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53

·53

Draco许久没有练习过大脑封闭术了。毕竟他已经许久也没有想过那些不被允许去思考的东西了。伏地魔一周前将他带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切都快要结束了。但是他一如既往的不知道如他这样苟活的人在结束后应当怎么办。伏地魔不敢离他太远,伏地魔并不知道potter会在什么时候对下一个魂器动手。所以draco有幸又回到了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那些蠢笨的石像们仿佛有了生命一样,怒气冲冲的似乎在守卫着这座古堡。

这些破石头能坚持多久呢?

Draco漫无目的地想。他站在伏地魔身后半步左右的位置,他能看的一清二楚。他甚至能看到几乎被周围人挡的严严实实的弗立维教授。还有麦格教授和斯拉格霍恩教授,还有好多依旧残存一点印象的熟悉的面孔。不过那些面孔上展现出来的愤怒的情绪就不在熟悉的范围里面了。

那些大概是对伏地魔的仇恨吧。

有谁不恨伏地魔呢?

Draco余光扫了一眼站在自己前面的恶魔。他的魔杖就插在胸前的口袋里,但是却超出了他被禁锢的双手所能触及的范围。伏地魔给他穿了宽大的斗篷,他的整个身体都被包裹住了,他看起来真的就像是忠诚于恶魔的仆人。

韦斯莱家那两个红头发的怪物最近又有什么新的玩意儿呢?听说他们的笑话店开的可是风生水起。

Draco想。

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售卖的东西就有够没节操没下限了,估计从那间笑话店卖出去的东西,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但是大家都喜欢去买。那些小玩意儿用来“招待”自己不喜欢的人可真是太好用了。

Draco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些场景。

真是人间地狱啊。

伏地魔也并不是每一次都会将他带到战场上面去。事实上draco很多时间都是在猪头酒吧的顶楼度过的。那个叫做罗斯什么塔还是别的什么的老板娘已经不知去向了。猪头酒吧就像霍格莫德其他的那些店铺一样,老早就败落了。

不过这一次伏地魔没有将他送回猪头酒吧,而是带去了另一个破落的屋子。Draco打量了一圈,奇怪自己竟然不知道霍格莫德竟然有这么多糟糕的地方。

伏地魔千辛万苦的找到的老魔杖似乎用的很不趁手。不过draco可没有想过这一次伏地魔找到的解决办法是跟斯内普教授有关。他费了好大的力气站起来,朝着伏地魔的方向走过去。才刚迈出第一步就后悔了。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还好斯内普恰到好处的出现了。他一个人,像一只巨大的黑蝙蝠,悄无声息的落进了这间布满灰尘的屋子里。

Draco悄悄的松了一口气,重新退回到角落里面去了。

他没有想过还能遇到斯内普教授,正如他也并没有想过遇到斯内普教授以后应该说什么一样。

——对不起,我还活着?

Draco想,这可太滑稽了。

 

**

 

“你敢抗拒我的召唤?”伏地魔坐了下来。“西弗勒斯,你知道那是抗拒不了的。”

“我没有,主人。”斯内普垂着眼睛。蓬乱的头发从额前落下来,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有事耽搁了。”

“那么正好,”伏地魔似是无意地接下去说。“前面情况怎么样了?”

“很激烈,主人。”斯内普语气依旧平静。“已经有缺口被打开了,有一些人已经进入了霍格沃茨。”

伏地魔站起来,绕着桌子走了几步:“西弗勒斯,你是名优秀的仆人,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我的荣幸,主人。”斯内普回答。

“你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霍格沃茨,若不是你,我可没有什么机会能拿到这支魔杖。”伏地魔双手握住老魔杖。“不过,我现在遇到了一些另外的问题。这支魔杖似乎并不愿意供我驱使。西弗勒斯,你会继续尽忠下去的,对不对?”

