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29(慎)

【卢修斯便当,小心脏慎入】

【关于伏地魔:说真的看评论吓到了,这个人是有多不招待见hiahiahia虽然我个人觉得V简直就是个鬼畜攻模板一样的存在。我想了很久但是后面情节实在没办法绕过他,谁让他是所有苦难的来源。沿用了原著V对纯血的追求。V一直认为自己才有资格做纯血继承人,所以在他看来D纯粹就是怀璧之罪,咬牙切齿但是投鼠忌器。不洗白不安排感情线,遵从原著V依旧到死不明白爱是啥。纯用来虐身,努力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嗜血恐怖邪恶变态大魔王。如果出现了V状似衣冠楚楚的感觉,请不要忘记在变身大魔王之前V是个多么温文尔雅知书达理令人怜爱的十三好学生,伪装的久了总是会带一点出来不必担心】

【后面更新真的不定。规律更新大概要到寒假。但是不会坑。情节改了好多遍改的都快吐了才舍不得坑掉,无论如何要挣扎着写完最后的happy ending。】

【再预警一次。一段冗长的分割线后正文开始。受不了虐的话可以撤了,知道卢修斯这章便当了这个结果就好了】

——————————————————————————————————————————————————————————————————————————————————————————————————————————————————————————————————————————————————————————————————————————————————————————————————————————————————————————————————————————————————————————————————————————————————————————————————————————————————————————————————————————————————————————————————————————————————————————————————————————————————————————————————————————————————————————————————

·29

像是一阵阴冷的风灌进了这间并不那么宽敞的屋子,两只摄魂怪呼啸着掠进来,又呼啸着离开。它们将一个人丢在地板上,那个人重重的倒在那里,似乎陷入了昏迷。

Draco的瞳孔一瞬间放大,他看到了与他一样的淡金色的头发,一样苍白的皮肤,他奋力的挣扎着,他想要立刻扑过去。

那是卢修斯!是他的父亲!

但是伏地魔拦腰挡住了他。但是他挣扎的实在太过厉害,伏地魔不得不从背后将他死死的圈住,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亲爱的孩子,如果你不能安静下来,相信我,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帮你办到,而且我保证,你一定会为此感到后悔。”

伏地魔说完,Draco如梦初醒一般,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他回过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掌握着他命运的他的主人。他几乎失去血色的薄如蝉翼的嘴唇轻轻颤动着,他不知道伏地魔准备做什么,他只是近乎本能的害怕,近乎本能的想要请求,请求停止。

“亲爱的孩子,有没有人说过,你这样子真的很容易让人心软。”伏地魔干枯的手指从draco湿润的眼角落下,从他沾染着鲜血的嘴唇上轻轻划过,轻柔的像是在抚摸一件珍贵的宝物。“如果是在二十年前,我可能会愿意答应你提出的一切。不过现在,我要给你一个小礼物。”

Draco没有办法思考,他呆呆的看着伏地魔拿出一支魔杖,一支他再熟悉不过的有着精致的手柄的魔杖,那是他父亲的魔杖。伏地魔覆住draco的右手手背,引导着他握住这只魔杖。Draco的呼吸慢慢加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魔杖被自己握住,可是伏地魔的手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很漂亮的魔杖,对不对?”伏地魔似乎是在感叹,他完全没有理会draco眼中的惊疑与不解,只是俯下身,与draco平齐。握着draco的手稍一用力。“我将要教给你,kill。”

 

**

 

卢修斯的身体腾空而起,像一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样凌空悬挂。美丽的金发杂乱的散开,将他苍白的面容掩盖住了一半,随着微弱的呼吸轻轻起伏。

“不,不……”draco终于明白了伏地魔的意图。他慌乱的摇头,惊恐的挣扎,可是他逃脱不开。伏地魔的力气很大,将他牢牢的禁锢在怀里。他挣脱不开,他甚至没有办法控制魔杖的方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握在手里的魔杖稳稳的指向它曾经的主人,他的父亲。可是他除了流泪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想要跪下来,想要卑微的跪在黑魔王大人的脚边,想要请求钻心咒,或者别的什么,他不会反抗。只要能停下来,停下来。“求您,求您……求您惩罚我……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您不要……不要……”

“你当然需要被惩罚,但是现在,你需要先学会我教你的东西。”伏地魔在他耳畔平静的说,就像是每一个尽职尽责的教授所做的那样。“现在,放松,集中注意力,想想咒语的内容……”

Draco猛烈地摇着头,眼泪从他的眼眶里大颗大颗的落下来。他想要看看卢修斯,但是他又不敢。他怕他被蛊惑,他怕他只要看一眼,那条咒语就会从魔杖尖端流出去,刺向他的父亲。Draco努力的想要遗忘,但是越是想要遗忘,那条咒语就越是清晰。他快要疯了。

