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18

·18

返回的时候Draco甚至忘记了落地,这直接导致他重重的摔倒在斯内普办公室的地板上。稍微从恍惚中回过神的draco一抬头,就看到了依旧坐在办公桌后面看书的斯内普正抬起眼皮看他。Draco呼吸了一次,让自己镇定下来:“我希望我没有迟到,教授。”

“时间还好。”斯内普并没有移开眼睛。“但是我建议你可以先从地板上起来,然后掸掉袍子上的灰,否则看起来像是我在体罚学生。”

“抱歉。”draco站起来,给自己用了一个清洁咒。“还有什么事么?教授?”

“你可以离开了。”斯内普朝门的方向示意了一下,就继续低下头去看他的书了。

Draco微微欠身,向门外走去。当手放在门把手上面的时候,draco停住了,他侧过身,声音很轻:“如果,我放弃了,会有什么后果?”

斯内普像雕塑一样静静的坐着,空气里安静的掉下去一根针都能听到。

良久,draco已经准备出去了,斯内普才抬起眼睛看他:“你准备放弃?”

Draco看着斯内普的眼睛,但是他什么也看不出来。Draco把身体转回去,手下一用力,打开了房门:“只是个玩笑。晚安,教授。”

Draco没有去吃晚饭。他现在什么都吃不下。踏上霍格沃茨的土地的一瞬间draco才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点。但是就是这一点的放松,也足够让他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他感觉大脑是空白的,但是很多支离破碎的画面总是会冒出来,在他空荡荡的脑子里面盘桓,挥之不去。Draco想要用大脑封闭术,但是他现在完全做不到。

Draco的衣服已经被他全部丢在水池里面泡起来了。但是他不是很想洗那些衣服。他在考虑要不要直接全部丢掉。Draco自己也已经在浴池里面泡了很久。热水从龙头里面连续不断的流出来,浴池里面原有的水又连续不断的从底部流出去。升腾的水雾弥漫了整个浴室,雾蒙蒙的连墙壁和屋顶上那些古老的壁画都看不清楚了。

但是draco还是在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去看那些画。他必须要做一些事情来转移注意力,才能稍微不那么深陷在脑海中那些可怕的图片中。

壁画上是一个半裸的女人拿着一只水壶,在给一个婴儿沐浴。这是一个什么故事呢……

Draco费力的想着,竭尽全力的在脑海中搜寻相关的图片。

女人,婴儿,水壶,沐浴……draco看到自己站在小汉格顿老宅的屋子中央,脚边是比托斯的鲜血和残骸,那些血迹仿佛有了生命,向地板四周蔓延,甚至攀上了他的脚踝,缠绕住了他的小腿……四周是扭曲的面孔,在大笑,在对着他指指戳戳……

“Damn!”draco低低的咒骂了一句,将头狠狠埋进水里,发出很响亮的水声。金色的头发浮在水面上,无助的摇摆着。一直到几乎喘不过气,Draco才从水里缓慢地抬起头。

他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那些不知道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仅仅是他幻想的若有若无的血腥味让他烦躁,让他抓狂,让他没有办法像平时那样平静的走出去,面对每一个人。他已经洗了很多遍,但是那丝丝缕缕的血腥味总是萦绕不肯散去。Draco使劲揉搓着自己的皮肤,但是手臂上的黑魔印记反而更加清晰。那个栩栩如生的骷髅头正咧着嘴,仿佛在嘲笑他一样。Draco觉得自己无法停下来,纵然水汽蒸腾下他的皮肤已经泛出了淡淡的粉红色,似乎薄的一戳就会破,他还是没有办法停下来。他不肯让龙头停止出水,他希望水可以一直流下去,冲走那些可怕的景象,冲走比托斯,冲走拿着项链的凯蒂,冲走从斯拉格霍恩教授房间里面抬出去的罗恩。Draco透过水看自己的双手,这双手早就该沾染上血迹了,或者是凯蒂,或者是韦斯莱。但是还没有。

Draco说不好自己现在的心情。他并不轻松,因为他知道那一天总会到来,就像是刑场上的犯人,虽然还活着,但是明明白白的能看到绞刑架就在那里。

Draco一直到很晚才返回寝室。斯莱特林的画像们并不会来热情的问他去哪里了,但是也会带着狐疑的目光打量着他,然后在他离开后交头接耳。但是draco完全没有心情去理会它们。他感觉得到自己的步子很沉重,每迈出一步都要耗费很大力气。当draco终于摔在厚重而柔软的床铺上后,他很快就沉沉的睡着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无一例外的压榨着他的精力。如果这个梦不那么糟糕,draco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愿意看到太阳升起。

 

**

 

消失柜静静的呆在有求必应屋的角落里。黑色的绒布扯下来以后弹起的细小的灰尘在漏进来的阳光的光柱里肆意狂乱的舞蹈。Draco手里是一只不知道名字的小鸟。很漂亮,但很傻。Draco记得自己只用了一点面包渣,就将它从禁林里面引了出来。它抗拒不了面包渣的诱惑,然而它也并不知道它会面对些什么。

“祝你好运。”draco轻轻的说,然后将它放进了消失柜。这只不知名的小鸟轻轻的跳了两下,然后就被关进了黑暗之中。

“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活着。”draco抚摸着消失柜的花纹,像是呓语一般的呢喃着。不知道是说给那只漂亮的小鸟,活着是说给其他什么人。唯一不确定的是,draco不知道是不是说给自己。每当想起死亡这个话题,他就会很迷茫。仿佛有很多事需要想,可是他什么也想不出来。

消失柜打开的时候,那只漂亮的小鸟已经不在里面了。

“这是肯定会发生的,不是么。”draco垂下眼睛,眼睫毛轻轻的覆盖下来,形成一圈小小的阴影。这是肯定会发生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接下来我们应该会再见面了吧。”draco祈祷一样的说着,慢慢的再次打开柜门。

那只漂亮的小鸟还在那里,但是已经不动了。

那些色彩很好看的羽毛松散的耷拉着,仿佛连光泽也一并消失了。它瘫软在柜子里,再也不能跳,再也不能叫,再也不能傻乎乎的为了一点面包渣就离开安全的地方,一头扎进未知的危险。

Draco拿出魔杖,他的手颤抖着,可是他没有办法让这种颤栗停下来。他绞尽脑汁想要搜索出一个可以补救的咒语,一直到他意识到书上有很多魔法或者魔药可以让生命停止呼吸,但是却没有办法起死回生。

Draco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几乎是逃一样的离开了有求必应屋。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他想要逃走,但是却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些破碎的无法拼凑在一起的零散画面。他没有办法控制他的双脚,或者说他任由双脚将他带去一个地方,一个随便哪里,可以让所有人都找不到他的地方。

他一直走到了三楼的那个没有人的女盥洗室里。这个让他莫名安心的地方也终于将他的思绪拉了一点回来。

Draco快速的走到洗手池前,打开那个许久没有人用过的水龙头,看着水流哗啦哗啦的流出来,再也没有忍住哭出了声。

评论(4)
热度(350)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