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45

·45

Malfoy庄园看起来似乎不曾发生过什么改变,但是draco知道,有一些东西确实不一样了。

客厅里有许多人,但是却安静的厉害。有一个看不清面孔的中年人蜷缩在中间,看起来这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审判。

Draco径直地朝着他的主人走过去,目不斜视。纳吉尼感受到了他的存在,昂起头,看起来颇为兴奋的吐着信子。

Draco不知道被审判的是谁,也不想知道那是谁。无论那人是俘虏还是叛徒,此时此刻,他只能是一个借口,一个可以使得draco重新回到这里的借口。

必须死。那个人必须死。

Draco抿着薄薄的双唇,手在袖子里握紧。

他想起了邓布利多——那一幅总是在装睡的画像,在看到他的时候,终于抬起了眼皮,扶了扶眼镜,不大的眼睛里却是神采奕奕的很。

“你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那位看起来依旧很慈祥的校长微笑着说。

“教授。”draco欠身。“我没想到还能见到您。”

“我倒是想象过一些。”邓布利多眨眨眼睛。“看起来你要从两难的境况中脱出来了。”

Draco看向空荡荡的办公桌,斯内普还没有来:“……校长跟我谈过了。”

“我希望他的方式没有太激烈。西弗勒斯并不是个擅长做学生工作的校长。”邓布利多意味深长地说。“恐怕你得记住一句话,要记得很牢:很多时候,一些牺牲是必要的。”

一些牺牲是必要的。

Draco默念着。所以他不去看那个人,也不去试图想象像这样的“审判”到底已经进行了多少场,遑论这熟悉的地板上究竟已经汇聚过多少血污。

他只是径直地走着,沿着两侧人群分出来的道路,一直走到他的主人面前,单膝跪下去:“主人。”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的孩子。”伏地魔点头。“西弗勒斯说你已经成功了。”

“是的,主人。”draco从口袋里将配方与药品一并拿出来捧在手上。

“到我身边来。”伏地魔说。

Draco答应了一声,站起来将东西放在伏地魔面前的桌子上,垂手站在旁边。纳吉尼从桌子下面蛇行到draco的脚边,从他的脚腕开始蜿蜒地攀爬上去,兴奋地发出嘶嘶声。

从作为魂器的纳吉尼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气随着它的动作慢慢的将draco整个包裹了起来。一瞬间draco甚至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这样可怕的寒冷所冻住了。可是他不能逃走,他只能咬着牙笔直地站着,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等待伏地魔接下来的问话。

纳吉尼的小动作伏地魔当然一清二楚。但是他并没有阻止,甚至并没有表态。他的注意力仿佛全都被桌子上的东西吸引住了:“它叫什么?”

“地狱汤剂,主人。”draco恍惚了一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以免使得自己的声音露出颤抖。

“解药呢?”伏地魔接着问。

Draco沉默了一下:“没有解药,主人。”

“没有解药?”伏地魔一只手拍在那张写着配方的羊皮纸上,语气里有些戏谑。“从成分来看,解药并不难配。”

“主人。”draco镇定了一下,努力不去理会纳吉尼的影响。“若是能分析出成分,解药当然制的出。但是,解毒的关键并不在解药本身,而是服用的时间。”

伏地魔示意了一下,在另一边等待着的贝拉克里特斯便很快的走上来,拿着那只小瓶子走到那个蜷缩着的人旁边,揪着他的头发从他的嘴里灌了进去。伏地魔看着她的动作,就像是在欣赏一台顶级的舞台剧一样。他将头微微偏向draco:“说下去。”

“服下地狱汤剂的人会立刻陷入幻境。”draco低头看着自己的足尖,机械地做着解说。他并不愿意去看那个人的情况,服下药品的情形已然在他脑海中重复上演了上千遍。“在这个并不长的幻境之中,他将会得到他最期冀的一切,他的希望,他的期盼,都会在这个虚无缥缈的幻境之中成真。”

下面传出一声悲伤的呜咽。Draco轻轻闭上眼睛,继续说下去:“……然后,在他的愉悦终于到达顶峰的时候,他就可以去死了。”

“听起来很有趣。”伏地魔眯着眼睛,看着下面的那个人表情逐渐变的狰狞,然后鲜血从嘴里大量的涌出来,终于瘫软在了地板上。“那么,解药呢?”

“毒药的用量不同,解药也会相应发生变化。”draco的语调平稳,就像他并不知晓有一条生命在他的客厅中逝去了一样。“但是,若解药是幻境之中服下的,那么总是会发生一些难以预料的结果,生还的概率大概只有1%。因此解药只有在幻境开始之前和结束之后服下才有效。”draco两眼放空。“但是这两个时间点异常短暂并且难以掌控。”

“如果真是这样,那倒是好用的很。”伏地魔点点头,便有人离开去安排批量研制的事情了。伏地魔靠在椅背上:“这里人太多了。你们都出去吧。”

下面那些看不清面孔的人听到这句话,便很快的退出去了,带着那个倒霉蛋的尸体一起。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了那些比较熟悉的面孔。

“我有些事情需要去办一下。”伏地魔淡淡地说。

“主人,请让属下跟您一起……”贝拉克里特斯殷勤而崇敬。但是她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完的权利。

“不需要,贝拉,你呆在这里。”伏地魔冷然说。

“是,主人。”贝拉克里特斯像是一头受伤的小兽,悻悻然地退了回去。

“在我不在的时候,你们等在这里。若是有猎物进了陷阱,就报给我知道。”伏地魔扫视了一圈,声音陡然严厉了起来。“若是这一次再出现任何问题,我一个都饶不了。”

 

**

 

伏地魔离开后,malfoy庄园低沉的气压似乎有了一点好转。Draco冷眼看着那些粗俗的食死徒们在这里大胆的肆意妄为,不多的几只家养小精灵躲在角落里,趁那些人不注意的时候迅速的整理好一切,再迅速的消失。只有看到draco的时候,才会停下来深深的鞠躬,然后又很快的逃开不见了。

Draco已经将其他家养小精灵的契约都解除了,让它们自己去寻找安全的地方。但是有几只家养小精灵拒绝了,它们的历史几乎与这座房子一样长,与malfoy庄园共存亡的思想已经深刻的印在了它们的血液里。所以它们坚持留了下来,躲在角落里,在夹缝中努力的修补着这座正在遭受着劫难的古老的庄园。

Draco有时甚至忍不住想,若是这几只小精灵也能进入霍格沃茨的话,大概也会被分到格兰芬多去吧。难怪那位十全十美小姐对家养小精灵总是那么热情。

想到这里,draco又顿住了。

——如果是那位十全十美小姐的话,大概是能制出解药的吧。

 

**

 

Draco还是不知道伏地魔的搜捕计划究竟是怎样的。他也并不确定贝拉特里克斯是否知道。但是他也并不能询问。他所能做的一切,就只是等待,等待着去解决将会发生的危机,等待着在那之后的未知而可怕的命运。

如果结局是注定的,那么在那个确定的结局到来之前,就尽力去做一些事情吧。

就像那枚华丽的冠冕。纵然最后的结局逃不开毁灭,在毁灭之前,它的主人也在努力的将它放到了它原本应该在的位置。

如果这个决定是智慧的罗伊纳·拉文克劳夫人所做出的话,那么大概是对的吧。

这是draco站在拉文克劳休息室里,仰头望着那尊重新戴上冠冕的美丽的雕像的时候,所思考的话。

 

评论(5)
热度(282)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