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32

·32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逐渐变大的风也没能引起一丝的搅动。

Draco微微抬起眼眸,他看着自己的手臂调整了魔杖的方向,对准了最后唯一站立着的那一个人,冷眼旁观就像那只手臂不属于自己一样。他在心里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瞧,并不是很困难,对不对?

那个毡帽握着魔杖的手剧烈的颤抖着,他用尽全身力气努力着,但是依旧没有什么效果,那只魔杖就好像不属于他一样。他甚至不敢去查看周围倒下去的他的同伴们的情况。他甚至来不及思考情势是怎样发生的翻转,但是他看向面前这个看似单薄身形的目光明显多了深深的恐惧。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毡帽想要强装镇定,但是颤抖的声音出卖了他。“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不,没有!我还有后援……他们很快就会赶到,你不能……”

“我由衷的希望他们能如你所愿在你倒下去之前赶到。”draco冷漠地打断了他停不下来的絮絮叨叨。“不过最后还有一个小问题。你所说的魔法部是哪一个魔法部?”

但是那个毡帽没有回答。或者说看起来他似乎根本没有听到draco在说什么。他突然停下神经兮兮的自言自语只是因为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然后他就忽然高兴起来了,握着魔杖的手看起来也自信了许多:“来了!他们来了!”

Draco微微偏头,听着空气中细微的声音,快速的做着估计。他微微蹙眉,噙起一丝冷笑:“看起来你的援军相当庞大。”

但是那个毡帽并没有听出draco话里满的快要溢出来的嘲讽。他的兴高采烈一直持续到身后传来皮靴踩在地面上干枯的树叶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当响声停止,一个高大不少的身影出现在了一边。

毡帽的热情像是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一样,他几乎是绝望的冲着来人低声嘶吼:“为什么是你?其他人呢?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或许你认为我这种学院派可能还不配来救你,事实上我也并不是为这个来的。”来人的语调出乎意料的冷静并且犀利。“今天不是我当班,我不过是被请求来看看连霍格沃茨大门都没有踏进过还以此为荣的你们能不能赶在暴雨来之前回去。”来人皱着眉扫视着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人。“显然,不能。”

“如果你只是来看笑话的,那就不如赶紧滚回去!”那个毡帽显然是气急了,极力在压抑着呼吸中的粗声粗气。

“那么接下来就要看看能困住一腔热血战无不胜的无学历分子的敌人究竟就多少人——哦天哪,我还以为会有一个军团……”来人面无表情的继续说,故意用了几个夸张的感叹词来展现他的刻薄。他的眼睛从地面上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静静站立着的draco身上,原本故意的夸张的语调忽然急转直下。“哦,天哪……”

毡帽并不是很能理解这个人在感慨些什么:“或者现在帮我,或者滚回去叫人来给我收尸!——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相信我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不过那个人显然没有听到他的威胁,眼睛没有离开draco,几乎是敷衍一般的说:“好了我相信你遇到的真的是一个军团了,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

毡帽终于发现了一丝异样。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重新审视了一下现在的局面:“哦,你认识这个人,你知道他是谁?”

“暴雨马上就要来了,你可以抓紧点回去了。”那人颇为不耐烦地说,完全没有回答毡帽的问题。

风越来越大了,吹动树枝发出呼啸的声音。暴雨真的快来了。

“你这么急着把我支开,是有什么目的?”毡帽却似乎来了兴趣。只不过越来越大的风让他不得不提高声音。“你终于要叛变了是吗?就像预期的那样?”

“我说,滚回去!”那人低低的怒吼,只不过声音完全被一阵大风淹没了。那阵风从背后呼啸而来,掠过三人站着的地方,又呼啸着远去了。

Draco微微偏过头,让风可以从脸侧掠过。耳际忽然一凉,兜帽随着风一并跌落,浅金色的发梢飞舞着,像一抹阳光倏然落在这阴暗的林间。

“malfoy!他是malfoy!”毡帽像是被打了强心剂一般的尖叫了起来。“杀了他!杀了他!沙比尼!听到没有!杀了他!哦梅林,感谢梅林,我要立功了……”

沙比尼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缓缓抬起手臂,忽然方向一转,那个毡帽便带着难以置信的惊诧表情直挺挺的向后倒下去了。沙比尼将魔杖塞回口袋:“好久不见,draco。”

“布莱斯·沙比尼。”draco微微颔首。“我也没想到是在这里遇见你。——更没有想到,你现在会与这种人一起为魔法部工作。——我以为魔法部已经被烧毁了。”

“其实是另一个魔法部。”布莱斯说。“之前那个被烧毁后,他们就另外组织了一个流亡政府。只不过换汤不换药,还是那些人而已。”

“与救世主一起?”draco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满满都是不屑。“或许可以托他的福让流亡政府再烧一次。”

“他不跟我们在一起,他被凤凰社保护的好好的。凤凰社前不久才把Potter从他的麻瓜亲戚家里转移走——听说是因为来自那间屋子的保护要失效了,不过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黑魔头亲自参与了,不过显然没什么作用。”布莱斯看着draco。“我以为你知道这件事。”

“我……不知道。”draco轻声回答。他有点恍惚。那个时间……他自己都还生死未卜吧……Draco很快将自己的情绪掩饰了下去。“看起来凤凰社还是有点作用的。”

“即使这样。”布莱斯笑着摇摇头,语气颇为无奈。“魔法部忌惮凤凰社,凤凰社看不上魔法部——不过我认为他们倒是完全有这个资本。——在战争中内讧真是不明智,但是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

“我以为你会去找凤凰社。”draco说。

“我也想。只不过,”布莱斯叹了一口气。“我是个斯莱特林,纯正的。凤凰社上一个斯莱特林是斯内普教授,然而他不负众望的杀了邓布利多校长,还把Potter转移的时间泄露给了黑魔头。——我不觉得短期内他们还会吸纳另一个斯莱特林。那些格兰芬多们总是死脑筋,我可不看好他们能在战后干得过魔法部。”

“那么你接下来该怎么办?”draco抬起眼睛看他。余光从那个毡帽的身上划过。“你没有杀死他。”

“我不能杀他,他是个‘关系户’。”布莱斯说。“真遗憾。但是我还得把他带回去。”

“他活着,他知道我是谁。布莱斯,他看到了一切。”draco继续说。

“走一步看一步,我还总不至于毁在他的手里。比起关系我怎么办,倒是你,draco,”布莱斯表情严肃了起来。“《预言家日报》的发行量很大——你真的做了那些……那些事?”

“你现在才想起来要质问我,会不会太晚了一点?”draco嘴角扬起来。“如果是在霍格沃茨的那个晚上,可能效果要更好一点……”

“我相信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从前是,现在也是。”布莱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我没有办法把你同那些词语联系在一起,残忍,暴戾……那些不该是贴在你身上的标签。”

“没有什么该不该的。已经发生的事没有办法更改。没有发生过的事……”draco抿了抿嘴唇,可是连他自己都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底气。“……会相信的人自然会相信。”

布莱斯张了张嘴,似乎下定决心一样:“现在能停止吗?”

Draco抚摸着自己的左手臂,微笑着:“你知道答案,又何必再问我一次。”

布莱斯又一次沉重的叹气:“你……你保重。”

“袭击了自己的同僚,又放走了危险的食死徒。——布莱斯,”draco继续轻笑。“该保重的人是你才对。”

 

评论(11)
热度(347)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