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21

·21

桃金娘哭着说了很多,说那些魔咒打在水管上,打在墙壁上,从她的身体中间穿过去,把她吓坏了。她从马桶里逃出去,想要找人来帮忙,可是又不知道该找谁好——没有人会相信永远在哭泣的、胆小的桃金娘,他们都只会以为又是有淘气的低年级学生向她身上丢东西,然后大声嘲笑她——她顺着水管游荡,直到看到路过门口的斯内普教授,她很怕斯内普教授,但是她没有办法,只好鼓起勇气去喊他。

“还好他相信了我,还好你还活着。”为了不惊动庞弗雷夫人,桃金娘的声音压的很低,再加上她止不住哭泣,讲的话很多,导致听起来阴森的诡异。“虽然我并不介意你来跟我分享盥洗室……但是我直觉觉得你不会成为幽灵……”

“谢谢你,桃金娘。”draco强忍住睡意,尽量表现出有礼貌的样子。但是天知道,他真的困极了。从看到斯内普教授的时候起,他就忍不住想要睡觉。而当他被放在医疗室的病床上时,他真的忍不住要睡过去了。但是庞弗雷夫人制止了他。她一边手脚麻利的处理他的伤口,一边尖声叫着让他保持清醒。其实他真的很感谢庞弗雷夫人禁止别人来探望他。他现在就像吸血鬼害怕见到太阳那样害怕见到其他人,害怕被问来问去,他并没有时间去编撰出前因后果,这件事太复杂了,他一时半会真的没办法自圆其说。况且他真的很困。

但是桃金娘是个幽灵,庞弗雷的夫人的门锁挡不住她。而且不管愿不愿意,她都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draco不得不继续打起精神听她讲话,不过还好,桃金娘只是自己在讲,并没有要询问的意思。

“我说的好像太多了。”桃金娘似乎看出了draco眼睛里面的困意,有点不好意思。“真对不住,我似乎总是喋喋不休,一般总会有人打断我——你知道,丢东西什么的……谢谢你还肯听我一直说……我真是太烦人了。”

“没关系。”draco微笑着摇摇头。“我并没有觉得你烦人。”

“真的很抱歉。——你休息吧,我以后再来看你。”桃金娘有点害羞地捧着脸,很快的转身离开了。

Draco长出了一口气。轻轻闭上眼睛。

可是并没有像他想象的一样很快就睡着。在倒下去的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会就此丧命,现在被抢救回来了,他竟然觉得有一点……失落?

“原来只是死亡真的并不能配上‘地狱’这个词。”draco回想起布莱斯的那瓶小毒药,轻声自言自语。

在预知到死亡会降临的那一刻,他真的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像是在魔鬼草中极力挣扎几乎被勒死的人忽然停止了动作,慢慢从魔鬼草中滑落下去一样。

劫后重生的draco并没有劫后重生的愉悦感,他现在什么都不愿意想,他想要睡觉——可是该死的,当他终于能睡觉了,睡神却仿佛又离他而去了。

门锁发出“咔哒”一声轻响。很轻很轻,轻到几乎没有。但是在这样宁静的病房里,即使是一根羽毛落下的声音也会被听到。于是draco眯着眼睛,就着从窗户里面落进来的微弱的月光,看着门的方向。

房门被打开了一条小缝,很快又关上了。屋子里还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就好像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门被夜风吹动了一下而已。

Draco收回目光,看着天花板。顿了一会儿,才轻声说:“Potter。”

Draco其实并不是很确定。他只是感觉。不过就算错了也没有关系不是吗?如果他猜错了,那么病房里也就反正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但是原本平静的空气出现了皱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绿眼睛的救世主就出现在了他的床边。

“隐身衣,这真是个好东西。”draco点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不过隐身衣并不能隐藏声音。庞弗雷夫人会发现你的。”

“闭耳塞听咒。她听不到。”Harry说。但是还是将隐身衣拿在手里,以便于可以随时披在身上。

Draco沉默了一下:“或许可以来点光。”

Harry小声念了一个“荧光闪烁”,魔杖顶端便出现了一点绿色的光,照亮了一个小小的范围。于是他看到了半躺在病床上的draco,也正在看着他。

“上次我们在这里见面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还是你。真有趣,不是吗。”draco故意用轻快的语气说。“还记得你当时怎么说的吗?——你说,如果是我躺在这里的话,你是绝对不会来探望的。——救世主食言了。”

Harry没有理会他语气里面的揶揄:“你还好吗?”

