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31

·31

卢修斯被安葬在了malfoy家的墓园里,跟所有的祖先葬在一起。葬礼举办的很简单,Draco并没有邀请多少人。现在他们都回去了,纳西莎也回去了。她实在是太伤心了,仿佛随时都会昏倒一样。那位大人对纳西莎用了一个小小的、但是很有用的咒语,让她可以永远确信她的丈夫只是因为不堪忍受摄魂怪的攻击而死在了阿兹卡班。可是这也足以让她心碎了。

墓园里很快就只剩下了draco一个人。天色慢慢的暗了下去,可是他还是不想离开。

黑魔王兑现了承诺,赐予了draco至高的地位和权力。年轻的malfoy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已然一跃成为了黑魔王大人最亲近的仆人。没有人知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一些似真似假的流言蜚语在阴暗的角落里悄无声息却又迅速的传播扩散着。几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听说过那些神秘的暧昧的甚至是有些肮脏下流的传言,虽然他们都不敢将自己的揣测表露出来。

年轻的malfoy很快就成为了一个难以被忽视的存在。所有的食死徒都敬畏他,所有的食死徒都清楚的知道,这个年轻人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代表着黑魔王大人的意思。纵然他们可能会有不满会有猜忌,但是他们必须敬畏,必须仰望这个曾经被他们看不起的malfoy最年轻的继承人。

但是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Draco静静的站立着,笔直的腰背和苍白的面容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尊雕塑。他披着最华贵的斗篷,可是还是抵御不了刻骨铭心的寒意。

就像他看到的魔法部的大火,就像他陆陆续续见识到的那些血污的死亡。那些麻瓜,混血,泥巴种或者哑炮,看着那些生命在面前凋零,在火焰或者咒语的痛苦中扭曲毁灭。他不敢去揣测那些人最后在想些什么,但是他能看到那些望向他的或是乞求或是不甘或是难以置信的目光。他知道他应该像其他的那些食死徒一样为此欢呼雀跃,可是他做不到,他恶心的想要干呕。

“真可笑。”draco轻轻抚摸着卢修斯的墓碑,像是在对墓里的人说,又好像是自言自语。用刻薄的词句描述着残忍的厌恶。“这样做作的怜悯真是廉价,对不对?冷眼旁观那些该死的泥巴种死掉,然后又假惺惺的难以接受,看来还是记忆的不够深刻,谁才是罪无可恕的人。”

Draco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被自己逼的几乎要窒息。

“我总是做不出正确的选择。现在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了。”draco轻声说。墓碑静静的矗立着,并不会给出任何回答。

Malfoy家的墓园建在很远的山林里,这里平时就鲜有人来,在现在这种战争中的混乱的局面里,更是荒无人烟。

Draco感到很遗憾。一直到最后他也没能跟他的父亲说上一句话。他已经不太记得上一次跟卢修斯说话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他甚至不记得上一次见卢修斯是什么时候了。在小汉格顿阴暗的地下室里,惊慌失措的他根本看不清卢修斯的样子,一直到下葬的时候,他才终于看清楚了他的父亲,现在是什么样子。

Draco不知道阿兹卡班里面是什么样的。但是他见过摄魂怪,他知道摄魂怪有多可怕。他猜测如果是他呆在阿兹卡班,可能立刻就会疯掉。所以当他看清楚憔悴的卢修斯的时候,他甚至想象出了他的父亲可能会遭遇的可怕的一切,而那些想象让他心如刀割。

可是他同时有感到庆幸。庆幸他最后看到的是昏迷过去的卢修斯。他不敢想象如果当时……如果当时卢修斯是清醒的,又会是怎样的情形。他不敢去想象,不敢想象如果拿着魔杖的他站在一个清醒的卢修斯面前,亲眼看着卢修斯的震惊和绝望,然后亲手把那双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灰蓝色的眸子里面的光亮一点一点的扼杀掉,看着那个高大的,一直呵护着保护着他的身体在他面前轰然倒塌,他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draco轻轻的摇着头。“您能告诉我吗?父亲?我要怎样继续活下去?”

Draco知道答案。可是他只是不愿意去承认。他不想要这样的活着,可是他连死亡的权利都没有。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Draco恍惚又想起了黑魔王干枯的手指划破他的脖颈,让那些鲜红的血液慢慢的渗透出来,他想起黑魔王因为兴奋而变的赤红的瞳孔,所有的一切交织成难以磨灭的苦痛。

Draco伸手抚上自己的脖颈,回忆着伤口的位置。他终于明白了他不能逃脱的原因。他的血统,他的父母留给他的最为珍贵的礼物,所有纯血家族都歆羡着的最古老高贵的血脉,他曾经引以为傲的血统,却成为了他所有苦难的来源。

“或许……到战争结束。”draco抬起眼睛,看着灰暗的天空,喃喃自语。他见识过伏地魔的强大,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力量的渺小,现在的他甚至连仇恨的念头都不被允许存在。他所能做的一切,就只剩下了等待,等待战争的结束。Draco苦笑了一下。他觉得这简直滑稽的不得了。他所期盼的战争结束,又能为他带来什么呢?一名罪大恶极的食死徒,又怎么能在战后好好的生活……

“所等待的结束是为了死亡。”draco将这句话小心的念了出来,摇摇头。“真是讽刺。”

Draco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那些细碎的,似乎是从远处传来的声音,但是draco听的很清楚。他握紧了魔杖,可是并没有动。

这里不应该会有人来。可是draco真切的听到了来人的声音,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会是谁呢?

Draco慢慢的想。

不会是食死徒。黑魔王命令所有人不能干涉他的事情,所以不会有人敢偷偷跟着他到这里。是难民?可是难民为什么会来这么人迹罕至的荒芜的地方?

或者……

Draco握住魔杖,用兜帽将自己整个头脸几乎全部遮住,换了一个更加利于战斗的姿势。

或者,来的是食死徒的敌人——来自那一边的人。

Draco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来人大概十几二十个,他们看起来仿佛也没有预料到这里会有人的样子,小小的慌乱了一下,但是很快镇定下来了。

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一样的戴着毡帽的人将魔杖对准了他:“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Draco眯着眼睛看他们,可是一个熟悉的面孔都没有。他不能确定这些人都是谁,于是他没有把他的魔杖拿出来,也没有回答他们的话,只是反问:“你们是谁?”

“我们是魔法部的。”那个毡帽说。“如果你是食死徒,最好还是投降,我们有这么多人,真动起手来对你不利。”

Draco的嘴角轻轻的扬起来,他可没想到对方还这么为他考虑。但是他似乎还是有点迷茫,小声的自言自语:“魔法部?”

毡帽等了很久也没听到回答,于是朝左右稍微示意,几个人会意,都拿起魔杖慢慢的朝draco的方向围过去。

Draco感到了那些小心翼翼的脚步声,他抿了抿嘴唇,可是按在魔杖上的手还是停顿了。

——能做到吗?

Draco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有什么不能呢。既然已经沾染过鲜血了,又还有什么可继续抵触的呢?

Draco将魔杖抽出来。

——更何况,怎么能辜负那样刻苦铭心的教导。

只不过是杀戮而已。

 

 

评论(4)
热度(333)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