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20

·20

Draco倒下去的时候,Harry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

那个总是被包裹在考究合身的衣物中的单薄消瘦的身影,在那一阵绿光闪过之后,直挺挺地向后倒去。一直摔倒在地上的水泊中,溅起一片水花。

鲜血渗出来,一大片一大片的红色绽开。Draco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更加苍白,连他的嘴唇也失去了颜色,原本就波澜不惊的灰眸更显得无神而空洞。

也就是这一刻,Harry才终于明白了写在“神锋无影”这条咒语前面的“对敌人”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Harry踉跄了两步,跪倒在draco身边。桃金娘尖叫着跑走了,可是他不在乎。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draco身上,他看到鲜血汩汩地流出来,他看到draco的嘴角似乎勾了起来,他看到draco似乎在说什么,可是他什么也听不到。他多希望这是一个玩笑,就像弗雷德和乔治经常做的那样,等那些血停止流动,就会跳起来,大声嘲笑他:“Happy fool’s day!”

可是draco并没有跳起来。

Harry想要扶起他,可是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我不是……我没有想……”Harry恨自己的手足无措,恨自己的语无伦次。他想要解释,可是所有的解释都显得很苍白。如果要从头开始讲,这将是一个长长的故事,可是Harry惊慌的意识到,他根本不确定draco能不能听他讲完这个长长的故事。他看着draco,甚至不敢眨眼。Harry生怕一眨眼,draco就会消失不见。

斯内普像一只大蝙蝠一样飞了进来,铁青着脸像是没看到Harry一样直接绕到draco身边,完全不顾地上的积水直接蹲下去,用魔杖对着draco的伤口,口中轻轻念着反咒。

Harry完全没有去想斯内普教授为什么会出现,也没有去想为什么斯内普教授懂得治愈的方法——教授们总是有一些厉害的地方不是吗,更没有心情去担心斯内普教授有没有看出这个咒语是哪里来的会不会惩罚他。此时此刻Harry的全部身心,全部精神,都如同他那双绿色的眸子一样,紧紧地盯着斯内普的魔杖,祈祷希望那根魔杖可以拥有最强大的魔力,可以将他做的错事全部抹去。

斯内普脸上浮现出细细的汗珠。一直到咒语念完了四遍,鲜血才终于停止了继续涌出。斯内普将draco抱起来,很快地朝门外走去了,只丢下一句话:“去我办公室关禁闭。”

Harry第一次没有反驳,很听话的去到了斯内普的办公室。Harry原本就是一个情绪丰富的人,此时更是完全无法平静下来。不过他也没有刻意去压抑他奔涌的情感,而是任由那些画面在脑海中反复播放。虽然他并不是很愿意承认,但是似乎他是在有意识的想要把draco的样子印刻在脑子里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看到斯内普走进来了,黑色的袍子上沾染着暗红色的血迹。斯内普在说些什么,可是Harry的注意力没有办法集中,他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对不起,教授……”Harry舔舔干涩的嘴唇,说。“malfoy怎么样了?”

“如果你能在动手前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想他就会没事了。”斯内普无神的双眼盯着他。“现在,Mr.Potter,请告诉我,你从哪里学到的那个咒语?”

Harry没有回答。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从魔药学教室那些脏兮兮的柜子中找到的一本脏兮兮的不知道什么年代什么人用过的魔药学课本上?这太滑稽了。

但是斯内普显然也没有想到等Harry的答案。他直接抽出魔杖,指向Harry:“摄神取念。”

那种恶心的眩晕感立刻像潮水一样袭来。Harry知道应该用大脑封闭术,但是现在的他实在是没有办法集中精力摒除脑子里面的杂念。只能任由斯内普进入他的思维,粗暴地在那些纷乱复杂的记忆中搜寻那条咒语出现的地方。

这种眩晕感并没有持续多久,结束的时候Harry看到斯内普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我教过不少人大脑封闭术,毫无疑问,你是最烂的那一个。”斯内普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既然你的新魔药学课本已经回来了,那么现在,立刻滚回去把从我的旧柜子里拿走的课本放回它应该在的地方。我教了这么多年的魔药课,虽然可能记不清楚那些角落里的柜子里都有些什么,但是这也并不是你把它们据为己有的理由。不要让我说第二次,滚出去。”

从斯内普办公室出来后,Harry并没有按照斯内普所说的去把魔药学课本还回去。事实上连斯内普教授说了些什么他也只听了一半。他完全被自己的脚带着走,一直到停下里,他才弄明白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只是想知道malfoy到底怎么样了。

Harry站在医疗室的门口。这里已经围了不少的人。斯莱特林的一些人站在前面,看起来想要进去探望,其他学院的则是分散在四周,观望讨论着发生的事情。

庞弗雷夫人端着一大盘带血的纱布和绷带走出来,挥挥手喝散围着的学生们,她的神情看起来很疲惫,语气也不和善:“不要围在这里!他需要安静!”

“可是我们想要看他。”潘西尖声说。“他还活着吗?”

“暂时死不了,小姐。”庞弗雷夫人一只手托着托盘,另一只手往外推着学生。“但是我认为现在他需要休息,你们这么吵吵闹闹的对他的恢复并不利。好了,现在,回去礼堂去吃你们的晚饭,然后乖乖的回到你们的床上去睡觉,一切就都会好起来了,快走快走。”

学生们被庞弗雷夫人推搡着,虽然不满,但是也三三两两陆陆续续的离开了。Harry闪身躲进阴影里,看着这些人散去。庞弗雷夫人锁上了病房门,回去自己的休息室了。Harry看着那把锁,他知道只需要一个简单的阿拉霍洞开就行了,可是他的脚却动不了。他害怕惊动庞弗雷夫人,他相信斯内普教授肯定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作为malfoy受伤的始作俑者,他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解释清楚他真的只是想要进去看一看而已。

桃金娘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她扒着墙壁,胆怯地朝四周看,确定没有人以后才很快的穿过门进入到病房里面去了。

——我竟然在羡慕一只幽灵。

Harry无奈地想。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很快的转身离开了。

他没有去礼堂吃晚餐,而是一路回到自己的寝室,从箱子底翻出隐身衣穿上,将魔杖拿在手里,一路又跑回了医疗室。

对庞弗雷夫人用了一个闭耳塞听咒之后,Harry站在了医疗室门前。他忽然开始犹豫了。他只是想要进去看看,但是他完全没有想过进去以后会发生什么。如果malfoy在睡觉,那再好不过了,只要看一眼,确定他还活着,就可以离开了;那么如果……如果malfoy醒着,他应该说些什么?桃金娘对他又说了什么?桃金娘有没有离开?

或许可以不用脱掉隐形衣,就这样进去,然后再这样出来,一句话也不说,甚至假装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Harry深呼吸了一次,对着门锁小声念了一句“阿拉霍洞开”,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了。

 

评论(6)
热度(348)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