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43

·43

斯内普打开门的时候,有求必应屋里古怪的气味让他那张万年没有表情的脸也忍不住皱眉。空气里是混合着的各种药品的味道,浓厚的仿佛是一个非法的小型制药厂。

试验台上的坩埚一直都没有停止工作,一个一个的泡泡浮出来,然后在空气中破掉。Draco颓然的靠坐在旧书架边,将脸深深的埋进双膝之间,只能看到淡金色的头发。旁边掉落着一些空了的小瓶子。听到脚步声后,draco抬起头看了一眼,复又将头深深的垂了下去。

“很高兴你看起来精神还不错。”斯内普的语气倒是听不出来哪怕有一点高兴的感觉。他慢慢的走到draco身边,捡起一只空瓶子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再一次皱眉。“致幻剂是一个用来逃避现实的好东西。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也有会依赖他的一天。”

“我胆小,教授。”draco瓮声瓮气的回答。他抬头看斯内普,原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看起来更加憔悴了。灰色的眼睛也失去了神采。他的声音不高,听起来似乎什么情绪都没有。“我一直在想,您究竟是什么颜色的,教授?”

斯内普脸色陡然一转,几乎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后退了几步,抽出魔杖对准了draco。

“何必这样紧张呢?我既已经是主人手里的弃子,只要您愿意,让我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不过是时间问题。”draco嘴角扯出一丝笑。“我只是很困惑,我听过您的一些故事,我也像所有人一样一直以为,您讨厌potter比较多。我没有想到的是,您最讨厌的人,似乎是我。我真的很困惑,教授,您能帮我解答么?”

斯内普手里的魔杖并没有改变方向:“你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教授。”draco笑着摇摇头。“只是呆在这样安静的地方,就会忍不住想起一些很久远的事情。——比如,教授,当年您是知道的吧?我会中了potter的神锋无影。”

斯内普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不如说,其实您一直都在附近,而当时附近竟然奇迹般的只有您一个人。不然桃金娘也不会那样快的找到您,并且只找到了您。”draco慢慢的说着,就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啊,还有后来,您跟我母亲订立的牢不可破誓言。我的母亲希望您可以保护我,但是对您来说,恐怕这个誓言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可以光明正大的替我去完成那个刺杀任务……”

Draco顿了一顿,空气里便安静了下来。他仿佛是休息了一下,接着说:“还有,这一次……当布莱斯被捕后,最想杀掉他的人,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您吧。”

“你有什么证据?”斯内普平静的问,平静的就像是默认了draco的指控一样。

“我能有什么证据,不过是瞎猜。”draco说。“我只是假设,白色的一方一定派了许多人渗透到了主人的身边。那么当一个不被信任却又掌握了重要情报的布莱斯被捕后,这些渗透进来的人就一定会赶在主人回来之前除掉布莱斯。只不过我的出现打乱了他们的计划,甚至可能让他们的一些部署暴露了出来。那么既然布莱斯已经死了,这个替罪羊落在最后一个见他的我身上,真的是再方便不过了。”draco抬起眼睛看斯内普。“教授,想必主人在我的家中,应该会有不少收获吧?”

“马脚露出来的太多,也会让人生疑。除了纳西莎的失踪,主人看到的也不过是一些无伤大雅的蛛丝马迹。Malfoy做事向来谨慎。主人能相信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斯内普淡淡的说。“draco,你聪明的让人讨厌。我不喜欢总是出状况的棋子。若是离开霍格沃茨后,你能安静的销声匿迹,那么也省的我们彼此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在哪里都是弃子,我还真是悲哀。”draco低声说。“可是教授,我无论怎样仔细的想,也想不出来我究竟做过什么妨碍到您的事情。”

“但是你在试图影响potter。”斯内普说。

听到这个名字,draco愣了一下。但是他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安静的听着斯内普接下来的话。

“potter是所有人最后的希望,他将会成为英雄。——你既然听过我的一些故事,那么你应该能想到,我会将他送上这条路,也会保证他战后不会被人暗算,从光环之中剥离。”斯内普仿佛陷入了回忆。他记得那漂亮的绿眼睛,可以让他飞蛾扑火一样奋不顾身的漂亮的绿眼睛。可是回忆并不总是美好。斯内普有些恨恨的继续说。“只可惜他还是继承了potter那样无可救药的一根筋。所以我不能让任何渗透进黑暗的人与他有任何的关系。我做了那么多的部署,甚至说服了卢平那个木头疙瘩……但是你让我们的努力几乎都成了白费。你利用他,甚至让他说出了不顾一切的蠢话……”

斯内普自觉说的似乎有些多了,但是draco的脸色已然瞬间苍白。

“你怎么会知道……”draco声音有些颤抖。他记得的,在秃鹫酒吧,Harry明明用了闭耳塞听咒……

“难道你也被他的智商传染了。我早就说过,我的咒语对我来说是无效的。”斯内普仿佛看穿了draco的困惑。“况且,你们的声音真的太大了。”

Draco颇有些无力的辩白:“既然您听到了,那么您应该也听到了,我并没有做什么,所有的话,所有的承诺,都是Harry自愿做出的……”

“自愿?”斯内普嘲讽的笑了笑。“我确实听到了,你竟然知道魂器。那么你会不知道魂器对于佩戴者的影响么?”

