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26

·26

邓布利多话音刚落,门就被粗鲁地撞开了。

“啊哟瞧瞧,瞧瞧。”贝拉特里克斯扭着腰肢走进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的形态越来越像一条真正的蛇了——带着她那越来越阴阳怪气的语调。“还真是怀念呢,晚上好,教授——啊,现在应该喊您校长。”

“这应该是你毕业以后第一次回来霍格沃茨吧,只不过这种形式可不太友好。”邓布利多点点头,微笑着说。“那个时候你还只是个姓布莱克的小女孩……真是久远的记忆。”

“不过我今天可不是来跟你叙旧的。”贝拉克里特斯狞笑着,眼睛扫过屋子,在draco手里握着的邓布利多的魔杖上面停留了一下,又转回到了邓布利多身上。“哎呀,真是不凑巧,看来教授你真的是老了,连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都打不过。”

“你说的没错,但是比起刻意地去追求永生,我觉得还是自然地衰老比较好。至少还能保存完整的灵魂。”邓布利多似是无意地提了一句,之后目光绕过贝拉克里特斯向她身后看去。“不介绍一下客人们吗?”

“我们见过的。”格雷伯克舔舔嘴唇,嘿嘿笑着。

“啊,我有印象。”邓布利多点点头。“毕竟我见过的狼人也不是很多,更何况你是个百分之百的狼人。”

格雷伯克用力地在空气中吸了两口气,脸上浮现出贪婪的表情:“我喜欢这个地方——到处都是孩子。”

“我很遗憾。但是我还是要说,这里真的很不欢迎你。”邓布利多摇摇头,又继续看其他人。“你们呢,又是谁?”

“你在拖时间吗?要等什么人来吗?”贝拉特里克斯忽然打断了他。“等谁?你的那些愚蠢的追随者?还是等这座城堡里你的学生们醒过来来救你?”

“我的追随者可不愚蠢,贝拉。其实我觉得你可能搞错了愚蠢这个词的定义,显然伏地魔并没有教过你词语的正确运用。”邓布利多说。“或许我记错了……你真的毕业了吗?”

“你们当然愚蠢!蠢不可及!你们竟然想要违抗黑魔王大人!”贝拉特里克斯像是被冒犯到了一样,歇斯底里地喊。“黑魔王大人才是对的!所有的泥巴种、麻瓜都应该下地狱!”

“你是个纯血统论者,贝拉,不用强调了,我一直都知道。”邓布利多还是一如既往的声音跟声调,只是多了一丝微不可见的遗憾。“虽然汤姆一直很避讳,但是他自己就是个混血啊……”

“闭嘴!闭嘴!”贝拉克里特斯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汤姆”是指谁,立刻尖叫了起来,伸手在draco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动手!快动手!杀了他!杀了他!”

Draco被她推的一趔趄,向前走了几步才稳住脚步停了下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把魔杖举起来,指向邓布利多,可是他的喉咙干涩的厉害,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滑腻腻的几乎要握不住魔杖柄了。

“你在等什么?杀了他!”贝拉克里特斯歇斯底里地大喊着。

“还是我来吧……”格雷伯克鄙夷地看了draco一眼,就要向邓布利多走去,但是被贝拉克里特斯一个恶咒打了回去。他捂住差点被打到的手臂,怒视着贝拉特里克斯“你!”

“主人说了必须malfoy动手,你没听吗?”贝拉克里特斯恶狠狠地瞪他。“如果谁都可以动手的话,轮到你在我前面吗?”

格雷伯克撇撇嘴退了回去,不再说什么了。

贝拉克里特斯转过目光继续瞪着draco,声音放低了,但是依旧阴森的可怕:“你在等什么?亲爱的?张嘴,只要一个阿瓦达……你学过的,不是吗?”

Draco感觉此时的自己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一样煎熬。邓布利多的魔杖在他手里,屋子里的所有人都以为是他夺下了邓布利多的魔杖,邓布利多赤手站在那里,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丝毫不设防。对于他能杀掉邓布利多这件事,此时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没有丝毫的怀疑。

但是draco知道他不能。他死死地盯着邓布利多,妄图从他的表情或者眼神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看出一点端倪,看出一点能指导他应该怎么做的信息。然而他什么都没能看出来。

“你在等什么?”贝拉特里克斯朝draco慢慢地走着,细长的眼睛眯起来,闪烁着蛇一样的精光。她的声音变低了,甚至比平时还低,就像是耳语一般,像触角一般滑进draco的耳朵里。“你在犹豫?draco,你想要背叛主人?”

手臂上的黑魔标记像是有感应一般地刺痛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draco忍不住皱眉,他几乎是在一瞬间脱口而出:“我没有!”

“证明给我看。”贝拉特里克斯抽出魔杖指向draco。“动手。”

 

**

 

已经快要接近午夜了。夜风挟裹着凉意在城堡的缝隙中间穿梭。

但是draco感受不到丝毫的凉意。他甚至觉得空气都变的胶着了。他感受到汗水顺着他的脖子一直流到领子里面,无声无息,但是却真实的可怕。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走神,可是他忍不住。他的魔杖对着他的校长,他的周围站着食死徒们。然而他的脑子里却回马灯一般地迅速回闪着有关霍格沃茨的一切。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可是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他希望可以有人来打破这个煎熬难耐的局面,谁都好……

脑海里的记忆碎片旋转的越来越快,连带着draco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他的情绪也越来越急躁。

——谁都好,请帮我。

——教授们呢?守卫们呢?那些总是一惊一乍的同学们呢?该死的爱管闲事的救世主呢?或者是那些恶心的魔法生物,那些尖叫的草,会飞的马……或者校长?请说点什么,请说点什么吧……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贝拉特里克斯带着嘲弄的蛇一样的嘶嘶声:“亲爱的,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闭嘴!离我远一点免得我忍不住杀了你!”draco愤怒地朝贝拉特里克斯大喊。这显然奏效了。贝拉特里克斯完全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低气压的draco,她一瞬间有点晃神,但是还是闭上嘴后退了两步,继续看着draco。

Draco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默默重复着咒语的内容。

虽然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他还是没能习惯面对。他重新将魔杖指向他的校长,轻轻张开嘴——

背后,门又一次开了。

 

评论(5)
热度(307)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