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35

·35

“是真的么?那些传言。”Harry低着头,轻声问。

“Potter?”draco皱眉,他一时间没弄明白Harry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是不是真的!”Harry猛地抬起头,伸出手拉住draco的胳膊,一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声音也比刚才高了不少。“他给你许诺了什么?伏地魔给你许诺了什么?”

“Potter……”draco死命地挣扎,但是毫无效果。“贝拉可能还没有走远,她会听到你的声音的……”

Harry反手丢了一个闭耳塞听咒,旋即捏住draco的肩膀,锁住他一直在妄图逃避的视线,沉声说:“回答我。”

Draco感觉肩膀快要被捏碎了,Harry因为生气而变的粗重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让他喘不上气。Harry几乎快要贴在了他的身上,draco努力转移开一点视线,看到从Harry领子里掉出来一个金色的挂坠盒,随着Harry的呼吸在他的心口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却本能的感到害怕,那个挂坠盒擦过他的胸口,像一把冰刃直刺而下,刺骨寒冷。

Draco觉得自己有点眩晕。Harry的样子开始变的模糊。他能看到Harry的嘴唇在动,似乎在说什么,可是他听不到。他皱着眉想要看的清楚一点,忽然一起身,用力的吻了上去。

 

**

 

这个吻青涩又绵长。甫一接触到那软软的冰凉的触感,Harry觉得自己内心那一股无名的暴躁感得到了一丝缓解。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令他着迷。他试探着回应,试图继续延长这个吻。他的手臂游移到背后抱住draco,让两人贴的更近。他感觉到一双有些凉的手抵在他的胸前,似乎是想要阻止他,又似乎不是。然而他没有时间去思考,他停不下来。

Draco双手在Harry胸前摸索着,直到他终于握住了那个挂坠盒,然后用力的扯了下来。挂坠盒比他想象的更加冰冷,那种锥心刺骨的寒意让他几乎忍不住要大声叫喊出来。Draco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Harry,接着抬手,将挂坠盒狠狠地抛了出去,砸在墙壁上,发出一声脆响。

“那是什么?”draco双手抱胸,缩在床上瑟瑟发抖。他惊恐地看着那个已经安静地躺在角落里的挂坠盒,问。

挂坠盒被取下的一瞬间,那些暴躁感便倏然完全消散了。Harry有些失神,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甚至记不太清刚刚发生了什么,他需要好好回忆一下。当听到draco的询问,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魂器。伏地魔的魂器。”

听到伏地魔名字的时候,draco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咽了一口口水,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魂器。他原先的猜测是对的,那位大人确实已经制成了魂器,恐怕还不止一个。所以他才会这么害怕那个挂坠盒,就像害怕那条大蛇跟那位大人本身一样。

“对不起,我刚刚……”Harry懊恼的闭了闭眼睛,有些手足无措。“我不知道我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忽然就觉得很暴躁,所以……对不起……”

“刚刚有一瞬间你确实挺可怕的。”draco摇了摇头,指了指那个挂坠盒。“不过我想我可能知道是为什么。魂器可以影响佩戴者的情绪,将不好的负面的情绪放大到可怕的程度……所以,你不用道歉,这不是你的错。”

“你知道魂器?”Harry有些诧异。

Draco点点头:“那条大蛇。Harry,纳吉尼也是魂器。它们让我难受,我害怕他们,我没有办法长时间触碰他们。”

“那条大蛇。”Harry点点头,默默记了下来。“真想不到,伏地魔竟然制作了一个有生命的魂器。”

“嗯。”draco点点头。

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Harry轻声说:“可是我还是想知道,贝拉特里克斯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Potter?”draco再一次惊奇地看向他,再三确认他身上没有再佩戴其他不明物体了。“我不懂,你为什么会在意……”

“魂器只是放大了情绪,但是那些情绪原本就是我自己的不是吗?”Harry深呼吸了一次,看着draco的眼睛。“我很在意,我在意有关你的一切,许多人告诉我不可以,他们想了各种办法来改变,可是都没有效果。我没有办法不想起你,Draco,我喜欢你。”

“你……”draco错愕地看着他,一时间完全想不到应该用什么表情和什么语言来回答。他一直觉得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奢求着帮助和救援,他承认他几乎从来没有考虑过Harry到底是怎么认为他的。可是当听到Harry说的话,他一下子慌了神。“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我没有开玩笑。我喜欢你,draco。我一直在思索应该怎么告诉你,可是我忽然觉得我不能再拖下去了。”Harry看着他,认真的说。

Draco把袖子卷起来,将那个栩栩如生的黑魔标记递到Harry的眼睛下面:“你看清楚,我是食死徒。你怎么会喜欢一个食死徒?”