Draco脸色愈来愈白。他闭上了嘴,一个字的反驳也说不出来。

“你知道主人对于你的血统的执念。而当这样的执念伴随着魂器一并影响了佩戴者之后,将其引导成为其他的情感对于优等生的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你唯一不能确定的是Harry究竟被影响到了哪一种程度,但是你还是选择了赌一把。”斯内普说。“看起来效果不错啊,小malfoy。”

Draco死死的咬住下唇。斯内普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刀,一把一把的戳进自己的心脏。他也曾试图说服自己,Harry对于自己的情感并不全部是由魂器主宰的。但是斯内普的话把他硬生生的拖进了现实。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斯内普所说的才是真相。他甚至想过,当伏地魔被杀死后,当一切回归正常后,当Harry终于彻底的从魂器的影响中解脱出来后,如果……那么,他离开也是可以的,毕竟没有成咒的承诺,也不过就是几句无伤大雅的空话而已。

Draco承受不了这样的不安,所以他总悄悄的麻痹自己,自己所求的不过是一直生存到战后,在战后也能一直生存下去而已。但是无论是布莱斯,还是斯内普,他们的话却剥下了他的伪装,让他不得不正视自己的软弱和自私。

脑海中的混沌让他无法正常的思考。他的语气听起来仿佛垂死挣扎:“那么您呢?到了战后,您与Harry的曾经拥有的关系,也会干干净净的不留一丝痕迹么?”

“我?我走不到那个时候。”斯内普沉声说。“不只是我,所有在黑暗中憧憬黎明的人,都将注定无法亲身走进黎明。”

Draco没有说话。此时斯内普的样子仿佛与记忆中布莱斯的形象重合了起来,他们在说着一些他不曾想过的话,一些足以让他震撼到无以复加的话。Draco从来不曾了解过的那些人,而此时此刻却仿佛正一点一点让他窥探到所谓光明身后铺天盖地的迷雾。

没有抱着必死之心的人,是不会为着缥缈的光明而主动纵身深渊。而那些虽然企图挣脱黑暗但却没有足够勇气的人,只能如他自己一般,在交界处的灰色地带苦苦挣扎,无法投入光明,也不敢为着触碰不到的结果而彻底的没入黑暗。

终究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渺小而胆怯。怀抱着最后所残存着的一丝理智,在别人的博弈中无谓的沉浮。

“Harry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些事,他也并没有知道的必要。他是被选中的救世主,所以他不能辜负所有人倾注在他身上的期望,包括他可能永远不知其存在的那些人。”斯内普继续说。“谁都不被允许去妄图打破这样的平衡,包括你。”

Draco微微闭上眼睛,轻声叹了一口气:“那么教授,我会死在这里的吧?”

“我不是邓布利多,并没有耐心引导新手。”斯内普没有回答他,只是说。“我既然已经耐着性子告诉了你这么多事,你认为我只是为了让你死的明白一点么?”

“但是教授,跳下深渊的勇气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draco疲惫的回答。他有些累了。他甚至已经想不清楚自己这么久以来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什么了。他简直一点干劲都没有了。

但是斯内普依旧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继续说下去:“由于布莱斯的意外被捕,导致Harry只能离开原本安全的万无一失的落脚点,开始逃亡。为了保护他的行迹,甚至连凤凰社都没有多少人真的能说清他到底在哪里,而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他也越来越危险。这样的情况主人自然也是知道的。”斯内普说的很自然。“我知道他已经采取了一些方法,虽然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是如果万一主人成功了,那么就需要有人可以将Harry救出来。”

“您该不会认为我就是那个人吧?”draco有些自嘲地问。

“只是之一。”斯内普回答。“如若Harry真的被捕,那么将会有百分之三十的概率被关进malfoy庄园。”

那个地方啊……

Draco想,似乎确实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你可以好好的考量一下。”斯内普看起来已经将要说的话说完了。“若是有了答案,就到校长办公室来吧。”

 

评论(24)
热度(303)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