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51

·51

伏地魔手在空气中挥舞了两下,两只摄魂怪从窗口掠了进来,将一只独角兽的尸体丢在了地板上。伏地魔几乎是迅速的扑上去,咬破独角兽的喉管,将仍然还温热着的血液吞了下去。

Harry potter毁掉了一只魂器。

伏地魔并不知道是哪一只,但是他也感觉到了惶恐。那个小子找到了毁掉魂器的办法,甚至不知道已经找到了几只魂器。伏地魔将嘴边的血迹舔掉,想。

看来要多备几只独角兽才行。可是独角兽这种动物原本就稀少,现在更是越来越难捕捉了……

那两只摄魂怪还没有离开。事实上它们很快就感受到了屋子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它们开始试探着朝draco的方向游过去。见到伏地魔并没有阻止,胆子也越大了起来,几乎直接就要朝着draco扑上去了。

Draco半躺在地板上,并没有逃走的力气。情急之下将魔杖调转了方向,朝着摄魂怪挥了过去。魔杖尖端腾出一阵白色的雾气,一只成型的守护神一跃而出,朝着摄魂怪就冲了过去。摄魂怪哀嚎了一身,便立刻从窗户里游出去逃命了。

伏地魔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睛里面流露出的惊奇慢慢的染上了一丝惊喜。他的速度并不快,他重新朝着draco走了过来。

惊魂未定的draco完全来不及思考,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再次将魔杖指向伏地魔。但是依旧一点用处都没有。伏地魔甚至连手都没有摆动出多大的幅度,draco手里的魔杖便已经脱手而出。Draco慌张的想要去捡的时候,伏地魔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几乎是一瞬间就将draco的手腕死死的扣在了一起,随即低下头,在draco的脖颈上狠狠的咬了下去。

Draco身体完全僵直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知道缘由,但是他能感受到,冰冷尖利的牙齿刺穿皮肤的感觉,血液一丝一丝脱离身体的感觉。他甚至感觉到体温一点一点的冷下去,皮肤在一点一点的结冰。他无法动弹。

不知道过了过久。伏地魔像一只贪婪的吸血鬼一样吞噬着draco的血液,直到餍足以后才重新抬起头看向draco。

Draco强忍住恶心和颤栗。他曾经做过无数个噩梦,梦中曾出现过无数种死相,其中当然包括被纳吉尼那条恶心的大蛇抽干血液,再一口一口的蚕食。只是他从来也没有想过,拥有野兽的利齿的并不只有纳吉尼,还有伏地魔。

他甚至不敢去看伏地魔的脸。那张原本就阴森恐怖的面孔此时还沾染着鲜红的血液。

那是他的血液。

“仅存的最古老的纯血统巫师,黑暗的仆人,守护神竟然是独角兽。”伏地魔还带着鲜血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我忽然觉得庆幸了,没有杀了你,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Draco愣愣的看着伏地魔带血的嘴角,几乎连呼吸都忘记了。从刚刚就已经差不多停止工作的大脑,此时却隐隐约约的传递出了一些信号。这些微弱的、隐隐约约的信号在努力的向draco解释来龙去脉,拼命的在draco已经空白的脑海中渲染着可悲而绝望的前因后果。

独角兽的尸体就在不远的地方,它们皮肤上残留的温度还没有完全褪去。

他看到伏地魔的精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就仿佛被毁掉一个魂器就好像只是被剪掉了一缕头发一样。

铺天盖地的绝望再度侵袭而来。

Draco垂下眼睛,睫毛也垂下来形成了一小圈阴影。他的目光落在手腕上。伏地魔的力气很大,他根本挣脱不了。Draco尝试着张开嘴,声音不出意外的微弱而且喑哑:“我还得活着,对不对?”

“真聪明。”伏地魔话音未落,原本掉落在一旁的draco的魔杖动了一动,须臾便飞进了伏地魔那只空闲的手中。伏地魔将那只魔杖放回draco衣前的口袋里,动作意外的轻柔。“你杀不了我,相反,你救的了我。不惜贡献出自己的血肉,你将是我最忠心的仆人。”伏地魔嘶嘶的说着。“你得好好的活着,好好的看着,看着我会将整个世界改造成多么美妙的样子。”

Draco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你的小朋友似乎总是喜欢给我带来一些惊喜。那么,这损失就由你来偿还吧。”伏地魔在他耳边轻声说。“正好。”

 

**

 

Malfoy庄园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食死徒们仿佛一夕之间全都离开了,甚至连伏地魔都几天才会来一次。

但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

Draco再没有见过其他的人,连家养小精灵们都没有。餐厅被下了禁咒,家养小精灵们进不来。多比虽然牺牲了,但是显然,伏地魔也不得不对他曾不屑的这个群体多看一眼了。

魔杖在口袋里,硬硬的触感抵着胸口,仿佛在昭示着它的存在。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他明明白白的清楚战况已然到了胶着白热的状态,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或者,比什么都做不了还要糟糕的多。

Draco动了动胳膊,身后传来了熟悉的手铐当啷的声响。

伏地魔将他锁在了餐厅里。就像是看穿了他会绝食一样,伏地魔派了摄魂怪定期掠进来,揪住他的脖子将营养液灌下去。

Draco能看到摄魂怪即便空洞的眼睛中依然散发出的想要猎杀他的贪婪的欲望。他当然知道伏地魔不会让摄魂怪达到目的,就像他知道伏地魔将魔杖还给了他,他依旧无能为力一样。

在这座庄园的外面,将不会有人知道他现在的真实状况。伏地魔一定会捏造并夸大小malfoy的忠心,借此继续笼络纯血家族们,以及试图瓦解离间那些由霍格沃茨们组成的军队。

甚至……血液。

Draco有些绝望地想。

伏地魔不会放过这个事情的。他一定会将他的新发现公之于众,不遗余力的宣扬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就算毁掉了魂器,伏地魔还是有办法活下去的。

——而我,就是那个办法。

Draco低低的叹气。他不知道外面的所有人将会怎么看他,他也不知道很久以后的魔法史课本上他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他不在乎。他回忆起斯内普教授告诉过他的话,他也明明白白的知道有一些人注定没有办法走进黎明。他既然选择了,当然也并不会后悔。

他只是偶尔,偶尔会想,Harry或许……

不是或许,是一定。

Draco想。还会有谁能比救世主更快的知道伏地魔周围所发生的事情呢?

一颗原本应当被销毁掉的棋子,反而成为了敌方的底牌。而所有的人都只会知道整个故事的后半段。这场公案,是无论如何都翻不了了。

——那岂不是……正好?

Draco想。

虽然方式不同,但是所有事都终究回到了正轨。投身黑暗的人背负着罪愆湮灭在黎明之前,不会被想起,不必被想起。不成为任何人的负担,不成为任何人的心结。

黎明终将会到来。

Draco知道,他就是知道。

当无数人期冀着的黎明终于到来,当所有人都终于能满怀着希冀和憧憬奔赴绮丽的未来,怎么还会有人不开心呢。

Draco轻轻的闭上眼睛。

——怎么会呢?

 

评论(14)
热度(299)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