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28

·28

邓布利多的死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魔法界。报纸上铺天盖地的都是葬礼的消息和硕大的黑魔标记。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家长们急急忙忙的将孩子接走,古老的家族们都在谨慎的权衡着利弊,似乎每个人都在不遗余力的筹划着看不清的将来。

除了那位大人的拥护者们。虽然他们的宴会并不欢乐祥和,但是他们确确实实在举办着狂欢的宴会。小汉格顿的老宅里也是如此,虽然只有一晚,但也足够让有幸能踏进这里的那位大人的拥趸们感动的热泪盈眶了。

但是人们没有看到小malfoy。Malfoy庄园的继承人、传闻中杀死邓布利多的功臣、炽手可热的那位大人忠心的仆人,但是那些高级的食死徒们却对他只字不提。人们都在暗暗猜测,或许是因为嫉妒,嫉妒一个年轻的孩子可以轻易得到黑魔王大人的赏识,但是并没有一个人愚蠢到将这些话说出来。

但是也仅有几个人知道,在这场狂欢开始之前,黑魔王带走了malfoy。没有人知道malfoy被带去了哪里,没有人敢询问黑魔王的意图。

Draco就被关在小汉格顿老宅的地下室里。这里似乎是原主人用来储存酒水的地方,挨着墙壁排着好几排已然破旧的木桶。但是却很阴冷潮湿。这里没有窗户,除了墙壁上一点微弱的烛火,没有一丝光亮,也没有一点声音。

Draco疲惫地靠坐在角落里,不敢去猜测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就在宴会开始之前不久,那位大人检查了他的魔杖。这是很容易的事情,只需要一个闪回咒,就可以轻易的发现,他没能杀死邓布利多——他没能完成他的任务。

“你应该感谢斯内普。但你仍然是个失败者。”那位大人冷冰冰地说。“你也应该知道,失败者必须受到惩罚。”

再然后,他就被带到了这里,孤零零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

是钻心咒,还是死咒?还是成为下一个比托斯,被那条大蛇一口一口蚕食倾吞?

Draco痛苦地抱着头。他是一个背叛者,也是一个失败者。这就是邓布利多教授所说的两难境地吗?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终于将自己彻底逼入了死局,他深深的厌恶着这样的自己。

门被推开了。Draco惊慌的抬头,就看到了那位大人的身影,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Draco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但是麻木的双腿却让他再一次扑倒在地。几乎是一瞬间,那种熟悉的、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便像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钻心咒。

Draco蜷缩在地板上。他的双手紧紧地按住心口,指甲深深的陷在肉里,但是依旧不能抑制住疼痛的万分之一。或许是崩溃的心防更能感受到钻心剜骨的疼痛,这一次draco不得不死死地咬住嘴唇,才不至于让自己叫出声。

——如果,能勇敢一点,不管不顾一点。

——如果挣脱了贝拉特里克斯的钳制,走到Harry旁边去。

——如果Harry能看到他,叫住他。

——如果……

铺天盖地的疼痛感肆虐着他的每一条神经,迫使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紧缩着,颤栗着。Draco拼尽全力的抑制着眼泪的掉落,抑制着不让自己尖叫出声,他只有更加用力的蜷缩着,祈求这样哪怕会有一丝的用处。

——为什么看不到我?为什么?

Draco用力的紧紧的闭着双眼。

——为什么不救我……

疼痛感稍微减少了一些,紧绷的神经才刚刚放缓,眼泪就如雨而下。但是立刻,疼痛感再一次席卷而来,这一次一同到来的,还有强烈的眩晕感。

记忆的盒子像是被残忍的摔碎,那些画面在他的脑海中快速的旋转碰撞着,像是被人狠狠地举起来,又狠狠地摔下去。

Draco立刻反应过来是伏地魔对他使用了摄神取念。但是他没有时间去思考向来不屑于用摄神取念对付手下的伏地魔为什么会突然对他施用了这个咒语,当时他所能想到的一切就只是强迫自己赶紧施用大脑封闭术。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半途施用的原因,还是伏地魔的力量实在强大,或者二者兼有,再加上钻心咒无法忽视的痛感,无论draco如何拼尽全力,也没有办法将记忆完全封存。他甚至能感受到伏地魔的意识在他的脑海中肆意的翻看他的记忆,然后冷笑着随手丢掉。

——你不是适合杀人。

他看到邓布利多朝他微笑,然后那个微笑一点点破碎掉。Draco痛苦地将头颅深埋在胸口,身体止不住颤抖。

——阻止我……救我!

他看到桃金娘的盥洗室,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绝望而无助的自己。他看到那个脆弱胆小的自己哭泣着呼喊着,孤独绝望的等待着被拖出浓黑的黑暗。他看到似乎正朝自己一步步走过来的Harry,看到Harry向他伸出的手,而当他颤抖着想要去握住那只手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又一次全都破碎掉。

Draco终于申吟出声。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慢慢的滑落下来。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疼痛感,眩晕感,或许它们都还在,或许那些疼痛还在叫嚣着要拗断他所有的神经,或许那些难耐的眩晕感依旧孜孜不倦的企图让他将内脏都吐出来。但是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他的身体完全的舒展开,他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什么,可是眼前总是模糊一片。

一只手慢慢抚上他的脸颊,在他的嘴角轻轻揉搓着,尽情的沾染上还依然温热的鲜血。忽然力道加重,死死的钳制住他的下颚,迫使他抬起头,看着手的主人。

“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我的孩子。”伏地魔蹲下身子,捏着draco的下巴,用那双蛇一样的眼睛看着苍白的draco,语气戏谑而又冰冷。

“主人……”Draco虚弱的声音几不可闻。他刚一张口,就忍不住猛烈的咳嗽了起来。他挣脱不了伏地魔的钳制,更多的鲜血从嘴角涌出来,滴落在胸前,溅出一小朵一小朵的红色的花。

“你还记得我是你的主人。”伏地魔手上的力气又增加了几分,draco痛的呜咽了一声,嘴里的血液倒流进嗓子里,甜腻的发腥。伏地魔的声音很轻,很冷。“我能给你一切,我能给你荣耀,给你权利,给你世人所奢求的一切,而你要做的,就只是效忠于我,全身心的效忠于我。可是你竟然妄图逃走。Draco,我想你可能忘记了,你带着食死徒的烙印,你哪里都去不了,你所能做的一切,或者是效忠于我,或者是死。”

Draco想要说什么,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口腔里满满都是血腥的味道,他张不开嘴,发不出声音。

“或许我应该杀了你。但是你让我想起了邓布利多那个老头子说过的一些话,对于孩子,有时候应该仁慈一点。”伏地魔伸出手,将draco扶起来。Draco瘦弱的仿佛一张纸一般,如果不是被伏地魔扶着,他很可能再一次摔落下去。

“所以我想,我可以教导你,亲自教导你。或许你就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有趣的变化。”伏地魔用一种谆谆善诱的温和声音慢慢的继续说。然后他挥了挥手,门再一次被打开了。

 

 

评论(16)
热度(348)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