——魔杖不会伤害自己的主人的。魔杖不会伤害自己的主人的。

Draco在心里默默的重复着。但是伏地魔似乎看穿了他在想什么,耳语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魔杖通常不会伤害自己的主人,除非握着它的人力量很强大。——你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达到这种程度,但是放心,我会帮你的。”

“不……不……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想要逃走,我不会逃走了,我效忠于您,我只效忠于您,求您,求您原谅我……求您……放过我……”draco语无伦次的说着,难以抑制的哽咽让他的声音更加微弱和无助。

“那就证明给我看。”伏地魔继续耳语。忽然声音猛然提高,手中一用力,一个字一个字清晰的念出咒语的内容:“阿瓦达索命。”

Draco忘记了哭泣,忘记了挣扎,一道绿色的光从魔杖中发出,他甚至能感受到魔咒发出时力量的波动传递到他的指尖。他看到那道光落在卢修斯的胸口,他看到卢修斯剧烈的抽搐,从半空中再一次掉落下来,然而这一次,一切都归于了死寂。

伏地魔已经放开了他。Draco无力地跌落在地板上,魔杖从他手中掉下来,掉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Draco觉得或许他应该过去,到他父亲身边去。可是他不敢。他甚至不敢看自己的手。

他是一个背叛者,一个失败者,一个杀人犯。

他杀害了他自己的父亲。

他找不到可以让自己被原谅的理由,他不知道比地狱更深更黑暗的地方还有哪里,或许那才是他应该去的地方。

“draco,你属于这里,你只能留在这里,除了这里,你哪也去不了。”伏地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杀了我……”draco轻轻地抬起头。他的眼神空洞而麻木,他已经流不出眼泪了。“……为什么不杀了我?你这恶魔……魔鬼……”

他的脸被狠狠地打向一边,他的声音也因此中断。伏地魔将手收回去,冷然的看着他:“终于把真话说出来了,对不对?——我是恶魔,是魔鬼,但是我希望你也能永远的记住,我是你的主人。”

Draco没有说话。他的脸颊微微发烫。他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恶魔做了什么,但是他杀不了他。他什么都做不了,一直都是。

他开始恨自己,恨自己的弱小,恨自己无能为力,甚至恨自己竟然还能清醒的苟延残喘的活着。他不知道,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他不知道伏地魔为什么要这么逼迫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有疯掉或者死掉……

——死。

Draco又想起了桃金娘的盥洗室。那是他靠近死亡最近的一次,竟然成为了他所有希望的来源。他茫然的想着。如果故事在那时就终结,于他来说,恐怕才是一种幸运。

他记得Harry用的那个咒语,或许他可以再给自己来一下,将盥洗室未完成的结局补充完整……

但是伏地魔再一次看穿了他的意图。企图去拿魔杖的手被狠狠踩住,draco似乎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冷汗再一次席卷了全身,draco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斯莱特林可没有慷慨赴死的传统,我的孩子。”伏地魔勾起draco尖尖的下巴,贴心的将那些冷汗拭去。“即使你忘记了你的身份,或许你可以想想纳西莎,她大概很乐意得知她丈夫的死因。”

Draco灰色的眸子愈发黯淡。嘴唇被咬出了血,可是他浑然不知。对一切都还浑然不知的依旧在苦苦等待的纳西莎,draco不敢继续想下去,他的五脏六腑都足已因此而破碎了。

Draco望向伏地魔那张阴森可怖的脸。他恨不能将这个恶魔碎尸万段,然而此时的他甚至连握住魔杖的力气都没有。

“你大可以仇恨我,但是不要表现出来。如果让我发现了,我会不高兴的。”伏地魔轻声说,指尖再度落在draco的眼眶上。“很漂亮的眼睛,如果失去了光亮会很可惜。”

伏地魔挥动了一下魔杖,那两只摄魂怪又很快的掠进来,将卢修斯的尸体带出去了。Draco试图伸出手,但是像往常一样,他什么都阻止不了。伏地魔饶有趣味的看着他,像是猎人看着无能为力的猎物一样。

“……去……哪里……”draco嘴唇颤动着,甚至无法吐出完整的词语。

“阿兹卡班,或者malfoy家的墓园。”伏地魔用通常教授们回答学生提问的耐心的声音说。“这取决于你,我的孩子。”

Draco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形成一圈阴影。他知道正确的选择是什么,他一直都知道。他也知道那些正确的选择是怎样一步一步将他推向万劫不复,可是他不能拒绝,永远都不能。

“你很聪明,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伏地魔满意的点头。他准备离开了。“希望明早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可以交一份优秀的作业。晚安,我的孩子。”

 

 

评论(16)
热度(352)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