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44

·44

最后一瓶致幻剂倒进坩埚以后,坩埚中原本愤怒咆哮着的液体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那些可怕的争先恐后试图涌出来的气泡一个一个的裂开,落回到逐渐变的清澈的液体中,分散成细小的泡沫,随着温度的升高温和的拥挤着。

若是在见识了所希冀的一切都将发生,所祈愿的一切都将获得,在无边无际的甜蜜的希望之中获知一切都不过是幻境,向他张开怀抱的只是狰狞的死亡,那么,这个人会抱着怎样的心情死去呢?

Draco面无表情的想。他指挥坩埚中澄澈的蓝绿色液体落进玻璃瓶中,瓶盖跳上去,将这美丽又危险的美杜莎一般的液体紧紧封存。

曾经他和布莱斯都认为,瞬间的致死的药品就已经可以配得上地狱的称谓了。但是现在的draco忽然觉得,若是就那样立刻的不假思索的死去,恐怕并不是地狱,而是天堂吧。

布莱斯的死是因为他知道通往那座房子的方法。他知道通往那座房子的方法是因为Harry有一些事情需要与他聊一聊。

Draco停住了手里的动作。

他一直在说服自己这件事与自己没有关系。可是他又明明白白的知道,那个未成形就夭折的会谈确实与他有关。是因为他见到了Harry,是因为他的刻意引导才使得Harry情绪发生了变化。或许Harry是想要确定一些什么,或许是需要说服其他人,或许是希望通过布莱斯了解一些信息……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是因他而起。

所有的一切都因他而起,是他将所有人都带入了危险的境地。

可是他呢?他在做什么?

Draco手握成拳,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

他甚至都不敢去面对不敢去承认,仅仅是怀抱着侥幸的心理在希冀着等待着,却惶然不知由于他的这一点小小的私心,使得局势究竟发生了何等可怕的变化。

纵然是以死谢罪,也显得苍白无力了。

身后传来一阵轻响,draco转身,就看到堆放在屋子角落里的各种杂物之间,走出一个半透明的人影。那位人影看起来像是一位少女,只是眉眼之间又有些孤傲和睿智。她歪着头看了半晌:“你是斯莱特林的学生。”

“曾经是。”draco微微的眯起眼睛,回想着自己是否见过这位幽灵,以及她呆在这里多久了。

“我不是幽灵。”那位少女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开门见山的说。“我的名字是罗伊纳。我不是幽灵。非要说的话,我只是一段记忆。”

“一段记忆?”draco愣了愣。他在书上看到过冥想盆的例子,也听说过Harry二年级的时候那段匪夷所思的密室历险——摆脱那简直太有名了,不会有人没听过的。但是冥想盆中的记忆需要人为的导进去,纵然是如伏地魔的记忆,也需要一个将其开启的人,draco从来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的记忆可以在没人开启的情况下自发的实体化。

“这并不难,但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罗伊纳像是有读心术一样,说这句话的时候脸微微扬起来,闪烁着那些聪明的少女脸上常能看到的骄傲和狡黠。“我在这里等了很久,总也等不到合适的人。我虽然不喜欢斯莱特林,但是也并不是那种会因为某些人而讨厌所有人的人。所以你将有这份荣幸替我做这件事了。”

“抱歉,女士。”draco对于这位自来熟的女士感到有些又好气又好笑。“如果您一直等在这里,恐怕是知道的,我只是被关押在这里的人。”

“但是你可以出去呀,那个看起来并不好惹的人是这么说的。——我早就说过了,让斯莱特林的优秀毕业生来做校长,一定可怕的很。”罗伊纳扁扁嘴。

Draco内心叹了口气,这位罗伊纳女士看来是一位很会抓重点的人。斯内普提出的那个问题,他们两个其实都有答案,只是现在看起来,这位罗伊纳女士也知道答案:“那么女士,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罗伊纳没有说话,而是将藏在背后的手拿出来,手上一盏明晃晃的镶嵌着宝石的精致的冠冕赫然出现在了她半透明的双手上。

Draco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是……”

“魂器。”罗伊纳的脸上有些落寞。旋即转为了愤怒。“那个混蛋,败类!霍格沃茨的耻辱!他怎么敢这样侮辱智慧与学识!他怎么敢用那肮脏的灵魂的碎片来玷污高贵的智慧!”

Draco愣愣的看着气急了的罗伊纳,她的脸颊上的模糊似乎更加浓厚了。Draco猜测,那可能是因为生气而染上的红晕吧。

但是他不敢靠近。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刺骨的冰冷气息让他条件反射一样想逃走。等到罗伊纳发泄完了,draco稍微镇定了一下,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奇怪:“那么……您需要我做什么?”

“在你离开霍格沃茨之前,将这个冠冕送到它应该在的地方去。”罗伊纳垂下眼睛。“它不应该在这里,它最终将会被摧毁,但是在那之前,我希望它可以回到它本应在的地方……”

“我可能……”看到罗伊纳有些落寞的眼神,draco将拒绝的话咽了下去。“但是,您也看到了,我没有办法接触它……”

“没关系,只要你同意,它自然会跟着你去到它需要的地方。”罗伊纳摇摇头,说。

“那么,我要把它带到哪里去呢?”draco小心的问。

“拉文克劳休息室。”罗伊纳仿佛认定draco一定会帮她,一边说着,原本半透明的身体一边慢慢透明,最后仿佛变成了一缕青烟,飘忽就要不见了。“拉文克劳夫人的雕塑上。”

罗伊纳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身体已经完全消失了。冠冕失去了重心,“噗”的一声落在了地面上,晃了几晃便停住了。

Draco试图伸手,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去拿起那个冠冕。他叹了一口气,转身将桌子上装着药品的玻璃瓶捏在手里,做了许久的思想斗争,才终于慢慢的朝冠冕伸出手。

出乎意料的是,当他就快要接近冠冕的时候,冠冕仿佛有了灵魂一般,倏然一跃,停在了他手掌的正上方,慢慢的旋转着,仿佛在催促他快点动身。

Draco笑了笑。就算一直不愿承认,就算一直麻痹自己,但是问题的答案一直都在那里,可能,什么时候都不会变吧。

Draco伸手推了一下,门就开了。

因为自己而引起的偏离,那么,就由自己来完成拨乱反正吧。

一只脚踏出去,挣扎在灰色边缘的人终于心甘情愿的跳下黑暗的深渊。

天才刚蒙蒙亮,霍格沃茨古堡如常的宁静却仿佛蒙上了一层肃杀。落下的脚步发出的轻微声响回荡在古老的走廊里,被惊醒了的戴着睡帽的画像们把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然后又很快的闭上,继续夸张的打着呼噜。

Draco就像不知道画像们的小动作一样,沉默着朝着拉文克劳的休息室走去。

他之前从未到过这里,也并不知道拉文克劳的口令会是什么。他注视着休息室门上那个古怪的鹰首,暗色的金属现在看来显得更加古旧。一双眼睛胡乱的放空着,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draco走到了它的面前。但是当draco站定的时候,那尖尖的鹰嘴漠然地问:“生存还是死亡?”

Draco抿住唇,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足尖。良久才重新看向那扇门,凝重而坚定:

“尽我所能。”

 

评论(11)
热度(288)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