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54

·54

一切都太古怪了。

如果真要说起来,Harry并不喜欢尖叫棚屋这个地方。他并没有那么很认真的回忆了一遍自己所有与这个地方有关的记忆,说实话,其实并没有很愉快。

不过好在他还记得进入这个地方的办法。隐身衣只能隐藏身体,对其他部分就毫无办法了。Harry从布满灰尘与蛛网的楼梯上走上去,留下一串脚印。

这可真的没有办法。

Harry只是稍微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脚印,从身后的屋子里倏然传出一声巨大的闷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墙上,整个房屋都瑟瑟发抖了起来,更多的灰尘和蛛网从屋顶和墙壁上簌簌的落下来,许久也没有停止。

Harry停住了脚步。墙上的窗户与这整栋房子一样破败,Harry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从那些裂口中看到屋子里面的情形。他看到斯内普就倒在窗户的另一侧,似乎受伤了,鲜血从身上流出来,在旁边的地板上汇集了起来。斯内普的对面是拿着魔杖的伏地魔。

Harry屏住了呼吸。他不太确定发生了什么。看起来似乎伏地魔对斯内普动手了,可是,为什么呢?

他想不出,就像他同样也想不出伏地魔究竟想让他看到什么一样。所以他继续等待着。

然后他看到伏地魔向后摔倒,听到了魂器碎掉的声音,他猜想应该是赫敏跟罗恩成功了。Harry揣摩着这究竟是不是一个冲进去解决掉伏地魔的好机会,毕竟刚刚被毁掉魂器的伏地魔的这种状态并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然后他就看到了draco。

Harry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draco正在朝着伏地魔走过去,走的非常近,献祭一般地让那苍白的脖颈上的肌肤曝露在空气中。

一瞬间,那些所有从预言家日报上所看来的报道如开了闸的洪水一般从小心翼翼的尘封住的记忆里奔涌出来,与眼前的情景慢慢的融合,几乎就要融为一体了。

他看不到draco的表情,但是他听得到draco的声音。他听到那个许久未曾听到过的只能出现在回忆里的声音此时无比镇定的说:“……Harry·potter会可能会找到这里。您现在太危险了,我们得离开,主人。”

隐身衣掉了下去。Harry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屏住呼吸了,况且现在看来也并没有什么屏住呼吸的必要了。他的大脑轰鸣了起来,他能真切的感觉到理智似乎正要一点一点的离开了。他在激动的时候就很容易失去理智,赫敏曾经警告过他。Harry当然知道现在并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他只是控制不住,他几乎立刻就要打破那扇破烂的窗户冲进去了。

当大脑重新恢复清明的时候,Harry发现他果然已经进入到屋子里面了。但是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无论是draco还是伏地魔。

“幻影移形。这种程度的魔咒伏地魔还并不至于使不出来。”斯内普的声音传过来。“Mr.potter,你终于来了。”

“你知道我会来?”Harry顿了一下。“你叫他……伏地魔?”

斯内普稍稍沉默了一下:“已经到了这种时候,叫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既然已经千辛万苦的找到这里了,为什么不赶紧把你要做的事情做完呢?杀了我,快一点。”

Harry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他很快就看到了斯内普身上的伤口。他走过去,蹲下来,将魔杖从口袋中取了出来,朝着斯内普挥了过去……

“我说,杀了我。”斯内普握住了他的手腕,喘着气说。“还是说你到现在都分不清各种魔咒的区别?弗立维教授都往你那个愚蠢的脑袋里装了点什么?”

“你在流血。”Harry说。“我学过几个可以止血的咒语。”

“我一直等到现在不是为了让你救我!”斯内普闭了闭眼睛。该死,他可没什么精神来玩心眼了,说的越多破绽越多。“Mr.potter,你应该恨我的,你不是总想要为邓布利多报仇么?现在机会来了,你不会想要错过吧?”

“我确实很想。但是赫敏告诫过我,做事情不能冲动。”Harry看着斯内普的眼睛。“我已经搞不清了,你为什么要对邓布利多教授动手?伏地魔又为什么要对你动手?你究竟在隐瞒我什么,教授?”

斯内普叹了一口气。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他的意识也有了模糊的迹象。他原本应当在战场上,死在Harry的手里,这样Harry就不会有这么多时间来盘问他来龙去脉。然而伏地魔终于还是早一步发现了这个秘密,让他的计划在最后一步的时候终于还是出了差错。原本应当完美的计划终于还是出了瑕疵,这还真是遗憾啊。

更要命的是,他还要取得Harry的信任,这可是计划中原本并不存在的内容。

斯内普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小瓶子,塞进了Harry手里:“接住它们……”

Harry看到斯内普的太阳穴流出来的丝丝缕缕的浅蓝色,一直流进那个瓶子里。Harry不知道这些会是怎样的记忆,他只是本能的觉得,这只瓶子里的东西未来或许会给他带来一些震撼,一些他可能想不到的震撼。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已经给了你你想要的东西,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听我的。”斯内普闭了闭眼睛,又重新睁开。他的喘息声更加剧烈了,他在与死神抢夺着时间。“我不能死在伏地魔的手里。”

 

**

 

霍格沃茨的校长室对于Harry来说同样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者说他简直太熟悉了。他知道如何走进来,如何给门上锁,如何阻止其他人继续进来。所以他能一个人靠坐在放着冥想盆的那个架子旁边,不用担心会被别人打扰。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掉他从斯内普的回忆中所看到的东西。

邓布利多做了一个很大的局。从他的死开始。或者更早。谁知道呢?这个局这样的宏大,这样的不可思议,他甚至找到了斯内普教授这样一个缜密到冷酷的人来担任执行者。

Harry可不会下棋。罗恩曾经试图教过他,可是不管罗恩怎么努力,他最后还是下的一塌糊涂。忽然面对了这样磅礴的环环相扣,Harry忽然有一些后怕。

伏地魔是一个可怕的敌人。邓布利多为了战胜他苦心经营了这样一个庞大的局。在这个局里,每个人都是棋子,这些被蒙在鼓里的棋子们,或者有着各自的小局,若是但凡有一枚棋子走错了路,恐怕都会带来致命的结果。

Harry忽然想起一年级的时候,以身做子的罗恩所受到的作为一名勇敢的格兰芬多的嘉奖。当时他也觉得罗恩真是太了不起了,可是今天所看到的另一个在更大更复杂的局中以身做子的人,Harry却觉得有些怅然。

这是一个他误会了整整七年的人,如果不是伏地魔所带来的措手不及,这个误会可能将会继续持续下去。甚至就像计划原本设计的那样,在战场上面,他可以怀着仇恨的心情干掉斯内普,然后不知不觉却又顺理成章的成为老魔杖的主人。

至少,Harry想。至少斯内普教授的最后一句话他还是听了。他不敢想象,如果他当时执意不肯动手,让老魔杖真正属于了伏地魔,那么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可怕的后果。

Harry站了起来,他接到了来自伏地魔的禁林的邀约。而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去最终解决这一切。

伏地魔还不知道最后一片魂器的事情,这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了。

纵然是真的同归于尽,那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格兰芬多的勇气,可不能输在斯莱特林后面。

 

评论(15)
热度(247)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