“我不明白,主人。”斯内普稍微顿了一下,说。

伏地魔未发一言,手中的老魔杖倏然转变了方向。一道绿光朝着斯内普劈头盖脸的飞驰而去。几乎是同时,斯内普向后退了几步。不过并没有什么太大用处。那道光芒散去之后,斯内普的下腹部便开始汩汩的冒出鲜血。他瘫靠在那扇同样破败的窗户下面,费力的呼吸。纳吉尼兴奋的眼睛都红了,直立着,似乎随时都要冲过来。

“杀掉它的旧主人,才能真正拥有它。”伏地魔抚摸着老魔杖。“西弗勒斯,这支魔杖,跟你一样的忠心。”

“如果……如果我真的是老魔杖的主人……”斯内普喘着气,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他的声音微弱了许多。“魔杖是不会对自己的主人动手的……”

“看来你的修为还不够啊,西弗勒斯。我来告诉你,如果使用者够强,这条定律就失效了。”伏地魔轻松地说。“关于这一点,我们可爱的malfoy也是有体会的,对不对?”

Draco并没有听到伏地魔的话。他已经呆住了。他确实看到过许多人在他面前倒下去,然后从此天人永隔,但是这一次,是斯内普教授。

他曾经最为尊敬的教授,逼迫他做出抉择的教授,仿佛什么时候都成竹在胸的教授,却在他的面前倒下去了。

Draco知道斯内普教授并不会活到黎明之后,但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幕会这样发生在自己面前。他忽然就想到了邓布利多教授的死,他忽然很想走过去,走到斯内普教授身边去,去问问他,这也是计划好的吗?

但是他的脚似乎僵住了。他试图走的快一点,却几乎是踉跄着捱到了斯内普教授的身边。他跪了下去,他看到斯内普教授身上涌出来的鲜血,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去按住那些伤口。

“我还不能死……我得等Harry……”斯内普的声音很低,但是每一个音节都能清清楚楚的落进draco的耳朵里面。“想办法让他离开这儿……我坚持不了太久了……”

Draco倏然清醒了过来。他知道这是一个不能拒绝的托付,但是他同样不知道这个托付应当怎样完成。他强迫自己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

“告别结束了吗?我们的时间可不太多了。”伏地魔轻佻地说着,重新举起了魔杖。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伏地魔忽然哀嚎一声,朝后倒去,空气中再度出现那种细碎的破碎声。

“魂器,有一枚魂器被毁掉了。”draco的声音很低哑。

“就是现在!让他离开!”斯内普申吟了一声,冷汗顺着额角跌落下来。他的声音更加虚弱了。“快点……”

Draco没有回答,只是努力站起来。恐惧,和那些糟糕的回忆一瞬间充盈了他的整个脑海。他努力的克服着,掩饰着,第一次在这种时候,主动地站在伏地魔的面前。

“好孩子。”伏地魔干枯的手按上他的肩膀,猛然将他按进自己的怀里,旋即尖利的牙齿便刺入了苍白的皮肤。

“主人……主人……”draco的牙齿在打颤,说不出是疼抑或是别的什么感觉。他试图将自己的声音提高一点,好让每一个音节都能讲的清晰。“这里太危险了,我们……您得离开这儿……”

伏地魔的动作顿了一下,牙齿离开了draco的皮肤。他抬起头,嘴角还依然残留着血迹。他看着draco的眼睛:“你说什么?”

Draco有些心虚,但是他清楚地知道这种时候无论如何不能打退堂鼓。他鼓足勇气,似乎是不经意地将目光从斯内普身上转了一圈,重新回到伏地魔的脸上:“斯内普……他已经活不成了,您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您说过,Harry·potter也可能会找到这里……”

Draco几乎是一口气讲完,他看到伏地魔目光中的狐疑慢慢的淡下去了,知道伏地魔几乎已经被他说动了。刚刚想要松口气的时候,便忽然天旋地转了起来。

幻影移形。

 

评论(13)
热度(256)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