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42

·42

一瞬间draco甚至并不想踏进去。他曾经将很长的一段时间花费在这里,对于当时的他来说似乎这是唯一的办法。可是时至今日,重新来到这里,他却感到一种难以释怀的迷茫。他甚至觉得有些回忆不起来自己都经历了一些什么,这些经历,又究竟带来了什么。

冥冥之中的力量,一直在转动着他命运的齿轮。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痛苦和迷茫之中挣扎,却好像永远也找不到出口和破解的方法。他也曾试着去做出抉择,试图去反抗逐渐滑向深渊的黑暗的命运。可是所有人似乎还是一个接一个的离他远去,而他,依旧还是孤零零的独自前行,就好像那些徒劳的努力不曾使任何事情发生过改变一样。

……还有Harry……

宽大的袖子下面,draco手轻轻握成拳。

这个人,从来都是他生命中不可捉摸的因素。他曾经很讨厌的人,讨厌那似乎与生俱来的所谓正义感,所谓排除万难的勇气。可也正是这些曾经让他觉得刺眼的东西,却在黑暗覆盖下来的时候成为了唯一的一丝光明。

Draco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瞬间,他的眼底,从那些迷茫之中,也划过了一点柔和。他有时忍不住想,如果当时,当时Harry就发现了他要做的事,就阻止他去修复消失柜,那么现在,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光景呢?

消失柜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Draco困惑了一下,便立刻意识到,有求必应屋的形态已经随使用者的要求发生了变化。而此时这个发号施令的使用者,显然已经不是他了。

“霍格沃茨有许多实验室。但是你的贸然出现,会扰乱正常的教学计划。”斯内普冷冰冰的说。“主要让我给你找一个安静不受干扰的地方。——我也不希望你干扰到我。”

Draco抿了抿嘴唇,微微颔首:“谢谢教授。”

斯内普没有继续说话。看起来他并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他只是像一尊雕塑一样站在旁边,似乎在等着draco进去之后就立刻锁门离开。

Draco踌躇了一下,还是没有将疑惑问出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现在并不是个问话的好时候。当他走进去以后,斯内普便很快的关了门,之后清晰的脚步声便逐渐远去了。

有求必应屋作为贮藏室的形态是draco最熟悉的。而现在的屋子,似乎就只是在贮藏室中间清理出了一块地方,重新堆上了实验台,坩埚们和各种仪器,以及遍布四周的各种各样的药品。原本放置消失柜的地方现在被换成了一个庞大而普通的柜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堆放着各种书籍和一些看不清楚样子的东西。

Draco走过去,刚捡起一本封皮已经被撕掉的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书本,一阵灰尘便腾空而起。Draco皱眉,有些厌恶的用手在空气中挥了挥,将那些灰尘驱散一些,然后随手翻了翻,大概看出这是一本高级魔药教程。便将其轻轻的放回柜子里面。

Draco拿出魔杖,在空中挥舞了几下,一只坩埚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台面上,咕噜咕噜的开始煮了起来。一些药片也从四面八方争先恐后的跳进去,不一会儿,坩埚里面便冒出了腾腾的热气。

Draco并没有去管那只锅子,将魔杖放回口袋,顺着背后的柜子慢慢的滑坐在了地板上。他抱着膝盖,抬头看着深邃不见底的天花板,任由坩埚煮的欢快。

伏地魔迟早会将malfoy庄园据为己有的。这是他早就猜到的事情。只是他没有想到,伏地魔会将他软禁在这里。那么大概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伏地魔需要在malfoy庄园里寻找一样东西,而这件东西,是不能被他所知道的。

至于所谓的研制药品——

Draco无声的笑了。既然只是个托词,那么这个药品,大概也只会在伏地魔要求他研制成功的时候,才会成功吧。

那么这个时候,又会有多久呢?会不会……永远不会到来?

其实在潜意识里,draco是并不排斥回到霍格沃茨的。他甚至觉得霍格沃茨比他生活了许多年的malfoy庄园要安全的多。尽管没有什么理由,但是他就是有些笃定,觉得Harry也是一定会回来霍格沃茨的。到那个时候,Harry会不会发现他,找到他,将他完完全全的庇护在那些刺眼的光明之中?

手指滑上颈间。冰冷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也仿佛将他从幻想中硬生生的扯回了现实。

Draco的眼底有些暗淡。

是了。伏地魔必须要死。

纵然现在的他可以苟延残缓,但是只要伏地魔一天还活着,那么他就随时都站在死亡的边缘。

“Potter……”draco忍不住轻声唤了出来。

他垂下头,看着胸前摊开的手掌。他似乎还能感受到Harry胸膛的温度,似乎还能听到那人说:我们,一起离开。

“Potter……”他轻轻的闭上眼睛,忍不住想象着,想象Harry会找到他,走来他的身边。Harry的衣襟上或许还沾染着来不及清理的尘土和大战中残留的血迹,但是已经推开门,看到了他,告诉他一切都结束了,他们终于可以离开了。

Draco的嘴角忍不住飞起一丝笑意。他睁开眼睛,偏过头看着台子上几乎要溢出来的坩埚。绿色的液体咕噜出巨大的气泡,气泡破掉之后,有一些液体顺着坩埚外壁流下去,一直流到台子下面,滴滴答答的落到地板上。

Draco拿出魔杖,挥舞了一下,将坩埚从炉子上拿开,稍微清理了一下,又换了另一只坩埚上去。

他不知道在他离开这里之前,这样的动作还会重复多少次。他忽然记起好像曾在哪本书上看到过,若是将人长久的幽闭在一间阴暗的屋子里,没有人可以交流,那么这个人终究会精神恍惚。

“真是段不怎么令人愉快的记忆。”draco笑着摇头,将这段叙述从脑海里驱赶出去。他抬头去寻找这间屋子里的窗户,才发现它在很高很高的墙壁上,只有一点光可以透进来。

这间屋子,还真是阴暗的很。

 

**

 

Draco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只是那些盛满液体的坩埚几乎快要堆满整个台子了。

从进来那天之后,斯内普教授再没来过,也没有其他人来过。就好像斯内普教授似乎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人。

所幸这里多的是各种草药,draco还不至于会被饿死。

只是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其他人了。他甚至不知道这个“许久”究竟已经过去了多久。

柜子里的书已经被他翻了一遍,只是可惜都是些残本,看了前页不见后页,实在读不下去。Draco将它们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柜子里,擦拭的很干净。

只有那本缺了封面的高级魔药教程被他留了下来。他想,终归是聊胜于无吧。

他不得不承认,人若是长期呆在幽闭的环境中,确实是很容易精神紧张的。就好像这些天以来,存在于他脑海里的那些用于温暖自己的幻想渐渐成长扩大,然后分化成了不同的结局,只等他一进入睡眠,便开始轮番播放。

那些结局,有时成功,有时失败。Draco经常从混乱的梦境中惊醒,呆呆的坐在地板上,试图将它们驱逐出去。

火种并不总是温暖的。

Draco叹气。

有时他也会梦到斯内普教授,可是看不清他的动作,甚至有时连面容都看不清,就像在现实中一样,他并不能确定斯内普教授到底在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他不愿意去揣摩,也不敢去揣摩。

Draco的目光扫过被他碰翻的高级魔药教程上,那本书正摊开来铺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而draco的目光,也正正好落在了那些字上面。

——这样难捱的时候,或许,致幻剂可以帮一点忙吧。

Draco想。

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药品了。

 

评论(13)
热度(268)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