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34

前章: ·33

 

·34

秃鹫酒吧坐落在翻倒巷最里面。与翻倒巷里脏兮兮的、阴暗的道路和房屋不同,这座酒吧看起来很整洁也很高贵。事实上这间酒吧也与翻倒巷里其他的黑暗的店铺不同。经常混迹在这里的大多是依附了伏地魔的有钱的家族或者一些高级的食死徒们。所以乌姆里奇才会定期到这里来碰碰运气,或许能找到可以让她继续升职的“机遇”。

Harry对自己用了一个变形咒——赫敏一直不肯相信他练习成功了,不过他也不愿意解释。有的时候会忽然参透一些很复杂的咒语,虽然他也弄不明白是为什么,但他可不愿意被赫敏当做一个魔法动物一样研究来研究去——这次他也成功的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沉默的中年人,看起来就像是魔法部供职的那些不苟言笑的官员一样。

整个过程其实并不困难。虽然酒吧里人很多,但是想要找到乌姆里奇也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她恨不得永远是所有场合的中心和焦点。以及她胸前挂着的金灿灿的挂坠盒,也没少被她当成炫耀的资本。

Harry用了点小手段把她引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好吧,其实这还是费了点功夫的——然后用了昏睡咒,再然后就将挂坠盒从她脖子上摘了下来。

一切都很顺利。如果没有遇到斯坦·桑帕克的话。

这个前售票员在加入食死徒后似乎也谋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至少能让他可以在秃鹫酒吧里喝的醉醺醺的四处乱晃。然后他就晃到了Harry面前,把头伸到Harry脸上仔细的看,熏天的酒气让Harry几乎昏过去。然后这个醉鬼大声的宣布:“你看起来很像Harry Potter。”

这句话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瞬间许多人都冲着这边看了过来。Harry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胡子——好像变短了一点——但是他也并没有显示出慌乱,只是用一种尴尬的声音解释:“你认错了——你喝的太多了。”

其实这件事也还算比较好混过去,毕竟斯坦一直都是个喜欢吹牛的醉鬼。但是Harry看到了另一个人。贝拉特里克斯似乎对他产生了兴趣,很快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了。

这次是真的坏事了。

Harry暗暗叹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寻找人比较少的地方。

东西虽然拿到了,但是变形咒也已经快要失效了。如果实在甩不掉贝拉特里克斯的话,那就只能把她引到个宽敞人又少的地方。如果是一对一的话,要逃走其实还是没有多大的问题的。

Harry低着头,从人群背后绕过去,沿着唯一一个没有什么人的楼梯跑了上去。

但是Harry又预计错误了。楼梯上方是走廊没错,然而走廊里并没有窗户。Harry皱着眉看着一排紧闭着的客房,叹着气想,也只能随便弄开一扇门,然后从屋子里面的窗户离开了。当然他也捎带脚儿想了下万一房间里面也没有窗户——那他可能真的就没有什么办法了……或者回去后应该重新学习下占卜术?——当然,前提是如果能回去的话。

Harry这样想着,走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面前,拿出魔杖,低声念:“阿拉霍——”

房间门打开了。在咒语念完之前。

Harry错愕的看着打开的房门,以及近在咫尺的房间的主人。

熨帖的淡金色的头发,没有血色的苍白如纸的病态的皮肤,永远看不到底的灰色的眸子,还有修长的躯体,永远被包裹在剪裁得体的衣服里,纵然像现在这样穿着浴袍,每一颗扣子依旧被严谨而整齐的扣着,连脖颈都不愿意多露出一分。

Harry呆呆的站着,难以置信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夹杂着犹豫和难以抑制的激动,低声轻呼着他的名字:“Malfoy?”

Draco完全没有想到他还能遇到Harry,还是在这里。但是他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一伸手将Harry拽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你怎么在这里?”Harry任由他拽着,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有很多话想要说,可是却不知道应该先说什么。

Draco没有回答他,只是一路将他拖进卧室,丢在床上,然后将床帐放下来,压低了声音:“别出声!”