“好的不能再好了。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还有特制的晚餐。”draco弹了一下床头的一只小银杯。“庞弗雷夫人还给我吃了糖浆。”

“我很抱歉,”Harry终于说。“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后果,我只是……”

“失手了。”draco打断了他。“但是你并不用抱歉,我没有怪你。”看到Harry眼底的困惑,draco干笑了两声。“我说过不介意你来阻止我,忘记了吗?——虽然你阻止的手段是有点过于激烈了,不过没关系。我甚至觉得你下次可以下手更重一点。”

Harry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甚至摸不准draco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气话。

“我说不用抱歉!该死的我没骗你。我不需要一个格兰芬多的道歉。”draco终于用了他平时的、带着掩盖不住的嫌弃的语气。“你不是一直在好奇我在做什么吗?我可以告诉你,我在做一件很可怕很可怕的事,比起这件事,我宁愿去死!”

“你怎么可以……”Harry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draco的情绪忽然这么激动了起来。但是他还是努力让自己语气平复下来。“我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见过……死亡。夜骐是很温顺的动物,但是人们不想看到它们是有道理的。”

“看起来在这方面你很有经验。”draco抬起眼皮,眼睛里面不加掩饰的轻蔑。“但是你不用跟我说,你的故事流传的够广了——以至于我不得不听着你的故事长大,但是恕我直言,我并不觉得你父母的死亡给你造成了多么大的心理阴影。就像我不相信你还能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一样。”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你说的没错。我父母死去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我确实不记得了。如果能记得,我也不用这么多年都生活的云里雾里。”Harry深呼吸了一次,试图不去讨论自己父母的事情。他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跟draco吵架。“事实上我是不久前才能看见夜骐的。我看着塞德里克死去,就在我面前。”

Draco顿了一下,他没有想过这件事。但是被Harry一说,他也立刻想起了四年级火焰杯结束时候的那个场景。

“好多人说是我杀了塞德里克,我没有办法反驳,毕竟我没有证人,也没有证据。就算我说我当时还没有办法用死咒,但是有用吗?没有人会在意。”Harry有些泄气,但是语气很快就转变了。“但是我知道你会相信我的,毕竟你父亲当时在现场。”

Harry话音刚落,Draco的手倏然抓紧,床单被他握出数不清的褶皱。Draco垂下眼眸,声音低了下去:“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讨论你父亲的事情。”Harry说。“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死亡并不是一个能随便说出来的词。我看着塞德里克送命,一点办法都没有。我看到了他的灵魂,请我把他的尸体带回去给他父亲。见到他父亲的样子,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

Draco没有说话,他甚至没有去看Harry。月光是从他背后照进来的,Harry看不到他的表情。

“很抱歉说了这么多,”Harry耸了耸肩。“其实我没想过会……说这么多。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有没有事……以及,我想为我不成熟的行为道歉,我不是真的想要伤害谁……我们是同学,不是吗?”

Draco垂着头。他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情被Harry一席话说的再次起了波澜。他忽然想起了他自己的父母。他开始懊悔,为什么他竟然那么愚蠢地认为死亡可以解决一切。死亡解决不了。或者说没有什么可以把他彻底从困境中拖出来。他能做什么?他除了服从什么都做不了!

Draco懊悔自己的软弱,懊悔自己的无能为力。他看着Harry,天选之子,救世主,所有人的希望,他忽然很愤怒,很恼火。Draco冷笑一声,语气尖刻起来:“对,我们是同学,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站在过一边,忘记了吗?救世主?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我们永远都是对立的。你是救世主,从一出生就是。我是食死徒的儿子,你为什么会确信我不会成为食死徒呢?难道你想要拯救我吗?为了不负你救世主的名誉?”

“你好像有点太激动了。”Harry完全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但是他隐约觉得自己或许先离开比较好。他披上隐身衣,准备离开了。“如果又不小心说错了话,希望你不要在意——你需要好好养伤。我先走了。”

Draco看不到Harry了。但是他直觉觉得Harry是要离开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完全不顾教养跟一直以来压抑的情绪,几乎是竭尽全力的冲Harry的离去的方向咆哮:“我不需要怜悯,同情,或者说教!如果你真是那个传说中的愚蠢的救世主,就赶快来阻止我!否则我一定会在那之前杀了你!我保证!”

打开的门顿了一下,才缓缓的关上,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Draco重重地摔在枕头上,他轻轻闭上眼睛,一颗眼泪从眼角无声无息的落下。他的嘴唇轻轻蠕动着,像是梦呓一般喃喃自语:

“阻止我。plz。”

 

评论(8)
热度(381)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