“在那之前,你首先是draco。”Harry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把他的胳膊轻轻的压下去。“我之前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不敢去直接问你,我害怕你会告诉我你是,我害怕我会犹豫。可是后来我才明白,我喜欢的不是附加在你身上的那些身份,斯莱特林的draco,malfoy家的draco,还是食死徒draco。我喜欢的就是你,在这一切之下的那个你。”

Draco沉默了很久,才轻声说:“为什么现在告诉我……”

“因为我总是想不明白。Draco,我是独自一个人长大的,没有人来告诉我感情到底是什么。我父母很爱我,但是他们没能教会我,我只能靠想象去感受爱是什么,这真的太困难了。”Harry摇了摇头,在进入霍格沃茨以后,他的生活仿佛终于走上了正轨。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总是有一些东西他感受不到,但是他说不出来那是什么。“当我知道了一些伏地魔的事情以后,突然就有很多人在拼命保护我,告诉我我有很艰巨的重任。邓布利多教授教会我很多,我很尊敬他,但是我真的对于拯救世界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我只是按部就班的做他吩咐的事情,而且还常常做不好。直到你,draco,直到因为你。”

“我?”draco愣了一下,想要回忆起他在霍格沃茨都做过些什么事,可是想来想去,除了最后那晚酿成的大祸,都是一些很小的恶作剧之类的东西。他不明白。“我……做了什么了吗?”

“其实是不小心弄伤你后。”Harry不好意思地轻笑了一下。“其实更多的是我自己吧。当时我很慌,我有点感觉到你似乎有些变化,但是我不敢求证。我害怕万一……万一你真的是食死徒——我当时真的没有办法接受——所以我想,如果预言是真的,如果我真的能杀掉伏地魔,那个时候你是不是食死徒就都没有关系了。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你一切,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可是我还是错了。我没有办法在那之前不想你。他们不让我看有关你的消息,但是我忍不住……我总是忍不住想你怎么样,担心你会不会不记得我……我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做任何事。”

“你看了那些报道。所以即使是这样,你也愿意跟我讲这些话?”draco咬了咬嘴唇,抬头看着他。“即使你看到了……我杀掉的那些人……我做过的那些事……”

“Draco……”Harry看着他,可是发现要说出“不在乎”三个字还是很难。Harry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报纸里写的只是一小部分。”draco当然看出了Harry的心情。他的情绪慢慢平静了下来。“我的父亲死了。”

Harry微微的点头:“这个报纸有写过。在阿兹卡班……”

“不是阿兹卡班。”draco面色平静地看着这个一辈子都不可能离经叛道的格兰芬多,却像是故意要挑战他的底线一样,慢慢地说。“是在我的面前,那个人用我的手,杀死了我的父亲。”

Harry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他呼吸了两次,让声音低下去。“是伏地魔强迫你的……”

“但那确实是我的手,我感受得到魔法的波动。”draco缩在袖子里的手死死的掐着胳膊,才能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颤抖。“所有的事都是他强迫我做的,但是也确确实实是我做的。我不是格兰芬多,大义凛然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我也做不到。纵然我再不情愿,可是那些已经流出来的鲜血,是怎么都洗不掉的。我知道很多人会指责我,不会原谅我,我不会怪他们,但也永远都不可能朝着他们所期望的方向前行。”draco的目光有些哀伤。“即使是这样,你也不会后悔?”

Harry没有说话。

Draco轻笑了一下,仿佛他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般。他转开视线,慢慢说:“没关系。如果你后悔了,我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draco。”Harry忽然用力地按住了他有些冰冷的手,打断了他的话。“跟我走吧,离开这里。如果……如果他们不肯接纳你,我们就离开,我们可以去麻瓜世界,去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至于拯救世界,”Harry吐出一口气,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只不过是需要找到魂器然后摧毁它们,这件事谁来做都可以。——而我们,可以一起离开。”

 

评论(15)
热度(371)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