不会好一点。”draco仿佛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随手抓了一把魔药丢进了布莱斯的坩埚。“或许可以再来点白鲜。”

白鲜刚丢进去,布莱斯的坩埚就腾起了一阵烟雾,引得所有人都朝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斯拉格霍恩教授急匆匆的走过来的时候draco正在若无其事的继续搅拌自己的坩埚,装出这件事跟他没关系的样子。

“梅林的胡子。”斯拉格霍恩教授看起来表情很复杂。“不得不说你或许搞出了一种新的药剂,一种很可怕的药剂……如果我还没有老到老眼昏花,我敢说这是一副可怕的毒药。虽然你的探索精神很可贵,但是搞出这种东西太可怕了,而且这也并不是我要求你做的东西。或许你可以保留下来一点给它命名……但是现在,我还是建议你清理掉它比较好,太可怕了。”

“好的教授。”布莱斯低着头说,拿出一个小瓶子装了一点点斯拉格霍恩教授建议的、不会致死的量,然后清空了坩埚。

“好的,你现在可以给你的这个消毒药命名了。”斯拉格霍恩教授接过瓶子,用了一个命名咒在上面,然后对着布莱斯的方向。

“地狱汤剂。”布莱斯说。

“很贴切,很贴切。”斯拉格霍恩教授完成了命名咒,小心的将它收藏好。“好了,现在你可以继续做活地狱汤剂了,希望你能在下课前完成。”

“好的教授。”布莱斯继续低着头说,手里可没有停下来,很快的切起了原料。

斯拉格霍恩教授满意的转身去巡视其他人了。

“很奇怪,不是吗。”布莱斯一边重新做他的活地狱汤剂一边悄悄对draco说。“白鲜这种几乎万能的解药,加到半成品的活地狱汤剂里面却成了剧毒。这太不可思议了。”

“为什么你那么肯定是白鲜的作用?在它之前我还扔了好多魔药进去——而且我现在并不能记得都扔了些什么——或许致命成分在那些里面呢?”draco将自己的活地狱汤剂装瓶。

“白鲜加进去的时候发生的反应,你也看见了。”布莱斯说。“我认为就是白鲜的作用。虽然不知道是活地狱汤剂使白鲜的药性发生了改变,还是白鲜本身就有可以致死的一面——是个很好的课题,不是吗?”

“或许你说的有道理。”draco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将装好瓶的活地狱汤剂送到讲台上面去。“我建议你快点做你的活地狱汤剂,否则你可能要一边关禁闭一边研究白鲜的药性了。——下一节是黑魔法防御课。”

 

评论(3)
热度(351)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