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52

·52

熟悉的走廊和大厅,熟悉的墙壁和柱子们。罗恩环顾了一周,终于还是忍不住感慨:“对梅林发誓,我真没想过有一天我们还能活着回来。——好几次我都以为我们要死在各种乱七八糟的地方了,连葬礼都不会有人来参加的那种。”

“关于我们的葬礼,那得是一百年以后才需要考虑的事情。如果你真的那么闲的话,不如好好想想冠冕到底会藏在什么地方。”赫敏近来脾气大的很。每次压力增加的时候她都很容易发脾气,比如要考试的时候。况且显然,这一年以来他们所面对的境况可比考试麻烦多了,更何况从城堡外传来的嘈杂的战斗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们这可不是什么感人的同窗会应该举办的时候。“无意冒犯,但是我们得做最坏的打算——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那些屏障能管用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一分钟?——我希望在一直没有被启用的这几百年里有人给它们做过测评。”

“你太紧张了。”Harry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抚赫敏,他们认识也快有十年了,然而这个问题依旧无解。Harry将格兰芬多剑塞进了她的手里。“你来拿着它。你得勇敢一点,赫敏。你得知道,我们三个人里面最不能乱的就是你,你是我们的主心骨。”

“谢谢你。”赫敏深呼吸了一下,手从前额撸上去,原本就乱七八糟的头发似乎打了更多结的样子。“但是我们真的没什么时间了,Harry。我们找了那么多地方,我们连有求必应屋都找过了。我们甚至去问了麦格教授——百忙之中——然而连麦格教授也不知道,我真的,我真的想不出了,我感觉自己真是太笨了。”

“千万别那么说,连你都笨,那别人怎么办。不过说起这个,我是有点真的想不明白。”罗恩说。“按照格雷女士的说法,冠冕是她藏进有求必应屋的,可是为什么我们没有找到呢?是又被谁拿走了吗?”

“格雷女士藏的东西,一般人估计是找不到的。”Harry忽然想到了什么。“罗恩说的对,可能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够聪明,而是真正藏起冠冕的人太聪明了。我猜,大概是拉文克劳夫人……”

“你在开玩笑对不对?”罗恩有点难以置信。“拉文克劳夫人已经……已经……况且,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拉文克劳夫人变成了幽灵——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格雷夫人不会不知道的。”

“不不,我的意思是,冠冕毕竟是拉文克劳夫人的心爱之物,谁也不知道拉文克劳夫人是不是用了什么办法在上面……你们知道的,那些伟大的巫师们总是喜欢做这样的事情,纵然他们已经死了很多年,也并不妨碍他们做一些想做的事情。”Harry说。“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想,但是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不是吗。”

“如果你的猜想是真的话,我可一点都没有感到轻松。”赫敏摇摇头。“着意味着,我们接下来要找拉文克劳夫人藏起来的东西。Harry,我真的不觉得我们有什么胜算。——这个世界上或许会有比拉文克劳夫人还聪明的人,但是我敢肯定,并不会是我们几个。”

“又是死胡同了吗。”罗恩摊手。忽然背后传来一声巨响,走廊窗户上一面巨大的玻璃嘭的摔的粉碎。罗恩想都没想直接把赫敏扑倒在地。掉下来的玻璃渣子噼里啪啦的在周围的地板上炸开了花。“——战斗已经打到这里来了?梅林,我们该怎么办?”

“别慌,别慌。”Harry站起来,抖掉身上的玻璃渣子们。各种嘈杂的念咒语的声音以及魔咒在空气中爆炸的声音确实又近了一些。Harry这一次直接迈开了步子,示意他的小伙伴们跟上。“或许我们可以试着换一个角度,拉文克劳夫人难道就只有聪明这一个优点吗?”

“不,她不仅聪明,还高傲。”赫敏半挂在罗恩身上,但是她的智商有一点回归了。她在脑海中仔细的翻阅着曾经看过的那些传记。“拉文克劳夫人认为聪明,博学,是人所必须具备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很看不起那些不够聪明的人。但是很不幸,能比她还睿智的人确实太少了,以至于给人的感觉似乎拉文克劳夫人看不上任何人,任何时候都是高傲的。一段校史里面有写过。”

“原来真的有历史依据,我还真不知道——我只是瞎猜的。”Harry很快的说。在赫敏要发作之前赶紧继续说了下去。“我认为以拉文克劳夫人的睿智,她必定会在她最重要的冠冕上留下什么机关或者别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伏地魔把冠冕制成魂器这件事,就算拉文克劳夫人没有办法阻止,但是一定有办法知道的。既然她已经知道了,你们想,以拉文克劳夫人高傲的性格,会再一次把冠冕藏起来吗?”

“不,如果拉文克劳夫人真的知道冠冕被制成了魂器,”赫敏认真的想了一下。“恐怕,她会是最想要毁掉冠冕的人……我明白了!”

“等会儿,等会儿。”罗恩搀扶着赫敏,很显然脑子又开始跟不上了。“你们能不能说明白一点,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要干什么——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看起来你们两个都已经有想法了是不是?”

“拉文克劳的休息室。”赫敏微微摇摇头。“我说不准,我只是感觉。如果去了拉文克劳的休息室,我们应该会有一些发现……Harry?”

