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24

·24

Draco是在傍晚的时候收到消息的。当时晚餐已经结束了,所有学生都回到了各自的公共休息室,准备睡觉了。

Draco一个人坐在寝室里,一只很小的猫头鹰从打开的窗户里飞进来,落在他的手上。它的腿上绑着一小卷羊皮纸,亲昵地在draco手指上啄了两下。Draco将那个小小的纸团解下来后,它就很快地飞走了。

Draco很快的看完上面的内容,轻轻挥动魔杖,那个漂浮在空气中的纸团燃起了浅绿色的火焰,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终于要开始了吗?

Draco和衣躺在床上,静静地等着夜晚的降临。

信息是霍格莫德猪头酒吧的老板娘送来的,draco不知道她是叫做罗斯伯塔还是罗斯爱塔,他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面浪费精力。但是他隐约也知道,是贝拉特里克斯做的,她之前去了一次霍格莫德,用了一个夺魂咒——draco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那位大人的命令,她更喜欢的是钻心咒。贝拉克里特斯喜欢看人被她折磨地痛不欲生的样子。

Draco按住自己的心口,下意识地抿住嘴唇。

至少他不觉得那有什么好看的。

夜幕缓缓降临了,所有人都爬上了床,准备入睡了。夜晚平静地就像是已经过去了的每一个夜晚一样,没有人意识到危险就要降临了。

Draco站起来,从桌子上拿起他的魔杖。

他也曾无数次地预想过如果他放弃了会怎样,就像那些可怕的梦境中反复出现过的那样——他没有去接那个羊皮纸团,或者是没有去有求必应屋,就像每一个安详的夜晚那样,沉沉的睡去,可是在所有的那些梦里,他都没能看到曙光的降临。

——如果可以有万分之一的机会。

他小心地想。然后他走出去了,轻轻关上了门。

 

**

 

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连幽灵都没有碰到一只。Draco很快地走着,忽然停住脚步,像是思考了一下,转过转角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了。

当draco的背影在走廊里消失的时候,一直悄悄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的身影也停下来犹豫了一下,然后也跟着走进那个转角,但是很快就停住了。

Draco的魔杖抵着他的下颚,迫使他从黑影中露出来。

“晚上好,我还从来不知道你有跟踪人的习惯。”draco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声音没有一点感情。“或许你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不在床上的原因,克拉布先生。”

没有料想到自己会被发现的克拉布显然吃了一惊,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了。他不敢低头,只能用眼睛的余光向下瞟着draco的魔杖尖,咽了好几口吐沫,才鼓起勇气说:“你总是不肯告诉我们你在做什么,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决定自己过来看看?不得不说,对于今年你忽然长了脑子这件事我是很欣慰的。”draco死死地盯着他。“但是是什么给了你信心认为我一定会像个瞎子一样看不到你那硕大的混血巨人一样的身体?”

“我必须这么做!malfoy!”克拉布涨红了脸,忽然尖叫起来。他嘶吼出draco的姓,让draco忍不住皱眉。但是克拉布显然没有理会,他只是尖叫着说。“黑魔王为什么会选择你?我父亲是食死徒,是黑魔王忠实的仆人!我们一家都对黑魔王忠心耿耿,为什么他却选择了你?!”

“如果你想要被选中的话,至少也应该用你那愚蠢的、刚长出来的脑子想一想,稍微把音量给我放小一点!”draco心烦意乱地握着魔杖,准备放一个静音咒,但是就只是一瞬间,克拉布向后跳了一步,逃脱了draco的攻击范围。

“现在我们一样了!昏昏倒地!”克拉布尖叫着,拿出魔杖挥向draco。Draco赶紧给自己做了一个铁甲咒,挡掉了这个虽然不是很强但也足够可以伤到人的攻击。

然而就在draco准备用一个昏睡咒放倒这个又一次举起魔杖的碍事的家伙的时候,克拉布已经软软地摊下去了。

“从晚餐的时候就觉得他不对劲了。看不出来野心还挺大,不知道是他自己的主意,还是他父亲教给他的。”布莱斯从后面闪出来,正用一块手帕仔细地擦着手。

“我希望你后面不会再有人冒出来了。”draco看着他,沉声说。

“这你可以放心,我又不是这个愚蠢的可怜虫。”布莱斯用脚尖踢了踢克拉布的身体。问。“帮人帮到底。你希望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呢?用个死咒试试?我刚学的。”

“不!”draco根本来不及思考布莱斯跑去哪里学的死咒,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看到布莱斯脸上诧异的表情后,才发觉自己似乎有点激动了,于是努力恢复正常的声音。“不,我是说,不用——其实,只是要一个失忆咒就可以了不是吗?”

布莱斯看着draco,眼神里感情很是复杂:“只是失忆咒?——他刚刚可是想要冲你放死咒来着。”

“他只是用了昏昏倒地……”draco说完,自己也有点不确定。毕竟他也并不知道克拉布第二个咒语想要用哪个……况且,他也确实看到了一点绿光,虽然他很不愿意去深究那究竟是哪个魔咒——但是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再说……他……怎么可能会用死咒?毕竟那个咒语并不是谁都可以用成功的,不是吗?”

“看来你对死咒的误解还真是不一般的深。”布莱斯并不想继续跟他纠缠这个问题了。他揪着后脖领子把克拉布从地板上提起来,顺手给了克拉布一个夺魂咒。“我猜你的时间应该不会很充裕,这个人交给我,快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布莱斯!你用了不可饶恕咒!”draco并没有离去,他惊讶地看着布莱斯,想起不久前这个人还在劝说自己不要随便用黑魔法,可是他自己却这么轻易地用了不可饶恕咒!对自己的同学!“你怎么能……”

“不可饶恕咒不是一定要有多么深厚的魔法能力才能用出来,更多的时候其实只是看施用者到底有没有用的决心而已。Draco,你得小心每一个人,哪怕是克拉布这样的。”布莱斯一只手提着克拉布,一边对draco说。“我会带克拉布去礼堂,克拉布会把所有人都引到礼堂里面去,再然后所有人都会知道克拉布是那位大人的内应。希望你动作可以快一点,我并不觉得大家可以一直被骗下去。”

“布莱斯……”draco忽然语塞。他似乎有一点看不懂眼前这个同伴了。

“快点去吧。”布莱斯拎着克拉布朝相反的方向走去。“只是从此以后,我们可能要分道扬镳了,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我不知道这个决定对不对,但是,希望你自己可以保重,draco。”

 

**

 

Draco打开消失柜的柜门的时候,贝拉克里特斯已经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你怎么那么慢!是想要憋死我吗?”

“夜晚总是会发生一些不可控的事。”draco皱着眉看着陆续从柜子里出来的狼人芬里尔·格雷伯克、阿米库斯和阿莱库斯,还有他们身后陆陆续续的人。“我得到的消息里没有说会来这么多人。”

“亲爱的,那是因为大家都希望来亲眼见证你的伟大时刻。”贝拉克里特斯在他脖子后面吹了一口气。“有我们帮你,你可以放轻松一点。”

“你们最好不要坏我的事。”draco冷眼看着他们,转身就走。“在那之前,或许你们需要先解决下霍格沃茨的守卫——相信我,他们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好对付。”

 

 

评论(4)
热度(343)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