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22

·22

Draco的突然失控让Harry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他究竟是不是像draco说的那样,只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自我认同才想要去“拯救”draco。Harry内心深处是否定这个假设的,然而他找不出更多的证据以及自己真正的目的。

其实被这样误解也是没办法的,不是吗。

Harry揉着乱糟糟的头发,有点泄气的想。他跟malfoy家那个金发小子势不两立似乎是人人都认可的事实,甚至一直到不久以前连Harry自己都是这样认为的。似乎冥冥之中他们就是应该对立,就是应该水火不容,可是为什么现在自己的心情总是空荡荡的,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Harry想。

是从塞德里克的死开始的吗?是因为终于亲眼看见了死亡降临在同伴身上,那种后悔,那种震惊,那种难以抑制的不愿屈服的感觉,才促使自己一门心思的想要阻止draco,才使得自己在错手伤了draco以后这么难过,这么懊恼的原因吗?

只是怕draco变成第二个塞德里克吗?是这样吗?

Harry抱着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寝室里其他同学早早的就都睡熟了。此起彼伏的鼾声衬托的夜晚更加的安宁。

可是draco和塞德里克不一样。

塞德里克聪明,勤奋,勇敢,忠诚,优秀,是火焰杯选出来的真正的勇士,是霍格沃茨的骄傲,是任何人第一眼都想要去结交的好朋友好伙伴。但是draco呢?

Harry想起第一次见draco的情形。十一岁的draco衣着华贵得体,语气自信又傲慢。他把那只白皙纤细修长的手伸出来,灰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无法抗拒的光芒:“你需要选择真正的朋友。”

“我需要选择真正的朋友。”时隔五年后的Harry轻轻重复着这句话。是什么让他拒绝了那只手的主人?

是因为他对罗恩的不屑一顾嘲讽?是因为他周身掩盖不住的傲慢?还是酷似达力的嚣张跋扈?

所以会有想要救他的心情,就像是当时想要从摄魂怪手中救下达力一样?只是不想再看到身边有人离去,不想在面对伏地魔的时候痛恨自己无能为力?

不,不是这样的!

Harry用被子蒙住头,让自己镇静下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他看不到的时候,draco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他的身形比以前更加修长更加消瘦,脊背总是挺直着,沉默的时间也更长了。那双原本总是神采奕奕的眸子也越来越空洞。Harry想起偶尔对上那双眼睛,总觉得似乎有千言万语在里面,可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又什么都没有了。Draco变的更加克己,更加不苟言笑。像是那些古老的雕塑一样,神秘莫测。

对,神秘。

Harry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看着屋顶,眼前似乎闪烁着许多珍藏已久的画面。

他想起秋·张。那个神秘而美丽的异国女孩子。她聪明,智慧,走到哪里都会引起瞩目。许多人追求她,许多人想要得到她。Harry也是其中一个。可是当他终于能靠近她,才发现她的敏感,她的脆弱,她的晶莹剔透的眼泪。他想要努力去读懂她,可是怎么也猜不透她的神秘莫测,她像是一缕飘忽不定的轻烟,他抓不住她。

Harry抬起自己的手掌,怔怔地看着。他没能留住秋,但是他并不后悔。他明白自己急躁的、大大咧咧不计后果的性格是没有办法仔细的呵护好像秋一样精致的水晶花瓶的,所以他也只是有些遗憾而已。但是draco……

Harry猛地坐了起来,动作太大以至于床被他撞的发出了一声并不小的声音。

旁边罗恩显然被惊醒,懵懵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受到惊吓的惊恐:“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只是……一个不太好的梦。”Harry赶快说。听到解释的罗恩点点头,继续倒下去睡觉了。不一会儿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Harry自己也轻轻地躺了下去,防止再有人被他惊醒。可是他自己却心跳不止。

梅林啊,他竟然吧malfoy跟秋·张放在了一起?难道其实在他最深处的潜意识里,那种不想失去draco的心情,其实是跟不想失去秋的心情是一样的?

“这不可能,这太可怕了。”Harry闭上眼睛,祈祷自己可以尽快入睡。“这不可能,没有人会相信的。”

 

**

 

有些念头,就像悄悄点燃的火焰,只要星星一点,就足以燎原。

Harry不断地提醒自己这太荒谬了,可是却怎么也没有办法把相关的所有信息从脑海中移除。他克制不住去偷偷看望draco,穿着隐身衣站在墙角,静静地看着病房里发生的一切。

庞弗雷夫人解除探望禁制以后陆陆续续有斯莱特林的学生前来看望draco。Draco安静地听他们讲话,得体地朝他们微笑,周身闪耀着那专属于他的矜持与疏离。更多的时候,病房里只有draco一个人。他安静的看书,优雅地吃东西,或者什么都不做,就只安安静静的发呆。

Harry再也没有见过他失控的样子。仿佛自己那天见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一样。他还是那个完美的、高高在上的、令人讨厌的、天生的斯莱特林。

Draco又回到他那个完美的壳子里去了。

Harry的噩梦更加连绵不绝了。除了总是被迫在梦中与该死的令他厌恶的伏地魔的思想交汇,他还梦到draco。梦到draco的时候背景总是一片白茫茫,draco站在很远的地方,他怎么追也追不上。有的时候好容易追上了,背景就会突然变成遮天蔽日的黑暗。梦里的Draco露出那招牌的疏离的微笑,对他说:“你阻止不了我,我会杀了你的。”

然后Harry就会大汗淋漓地惊醒。

“听着,Harry,你不能再这么没精神下去了。”赫敏忧心忡忡地看着他的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你应该明白,那不完全是你的错,你并不知道那个咒语的后果不是吗?庞弗雷夫人说malfoy很快可以出院了,况且你也受到了惩罚,你被扣掉了五十分,我以为这件事已经可以过去了。”

“不只是这样,赫敏……你不会明白的。”Harry揉着额头。邓布利多教授要求他对朋友一定要坦诚,因为他们可以帮助他解决很多事。事实上没有他们他确实没有办法走到现在。可是这件事,他真的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他们,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他们。

“或许吧。”赫敏倒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如果你愿意说的详细一点,我不觉得有什么事是我不能明白的。”

“我觉得赫敏说的对。你可以试着跟我们讲一下,总是憋在心里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不是吗。”罗恩附和。“相信我,没有人比我更希望你早点恢复正常了——你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

“抱歉……”Harry很不好意思。“是不是打扰到了你……”

“你说呢。”罗恩白了他一眼。“你可能不知道你每次惊醒动静有多么大。再不赶快恢复正常,估计很快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做噩梦的事了。”

“那好吧。”Harry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我告诉你们——虽然我还是不能确定你们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但是你们一定要帮我保密。”

 

 

评论(8)
热度(358)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