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25

·25

贝拉特里克斯尖锐的笑声刺穿了原本宁静的霍格沃茨的夜晚。一道绿色的闪光划破了原本安宁的夜空。Draco只要稍稍侧头,就能从走廊的窗户看到外面高悬的黑魔标记。猪头酒吧的那个不知道叫做罗斯伯塔还是罗斯爱塔的老板娘的猫头鹰已经送来第二个羊皮卷。邓布利多教授回来了,他必须要快一点。他从来没有这么迫切地想要见到他的校长。与他看起来还算是冷静的外表比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简直快要爆炸了。他很难受,可是他找不到难受的源头,他不知道应该怎样让自己好受一点,他觉得他应该去见邓布利多教授——potter平时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Draco急匆匆地赶到天文塔,他知道他的时间不多,贝拉特里克斯他们不会与守卫们纠缠太久的。——虽然他一路上都在暗暗期望会有一些睡的不是那么死的人能跳出来,发现这里将要发生的事,然后……

然后?

Draco摇头把这个念头赶出去。他不知道然会会怎样,他现在已经够乱的了。

但是当终于踏上天文塔的楼梯的时候,他的脚步却不由自主地放缓了。Draco按了按自己的心口,让自己不要心跳的那么快。他很紧张,一路上他的脑海中都在反复预演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然而终于快要到了,他却发现自己的大脑变成一片空白了。这简直太可怕了。同时他也惊慌地发现,他忘记考虑了另外一种情况——他并不知道邓布利多教授会怎么看待他,他不确定邓布利多教授会不会在一见面就先对他动手。他没有把握可以赢得邓布利多教授。虽然事实上并没有人能承认自己可以赢得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教授不会对他的学生动手的。但是现在的draco并不肯定,邓布利多教授还会不会将他当做一名学生,或者跟其他人一样,将他当做一个——虽然他确实是——食死徒。

这会带来不同的结果的。

Draco想。他伸出手,推开了门。

“晚上好,DracoMalfoy。”邓布利多半靠在栏杆上,微笑着看着他。背后天空中高悬的黑魔标记亮的刺眼,那个巨大的骷髅头仿佛正在狞笑着看着所发生的一切。

“只有您一个人吗?教授?”draco握着魔杖,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里汗涔涔的。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邓布利多示意了一下背后的黑魔标记。“虽然并不喜欢这个图案,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确实足够醒目。——看样子你似乎带来了不少客人?他们在哪里?”

“在楼下。估计很快就会上来了,教授。”draco深吸了一口气。“我愿意相信您或许已经知道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

“哦,我当然知道。事实上,我知道的或许比你猜的多一点。”邓布利多眨眨眼睛。“你没有跟客人们一起,而是独自来见我,或许我们可以谈谈——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晚上会出现在这里的?”

“总是有办法的,不是么,教授?”draco稍微垂下眼睛,似乎不太愿意谈论这个问题。“除了霍格沃茨,我不知道还有哪里是安全的。——事实上,我也不确定霍格沃茨是否安全。”

“我很同意你的这个观点。连一名学生都可以把食死徒带进城堡,作为校长,对于霍格沃茨的安全问题我实在是难辞其咎。”邓布利多似乎在思考,他顿了一下,说。“啊,我想到了……可爱的罗斯默塔……她中夺魂咒多久了?是你施的咒语吗?”

“大概三个月吧。自从贝拉特里克斯去了一趟霍格莫德之后。”draco说。“教授,您知道我今天来是要做什么。可是……恕我直言,您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我不得不承认我低估了你。不过鉴于你之前做的那些事——项链或者蜂蜜酒——你应该知道我几乎不可能喝那瓶酒——说真的,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在闹着玩一样。”邓布利多说。

Draco瞪大了眼睛,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显现出了被压抑着的但是依然显而易见的愤怒:“只是闹着玩?我不敢相信您会这样说——差点有两个您的学生因此死掉!”

邓布利多没有立即说话,他微微侧过头,饶有趣味地看着draco,带着一点探究的目光。忽然,他将双臂展开,做出一个完全不设防的姿势:“draco,我就在这里,在你的面前。或许你可以试着完成你的任务。”

Draco震惊地看着邓布利多。虽然draco自己也说不清刚刚为什么会生气,因为什么而生气,他以为邓布利多或许会告诉他,但是显然他没有猜到邓布利多会说这样的话。

Draco手里的魔杖因为主人的紧张而微微颤抖着。它指向本世纪最伟大的巫师,而这位最伟大的巫师或许会死在这支魔杖之下。邓布利多静静地等待着,用鼓励的微笑着看着他的学生,就好像只是一堂寻常的魔咒课一样。

Draco的呼吸急促,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忽然将拿着魔杖的手臂垂了下来,低着头不愿意看邓布利多。他的额头上有一层细细的汗珠。

“我很遗憾。”邓布利多叹了一口气。“但是draco,你不是个适合杀人的人。”

Draco攥紧魔杖,咬了咬牙:“我差一点就——”

“可是你没有。更糟的是,你还为差点杀掉两个人而后悔。”邓布利多打断他。

“我没有。”draco否认着,但是语气已经软了下来,近乎哀求。

“你有。”邓布利多斩钉截铁地强调。“draco,如果你不在意,你就不会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念念不忘。对于一个坏人来说,杀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即使不是坏人,如果是一名合格的战士,对于杀掉敌人也不会心存悔意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能站在战场第一线的人,无论好坏,他们在意的都只会是自己的目标,而不是个别人的牺牲,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有一些牺牲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这是你不能明白的。Draco,你不适合做一个坏人,你甚至没有办法站上战场。你杀不了我,也杀不了任何人。”

Draco咬着嘴唇,将左手臂袖子慢慢地卷起来,那个栩栩如生的黑魔标记出现在了月光中:“但是教授。我确实是个坏人,也确实需要站上战场。我需要杀很多人,迟早。”

“哦。”邓布利多看着那个烙印,显然并没有想到。“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以为你的年纪还不到——斯内普也并没有告诉我这件事。”

“他当然不会告诉您。他跟我一样。”draco将袖子放下来。“我们效忠同一方。”

“关于这个我可能不太同意。”邓布利多教授摇摇头,转开了话题。“那么,你打算怎么完成你的任务呢?”