Draco话音刚落,房门便被粗暴地踹开了。一阵阴冷的风立即卷了进来。Draco甩开床帐,抽出魔杖反手一指,一道刺眼的白光飞速地窜了出去,两声哀鸣之后,那种阴冷便烟消云散了。

Draco将魔杖塞回袖子里,迈着惯常的优雅的步子返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然后才抬起眼睛,看着站在门口的贝拉克里特斯:“您快要让我以为摄魂怪是您的私人宠物了,贝拉姨妈。”

“它们很好用,可以让我不用亲自动手在杂物上翻来翻去。”贝拉克里特斯交叠着手臂,半倚靠在门框上。“可是你把它们赶走了。”

“您准备搜查我的屋子?”draco挑眉。

“我是在执行公务。”贝拉克里特斯柔声说。“draco,我在追捕逃犯。”

“您似乎每天都在追捕逃犯。您负责的那些人似乎总是更古怪一点,藏的也更隐蔽一点。”draco揶揄地说。“今天又是谁?会飞的麻瓜?还是另一个强大的哑炮?”

“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贝拉克里特斯明知他是故意在讽刺她什么人都没抓到,可是还是被激怒了,连声音都更尖了一些。“我在追捕potter,Harry Potter!如果你想要包庇他……”

“您的意思是HarryPotter藏在我的屋子里?”draco轻笑一声。“您最好有证据,不然这可是污蔑。”

“我会把他揪出来的。”贝拉克里特斯环视了一圈,准备朝着屋子里面走去了。

但是一道绿光擦着她的脚划过,在地板上留下了一道焦黑的印记。贝拉克里特斯停住脚步,怒视着draco:“你什么意思?”

“我让您拿出证据,但没有同意您搜查我的房间。”draco轻晃着手里的高脚杯,慢条斯理的说。“看来您似乎是忘记了主人的命令。没有人可以违反我的意愿,包括您。”

贝拉克里特斯气的发抖,许久才能勉强克制住怒火,冷笑着看着她的侄子:“对,没错,我记得,我当然记得。毕竟不是谁都能让主人下达这样的命令,那不如我们来谈谈这个好了,我猜不止我,或者其他人,记者们,还有纳西莎,她也一定很好奇她的好孩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和那些传言一样?亲爱的draco?你勾引了黑魔王大人?”

“请注意您的言行。贝拉姨妈。”draco垂下眼眸,抿了抿薄薄的嘴唇。各种各样的传言他并不是没有听说过,他也从不在意,只是今天……

“既然敢做就不要怕被别人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了你消失的那两个星期是跟主人呆在一起,你难道想说主人只是跟你呆在一起然后聊天?——不过亲爱的,说真的,我真的为你骄傲。”贝拉克里特斯夸张地捧着心,摆出一种假惺惺的真挚表情。“想想看,多少人都没能做到的事,你只用了两个星期,就让伟大的黑魔王大人为你倾心,为你着迷,竟然让你可以压在我们所有人的头上,亲爱的,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您冒犯到主人了。”draco沉声说。“主人不会愿意听到这些话的。”

“所以呢?你要到主人那里去揭发我吗?”贝拉克里特斯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即便再怎么纵容你,如果主人知道Harry Potter竟然在这间屋子里,恐怕到时候谁倒霉还不一定呢。”

“您真的一定要搜查我的屋子?”draco问。在看到贝拉克里特斯戏谑的目光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高脚杯放下,倏然抽出魔杖,指向她。“您尽管来搜查,不过动作最好快一点,您知道的,阿瓦达索命咒语并不太长。”

贝拉克里特斯脸色一变,站直了身体:“你要杀我?你敢杀我?!”

“为什么不试试呢?”draco直视着她,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试试看主人到底对我有多纵容,试试看我到底敢不敢。”

“……你最好记着。”贝拉克里特斯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她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去摔门,以至于当门关上的时候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似乎要将墙壁撞到一样。

Draco吐出一口气,将魔杖收好,站起来走到卧室里面去。

——主人的纵容到底会到什么程度?

Draco微不可见的挑了挑嘴角,将床帘拉开,看着坐在床上的真实的会呼吸的Harry,恍若隔世的感觉让他甚至有了一点恍惚:“好久不见,Harry Potter。”

 

评论(9)
热度(363)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