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37

·37

Malfoy庄园的夜晚总是安静宁谧的。古老神秘的魔法能量若隐若现,几千年来不变的守护着这座沉默的庄园。只是时至今日,这座庄园看起来更加肃穆了。

Draco甫一走进,沉重的屋门便缓缓打开了,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屋子里依旧灯火通明,只是隐隐的多了一些萧瑟的气息。

纳西莎就坐在平素所坐的位置上,等待着她的儿子。她是一个真正的贵妇人,无论何时何地,她都不会允许自己失礼。她的妆容精致并且一丝不苟,她的神情庄重而不慌乱,但是微微陷下去的眼窝还是出卖了她的惶恐,不安,以及面对未来的恐惧。她看着她的儿子走进来,看着他逐渐挺拔的身躯,恍惚他不久之前才刚刚出生,那么小,那么软,他是家中的独子,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小魔王,是奶声奶气的小哭包。才几天不见,她却似乎已经认不出他了。外面的传言纷飞的乱七八糟的,她不知道该去相信哪一个。她深知人都是会改变的,但是她不愿意想的更多。她努力的想要压下去惶恐与不安,她奋力的想要说服自己她的儿子依旧还是她记忆里的那个样子。她知道他背负了许多,但是她无能为力。而今天,当她看到他挺直的腰背,忽然就松了一口气。

他还可以站的笔直。

Draco朝着他的母亲走过去。无论如何伪装,或许人在父母面前总是容易泄密。Draco用力的眨了几次眼睛,将酸涩的濡湿感晕染开。他忍不住加快了步速,一直走到纳西莎面前,才终于站定,低下头,轻声说:“请您赶快离开。”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涩哑。但是纳西莎并没有深究。她叹了一口气:“你都安排好了。”

“是。”纳西莎用了陈述句,但是draco还是恭敬的回答。“第一把钥匙会将您送出英国,抵达瑞典,在那里,有第二把钥匙。等您安顿下来以后,报一个平安。千万,千万不要告诉我您最终去了哪里。”

短短的几句话,纳西莎听的胆战心惊。她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她的儿子似乎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她第一次表现出了一点慌张:“那么你呢?你怎么办?”

“您不用担心我。”draco咬了咬牙,轻声说。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他的结局究竟会是怎样,现在他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在赌。只是他的赌注有些大,也有些危险。他在赌伏地魔的不舍得,在赌Harry的……爱,可是所有的这些,他都不能告诉任何人。“只有您安全离开,我才能放心。伏……主人暂时不会对我怎么样,但是他阴晴不定,您多停留一天,都会有危险。这次的门钥匙我筹划了很久,过了今晚还会发生什么变数谁都不知道。所以,请您赶快离开。”

“我明白了。”纳西莎觉得自己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是最终也只说了这四个字。她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说。“我会按照你的安排离开的。但是,有一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Draco没有说话,他安静地等着纳西莎的下文。他们都知道这次的分别或许永远都不会再见,但是谁都不愿意戳破。

“Draco,你要小心斯内普。”纳西莎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决。

“教授?”draco抬起头,有些疑惑。

“对。”纳西莎点头。“我曾经很信任他,甚至跟他定下了牢不可破誓言。”

Draco想起来了。他想起斯内普曾经试图阻止他去刺杀邓布利多,曾经提到过这个誓言的存在。但是他不明白,纳西莎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件事。

“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小心,但是还是让他钻了空子。”纳西莎说。“你没能杀掉邓布利多,是他做的,对不对?”

Draco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机械的点点头。

纳西莎抿着唇:“我原本是希望通过订立牢不可破咒,可以让他成为你的最后一道屏障,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可以帮助你脱困。但是我被他算计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圈套,包括那个誓言。”

纳西莎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下去:“后来,我越想越不对。但是一直到不久之前,我才终于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无论是我,还是贝拉,都认为那个誓言是保证他可以保护你的周全,但是他私自改动了一些字眼,使得誓言的内容变成了保证任务的完成。Draco,那个誓言,不过是他为了亲手杀掉邓布利多所设计的一环而已。”

“可是,为什么……”draco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他甚至还有些感激斯内普,感激他在自己下不去手的时候的帮助。可是今天纳西莎的话,打乱了他所有的记忆,让原本就混乱的故事更加蒙上了一层阴影。

“至于为什么,恐怕只有斯内普自己知道了。”纳西莎并不想多谈这件事。“我已经看不透他了,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么。Draco,你只要记住,你得小心他。”

Draco点头:“……嗯。”

“好了。再拖下去天要亮了。我不能辜负你的安排。”纳西莎站起来,将门钥匙拿在了手里。魔法阵即刻启动,draco后退了一步,纳西莎的身影已经从大厅中消失了。只留下逐渐变弱的声音:“要小心……我的……孩子……”

Draco跌坐在地板上。

纳西莎终于离开了。他应该感到轻松才是,可是为什么会觉得空荡荡的呢?

终于,只剩下一个人了。

夜色中的malfoy庄园静悄悄的。他继承了这座庄园,这座庄园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

 

纳西莎失踪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Draco三天都没能睡好觉,一直到纳西莎的小纸蝶在他面前化成了一团绿色的火焰,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伏地魔并没有传唤他。伏地魔现在似乎有一些紧急的事情要去做,据说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有一些猜测,但是并没有人敢确切的说他究竟去了哪里。

Draco搬回了malfoy庄园。伏地魔不在,他的日子也过的轻松了一点。他没有再去执行那些恐怖的命令,只是呆在malfoy庄园里,奢侈的享受着难得的安宁。携带着报纸的猫头鹰们每天都会准时飞进来,将报纸铺在餐桌上。Draco就端着咖啡,一张一张的看过去,浏览着前线的消息,寻找着出现在报纸上面的认识的人的名字。

预言家日报几乎每周都会报道一次Harry·Potter被捕的消息,但是从来也没有图片。Draco挥一挥手,将这页翻过去。他大概知道Harry现在在做什么。伏地魔制成了魂器,几乎成为了不死之身。想要使他完全灭亡,唯一的途径就是毁掉所有的魂器。这件事他既然知道了,那么Harry一定也知道了。就算Harry不知道,也一定会有人千方百计的告诉他。Draco不知道那些魂器究竟散落在天南海北的哪个角落,他也不能肯定Harry是否知道。他唯一能做的事,恐怕就只有祈祷Harry动作快一点了吧。

报纸一页一页翻过去,消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draco快速的翻看着,终于在某一页停了下来,原本还有些轻松的神情逐渐变的凝重。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他将那个标题翻来覆去读了几遍,连时间都仿佛凝固了。

布莱斯·沙比尼被捕了。

 

 

评论(4)
热度(281)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