“我不知道,教授。”Draco说。“我一直在努力,但是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这种事努力不来的。”邓布利多摇头失笑。“既然你的客人们还没有过来,不如我们可以来上最后一课。或许你有什么问题你的教授可以帮助你?”

Draco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我有很多问题,教授。我困扰的事情很多。可是我不知道应该怎样问。”

邓布利多静静的听着,示意他继续。

“今晚您……会安全离开么?”draco鼓起勇气,问。

“这我可说不好。”邓布利多耸肩。“你应该知道,这并不取决于我。——不过我还是可以猜测一下,应该希望不大。”

“希望不大?”draco震惊的看着他。

“孩子,我不能让我的学生任务失败不是吗。”邓布利多含笑回答。

“可是……”draco声音急转直下,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轻声问,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那位大人……他会失败的,对么?”

“当然。”邓布利多点头。

“可是如果……”draco吞下了后面半句关于邓布利多是否能安全离开的话。“……那么,他会怎么失败?”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一切没有发生的事情都不会有确定的答案。”邓布利多摇头。“但是,总会有人去结束一切的。”

“是……Potter吗?”draco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问。“HarryPotter?他可以被相信吗?”

邓布利多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我以为您可以告诉我。”draco似乎放弃了这个问题,他微微闭了闭眼睛,鼓起勇气看向邓布利多。“教授,我走在一条可怕的路上。——虽然不是我的选择,但是这真的是一条糟糕的路。”

邓布利多稍稍偏头,似乎想要听的更清楚一些。

“我看过很多禁书,看过很多黑巫师的传记,那些图片、还有描述,确实都很可怕,但是我并没有被吓到。直到——我看到了夜骐。”draco深吸了一口气。“——那些动物确实很温顺,但是我不愿意见到它们。教授。我很不安。”

“那么,为什么不停止呢?”邓布利多问。“在今天之前,霍格沃茨一直都很安全。如果你停止了,也不会有危险的不是么。”

“我不能。我看到了很多失败者的下场,我至今不知道我父母的真实的信息。”draco有意识地放慢语速,以免再次激动起来。“我想过去拜访您,可是我不敢。您知道我的任务,我不敢确定贸然去见您会不会……教授,我不敢做太多的冒险。”

邓布利多沉默了一下。他叹了一口气,说:“这是我的失误,或许我能早一点发现……你可能真的不适合做这件事,你太胆小了。也是我所没能料到的。Draco,你跟我想象的似乎有一点不一样——你这样很容易会陷入两难的境地。”

“教授?”Draco疑惑地看着邓布利多。“我不明白……”

“我不是在指责你。或许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比你想象的要善良的多。”邓布利多说。

但是Draco摇头:“我不这样认为。我更愿意承认,我是胆小。”

“对,你是很胆小,以至于你完全没有胆量去阻止自己。你明明知道你在做的事是什么样的,可是你却没有办法停下来。”邓布利多继续说。“你没有办法从中获得快感,你的不安、煎熬、你的所有阻力,其实都来源于你内心令人不可思议的善良。”

“恕我冒犯,您的这些话听起来就很不可思议。”draco咬咬下唇。“我是一个斯莱特林……”

“我知道,我知道。孩子,我遇到过很多斯莱特林。”邓布利多点头。“每个人都很不一样,如果非要给他们定一个性,那大概就像世人看到的那样,冷漠,无情,明哲保身或者别的什么词,大多数时候还会把自己搞定很不招人喜欢……但是我也见过很勇敢的斯莱特林。每个学生或许都会被他的学院所影响,但是最真实的个性是不会那么轻易就发生改变的。即使伪装的再好,也只是隐藏,不是消灭。”

Draco看着他:“那么,我应该怎么做呢?教授?”

邓布利多沉默了。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他的计划很完美,以至于他再也没有时间去更多的考虑、教导draco。事实上一直到今天之前,他对于draco还只是停留在同情,一枚重要但可悲的棋子,或许过了今晚就会变的可有可无的棋子,不知道还能存活多久的棋子。但是他不在意。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想要达成目标的人,是没有办法去在意有多少不必要的牺牲的。他也像很多人一样,对于这个小malfoy也只停留在“斯莱特林”这个词上面,却忽视了一些别的东西。

毫无疑问,Draco是一名优秀的斯莱特林。他胆小又细腻,坚硬的带刺的外壳下面却包裹着最纯净的善良。邓布利多没有办法预测未来,但是他知道有一些斯莱特林,他们有多懦弱,就有多坚强。

邓布利多遗憾地叹了一口气:“draco,我开始后悔了。或许我应该早一点找你谈一谈。”

楼梯上传来很快的脚步声,还有贝拉克里特斯尖锐的笑声。Draco不安地朝背后看了看,手里的魔杖攥的更紧了。

“看来我们没有什么时间可以聊天了。”邓布利多压低了声音。他将手里的魔杖朝draco抛过去,看着draco惊慌失措地接在手里。“镇定下来!很多时候救人与自救是并行的,即使是在夜晚中迷路的人也要努力促成启明星的升起不是吗。再勇敢一点!相信霍格沃茨,相信你在这里学到的一切,相信你的教授和朋友,相信你的心所告诉你的一切。”

 

评论(7)
热度(379)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