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30

·30

Draco蜷缩在墙角。他很累。可是他无法入睡。就算是在断断续续的昏迷中,那些挥之不去的交错着的大片的红色和黑色无时无刻不在疯狂的刺激着他早就疲惫不堪的各种感觉。他没有办法合上眼睛。虽然这间屋子里的景象也让他近乎疯狂的难受。他感到恶心,可是吐出来的只是混合着鲜血的苦涩的胆汁。

但是他从未如此强烈的期望活下去。剧烈的求生欲望被巨大的失望和仇恨完全的激发了出来。Draco几乎是一瞬间想明白的,死亡没有办法解决任何事情,虽然痛苦,但是只有活下去,才能有机会改变结局。

——服从?

——服从。

Draco无声的笑了。勾起的嘴角上干涸的血迹给这个并不轻松的笑又添了几分诡异的色彩。

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他能感受到,除非万不得已,伏地魔并不想杀掉他。如果他想活下去,那么他就可以活下去,而代价只不过是服从。

这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也是最难的事。

Draco眸子里的黯然一闪而过,很快又恢复了空洞。

Draco清楚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一次他不可能再小心翼翼的阳奉阴违,他必须要真正成为所有人都痛恨着的那一种人。

很多次他都以为自己没有退路了,而这一次终于成真。

Draco想不出还有谁可以帮他,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人可以。被逼进角落的人反而更容易撕开软弱的伪装,即便是鼓起勇气的坚强的假象,或许也能改变点什么。

Draco抬起手掌虚盖在眼睛上。

除此之外,毫无办法。

Malfoy家最不合格的继承人,在这个黑暗血腥的夜晚,终于成为了malfoy家族真正的主人。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微不可闻的餐具的轻轻的碰撞声终于将他从痛苦不堪的昏睡中拯救出来。无论多少次,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永远都不能适应冰冷的墙壁和地板。备受折磨的睡眠除了让他更加疲惫以外几乎毫无用处。

Draco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了餐厅中。他不知道是被如何带过来的,也并不想深究。他只要稍稍抬起眼皮,就能看到餐桌旁的那个恶魔。但是伏地魔似乎并没有发现他醒过来,仍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慢条斯理的吃着盘子里的早餐。Draco看不清盘子里的食物,但是他能看到伏地魔优雅的无可挑剔的动作,与那张阴森可怖的脸结合在一起,让他几乎是本能的想要逃走。不过只有一瞬,就被他仿佛刚刚苏醒的理智硬生生的遏制了。

——服从。服从。

Draco咬着牙。就像所有的事情一样,刚开始总是困难的,但是总会习惯的不是吗。

这个人,是魔鬼,是来自地狱最深处的恶魔。

但是他必须忘记,连同那些会将他引向死亡的仇恨的印象一同忘记。现在的他唯一需要记得的就是,这是他的主人。

他强迫自己必须记住。

“过来,到我的面前来。”伏地魔继续切着盘子里的食物,甚至没有抬头看他的单薄的口是心非的小仆人。就在一天前,他终于发现了这只表面坦然镇定的小龙掩藏起来的小爪子,这让他觉得很有趣,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这样的事了,但是他难以抑制的想要捏住那细细的手腕,把那些锋利的指甲一个一个的全都剪下来。于是他这么做了,现在,他要看到他的成果。

屋子里没有其他人。黑魔王突然响起的声音让draco难以自制的颤抖。他不敢抬头,只是机械的按照那位大人的吩咐向前走。

一步,一步。

——服从。服从。

Draco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

——按吩咐去做。按吩咐去做。

没有办法挽回,没有办法弥补。但是除了挽回和弥补,Draco知道自己还需要做更多。更多,也更痛苦。

一直走到伏地魔的身边,他努力的回想贝拉克里特斯,还有那些最虔诚的最忠心的食死徒的样子,想象着那些人的动作,他知道每一个忠心的食死徒都应该顺从的跪在那个人的脚边,虔诚而卑微的呼唤主人的名字。可是他的喉头哽住了,他讲不出话来。

但是伏地魔似乎没有在意。甚至没有抬起头看他。只是平淡的说:“我希望你已经想清楚了。”

Draco张了张嘴,终于发出了干涩而轻微的声音:“主人……”

“我不需要你流于表面的效忠。”伏地魔放下手里的刀叉,将桌上一个打开的盒子推到draco的面前。盒子里厚厚的绒布上面,放着一个古老精致的银色颈圈。厚重的魔法气息在那些繁复神秘的花纹周围流动,draco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黑暗物品。伏地魔蛊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戴上它。你将完全属于我。你的一切都将属于我。你将永远忠诚于我,成为我真正的仆人。”

伏地魔话音刚落,draco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手似乎不受控制一般的触向那个颈圈。那些不断波动的魔法能量从颈圈上浮起来,绕着他的手臂飞快的流转。他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将那个颈圈拿起来,放在自己的脖颈上。那颈圈立刻像是有生命一样紧紧的攀附住那些细腻的皮肤,不留一丝缝隙。

Draco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双手。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渺小,但是他从来不知道伏地魔甚至不用夺魂咒或者其他任何咒语,就可以操控他的意志和双手。或许他又一次做了错的选择,至少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到,如果仅仅凭借自己的力量,想要杀掉伏地魔几乎永远都是天方夜谭。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draco立刻感受到了难耐的窒息的感觉。那个攀附着他脖颈的颈圈似乎急速的收缩着,不遗余力的疯狂剥夺着他的呼吸。

Draco几乎无法站稳。但是伏地魔一伸手扶住了他的腰,迫使他不能倒下去。纵然是隔着衣物,draco也能感觉到从那只手传来的甚于之前千百倍的刺骨的寒冷,他痛的想要逃走,却又被紧紧的禁锢着。

“口是心非并不是个好习惯。”伏地魔带着轻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做出了选择,就要学会遵守。臣服于我,你的一切,都将只属于我。”

 

评论(19)
热度(332)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