但是Harry没有回答她。赫敏疑惑地回过头,就看到Harry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脑袋蹲了下去:“Harry?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不太好?”

Harry是不太好。他甚至没听到赫敏的询问,虽然赫敏与他就只有十几步的距离。他的头又痛的要炸开了,他又窥探到了伏地魔的思想——或者说,是伏地魔强迫他看到的思想。

他看到一间阴暗的、破败的,但是又有一点眼熟的屋子。他看到伏地魔站在屋子中央,屋子的角落里似乎还有一个人,但是看不清样貌。

“快结束了。”伏地魔摩挲着手里的老魔杖,声音一如既往的喑哑。纳吉尼盘桓在他的脚边,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别着急,纳吉尼,很快就要结束了。再等一会儿,西弗勒斯就该过来了……”

角落里的那个人似乎说了句什么,伏地魔诡异地干笑了两声。

“不,亲爱的,西弗勒斯肯定会来的。不止西弗勒斯,恐怕我们伟大的救世主,也会来的。”伏地魔说着,似乎是无意地朝着Harry视角的方向看了一眼。“老魔杖会是我的,马上就是我的了。到时候,又有谁能阻止我呢?让我们的救世主亲眼看看这一切的发生,难道不是很有趣吗?”

Harry感到脊背一阵发冷。他能感觉到,伏地魔那一眼就是在看他,这段思想,是伏地魔“邀请”他来看的。他不知道伏地魔又打的什么主意,他只是觉得很愤怒,想要从这段思想中脱离出来。他前段时间确实与伏地魔又一次交过手,也见识了那支据说威力很大的老魔杖,但是彼时的伏地魔似乎还没能完全拥有老魔杖,所以Harry才能侥幸逃脱了。然而现在看起来,伏地魔似乎是找到了办法。他要赶快去找到冠冕,毁了冠冕,他一刻都不能等下去了。他已经毁掉好几个魂器了,但是伏地魔并没有因此而变弱——至少看起来并没有变弱。那些报道满天飞,就算Harry不愿意看也总归是能看到的。Harry还能做什么呢?他只能赶紧把那些该死的魂器们都销毁掉,早一天杀掉伏地魔,才能早一天找到malfoy。他已经糊涂了,事实上有关draco的任何事情他似乎都没有清楚过。他永远也不知道那个人在想什么,想要干什么,但是至少,他要见到他。即便draco当真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暗的目的,他也要draco亲口告诉他。

角落里的那个人站起来了,披着黑色的大斗篷,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朝着伏地魔的身边走过去了。阴影从他的脸上散开,他的样子逐渐清晰起来了……

“Harry!”

Harry猛然清醒,回过神正好对上了赫敏跟罗恩关切的目光。

“你又看到了伏地魔对不对?这一次他又要做什么?”赫敏急切地问。她对这种所谓的窥探思想是很嗤之以鼻的,她认为Harry每一次能看到那些画面都是伏地魔设下的圈套。事实上Harry每次看到那些画面以后确实没有什么好事就是了。“你该不会又要被伏地魔骗去什么地方了吧?我们得去拉文克劳的休息室!”

“你说对了,我得去。”Harry喘着气,胡乱地点着头,手在包里摸索着,费力的把隐身衣拽了出来。“尖叫棚屋,伏地魔在尖叫棚屋。”

“他在哪儿干什么?”罗恩忍不住问。

“不管他干什么,Harry,你不能再被他骗了。”赫敏打断了罗恩。

“我必须去,赫敏。伏地魔在试图,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似乎找到了什么办法,可以拥有老魔杖的办法,我得去阻止他。”Harry说。“你们见识过老魔杖的威力的,不是吗?”

“那我们跟你一起去!”赫敏说。

“不行。”Harry斩钉截铁地否决了她。“你们两个去拉文克劳的休息室,找到冠冕,毁了它,这件事很急迫,我们不能耽搁了。”

“但是……”赫敏似乎还想说什么。

“没有什么但是的。伏地魔叫了斯内普过去,他们一定有什么阴谋。——你放心,我不会轻举妄动的,我有隐身衣。”Harry安抚似的对赫敏说。“再说,我跟伏地魔交手过不止一次了,我知道分寸。”

“我们不知道拉文克劳休息室的口令。”赫敏终于还是说。

“你有办法知道的。”Harry轻笑了起来。“格兰杰小姐,别忘了当初分院帽可是考虑过把你分去拉文克劳的。”

“那好吧,我试试。”赫敏知道继续争执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新的结果,只不过是白白浪费时间罢了。况且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她给罗恩示意了一下,罗恩扶起她,准备朝着拉文克劳休息室走去了。“你……要小心。”

“我们还能见面的,对吧?”罗恩冒出一句。

“你在说什么傻话?!快去!”Harry简直想要跳起来踹罗恩两脚了,但是他最终也只是骂了两句,目送那两个人很快的离开了。然后他抖开隐身衣,将自己完完全全的包裹了起来。他准备去尖叫棚屋了。

从伏地魔的思想中挣脱出来的那个瞬间,他看到了。看到了那个从角落里走出来的,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的样子。虽然只有一瞬,但是他看的清清楚楚。

Draco。

 

评论(9)
热度(264)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