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17

·17

上课十五分钟后布莱斯还是没有能赶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被斯拉格霍恩教授留堂了。不过也并没有造成什么后果。Draco无聊的翻着几乎能背下来的黑魔法防御课本,听着教室里连绵不绝的窃窃私语。

因为斯内普也迟到了。这可不是什么常见的事情。

左手臂上传来一阵微弱的刺痛,微弱到draco用右手覆盖住的时候忍不住停顿了一秒钟,用来思考自己刚刚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教室门被打开了,发出“呯”的一声巨响。教室里陡然安静了下来。Draco第一反应是布莱斯终于弄完了他的活地狱汤剂,但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是他们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斯莱特林的院长。

斯内普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眯着眼睛在教室里巡视了一周,最后定格在draco身上:“Draco Malfoy,请跟我走。立刻,马上。”

“是的,教授。”draco站起来走出教室。背后的斯内普教授用他一贯的语气宣告完“自习”后,就又“呯”的关上了门。

斯内普教授仿佛并不准备解释什么,只是示意draco跟在他的后面。他走的很快,以至于draco甚至感觉自己几乎要跑起来了才能勉强跟上。

Draco心底里隐隐升起了一阵不安,但是他在努力的将事情向好的方面想。比如,斯内普教授只是叫他去询问下布莱斯的缺课问题,或者是谈谈斯莱特林今年魁地奇几乎溃败的问题,再或者……啊,希望教授不要知道自己此时在腹诽他走起路来像是一只巨大的蝙蝠。

Draco跟着斯内普一路走进位于地下室的那间办公室。在他的脚刚刚进入办公室的时候,斯内普就在他身后将门关上了。

“出了什么事么?教授?”draco问。

“真奇怪,你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么?”斯内普教授坐在他的椅子上,微微有些空洞的眼睛直直的盯着draco。“如果黑魔王大人知道你感应不到他的召唤,估计不会很高兴。”

斯内普话音刚落,Draco几乎是下意识的按住了左手臂。看来刚才那并不是幻觉:“……我不知道,主人现在召唤我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得到的命令只是送你去。”斯内普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桌子上那个破旧的茶杯。“那是特制的门钥匙。在你回来之前,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在我这里单独补习课业。——你最好快点,我可以等你,但是黑魔王大人的耐性并不是很好。”

Draco没有答话,他走到桌边,将手放在了那个茶杯上面。

 

**

 

“主人竟然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真想不出你哪里值得主人这样赏识。”

Draco双脚刚一落地,耳畔就传来贝拉克里特斯阴阳怪气的声音。贝拉克里特斯像一条蛇一样从他背后缠上来,那双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血的手轻柔的划过他的领口,draco甚至能感受到贝拉克里特斯的舌尖一下一下的触碰着他的耳廓,把很轻但很阴森的声音直接送入他的耳道:“看来我以后要试着恭维你了,我的小侄子。”

“谢谢您来迎接我,贝拉姨妈。”draco不动声色的侧身,从她的怀抱里面挣脱出来。“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进去了,您说呢?”

贝拉特里克斯怪笑了两声,然后当先朝屋子走去。Draco跟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打量周围的一切。算起来这应该是他唯一一次意志清醒的看这幢宅子,所以他看到了柱子上那些没有见过的花纹和印记,甚至看到了角落里一块破败的写着“里德尔”的蒙着灰尘的牌匾。

看起来这幢宅子原先的主人叫做里德尔。

Draco这样想着,已经走进了屋子。还是熟悉的地板,周围站着食死徒们。有些是他曾见过的面孔,有些比较陌生。Draco不敢抬头看,但是他知道那位大人就坐在上方俯视着他们。还有那条蛇,一定盘旋在一旁,随时准备着蠢蠢欲动。

贝拉特里克斯和draco的进来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那位大人也并没有说什么。跟着贝拉克里特斯站在人群背后的draco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才看到屋子正中央跪着的那个人。

Draco稍微想了一下,就想到了那是比托斯,他在路过格兰芬多餐桌的时候从十全十美小姐拿着的报纸上看到过照片。不过比起照片上的张狂,此时的比托斯显得很惶恐。他的头深深的垂在地板上,仿佛要将地板穿一个洞出来一样。他的身体大幅度的、剧烈的颤抖着,身上散发出来的害怕的气息几乎弥漫到了空气里的每一个角落。

但是围观的食死徒们并没有被他的害怕所感染。他们嘲弄的看着他,像是看着素不相识的人。

“……主人,求你……”比托斯乞求着,哽咽使得他原本就不怎么动听的声音显得更加刺耳。“我没有想到,他们的增援会来的那么快,其实只差一点,只差一点我就可以要了那个老家伙的命……”

“但还是差了一点。”那位大人嘶嘶的声音打断了他。“比托斯,你失败了。这是你独自进行的第一个任务,可是你让我太失望了。”

“主人……请饶恕我,我下一次一定……”比托斯向前爬了两步,语气很急切。

“没有下一次了。失败者并没有资格说下一次,我也不需要一个失败的追随者。”那位大人缓缓举起魔杖,一道绿光闪过,比托斯的身体便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再也不动了。

“纳吉尼,去享用你的餐点吧。”那位大人摸摸那条巨蛇的头,那条巨蛇便吐着信子,盘旋着朝比托斯的尸体游去了。

Draco低着头,不敢去看屋子中央发生的事情。但是他没有办法捂住耳朵,所以那些清晰的皮肉撕扯的声音、骨骼断裂的声音、恶心的咀嚼的声音争先恐后的冲进他的耳朵,他甚至没有办法转移注意力。没有人说话的大厅让那些声音变得更加清晰,更加无法回避。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大厅才重新安静了下来。那条大蛇心满意足的游回那位大人的脚边,闭着眼睛盘成一团。

“draco,我的孩子,到前面来。”那位大人嘶嘶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空气。

前面的人自动分出一条道路给他,Draco镇定了一下,努力回想自己平时走路的样子,一步一步的走到前面,站在比托斯残留的血污中间。

——还好没有腿软到走不动路。

Draco想。他顺从的跪下去,低下头:“主人。”

“看到你真高兴。”那位大人的语气可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希望你能告诉我,你在做的那件事并没有出问题。”

“没有,主人。”draco顺从地回答。

“很好,malfoy果然是可以靠得住的仆人。”那位大人继续说。“我希望你的意思是,任何时候都可以行动,对吗?”

“对,主人。”draco回答。

“卢修斯在阿兹卡班很安全,至少现在很安全,我一直在派人照顾他。”那位大人似乎是无意的提了一句。“——行动的时候你会收到讯号。Draco,我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请您放心,主人。”draco心里猛地颤抖了一下,但还是不动声色的回答。

“好了,西弗勒斯说你的时间很紧,所以你可以回去了。”那位大人说。“贝拉,你去送送你可爱的侄子。”

“是,主人。”贝拉特里克斯垂着头答应,带着draco走出去,重新返回院子里面。

“瞧瞧,我现在果然只配来接送你。”贝拉拿出一个水壶,一面施用门钥匙的目的地咒语一面抱怨。“还要学着用西弗勒斯制作的这个鬼东西,真是太气人了。”

“或许主人只是心疼您,不忍心让您去做那些危险的事呢。”draco看着她的动作。“但是我希望您现在可以快一点,如果我不能及时回去的话,您所说的西弗勒斯才是在做着危险的事情。”

评论(3)
热度(342)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