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57

·57

“咔哒”一声轻响,有个银白色的物体落在了脚边。翻滚着转了两个圈,然后停住不动了。

Draco如梦初醒一般,颇有些吃力地低下头去看。稍微怔了一下,嘴角便染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或许是心理作用吧,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现在可是轻松多了。尽管他的双腕依旧被固定在上方,被一些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链子繁复地锁住,尽管那些将他带回来的摄魂怪不久之前还曾贪婪地嗅过他每一寸裸露出来的肌肤,尽管他被禁锢在这间破败的散发着奇怪味道的阁楼中无法逃脱,他还是觉得轻松极了。

Draco忍不住再一次低下头去看那个东西。那是一件他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就在刚刚,这件可怕的黑暗物品还仿佛与生俱来一般的死死的锁在他的脖颈之上,而现在,却几乎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坏掉的颈圈一般,带着缺口,颓然地摔在布满灰尘的地板上,慢慢的,慢慢的一点点变的支离破碎,仿佛要和那些被它腾起来的细小的尘土一起,最终消散在这个散发着霉味的狭小的空间中。

Draco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书上说,无论是怎样恶毒的,凝聚着强大力量的黑暗物品,当它们的主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它们也会一起归于尘土。

Draco重新抬起头,从高出那个并不大的窗口看出去。可是他什么也看不到。一瞬间draco有些恍惚,他觉得奇怪,在他的记忆里,猪头酒吧并不在很偏远的地方,可是这里却一直很安静,他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他距离战场这么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又有什么关系呢?

Draco收回了目光,重新落在那一枚颈圈之上。——或者说,已经是一堆粉末了。

地板上厚厚的尘土上面,依稀还能看到银白色的粉末组成的一个颈圈的样子,现在只需要一阵风,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Draco忍不住要笑出声音来了。就在回来这间阁楼之前,就在禁林里,巨大的绝望感还充盈着他的所有思想和认知,但是就在刚刚,就在颈圈脱离他的脖颈的那一瞬间,仿佛所有的阴霾都被驱散了,他的全部认知忽然就恢复了清明。

就算是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就算是想不明白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发生了反转,就算是弄不清楚自己忽然之间的灵光一闪究竟有没有帮助,但是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看到了梦靥般的颈圈终于化为了齑粉,落进到尘埃里面去了。

这个由许许多多的人共同完成的局,终于还是成功了。

Draco重新看向窗口外面。纵然那里依旧灰蒙蒙的,但是他甚至已经在脑海中想象到了漫天的阴霾倏然的散开,有蓝的天,有白的云,有阳光落下来。风雨欲来顷刻间就化为了晴空万里。他甚至能想象到这样的晴空之下,在那些数不清的,曾满载绝望的废墟之上,所萌生出来的绿油油的蓬勃生机。

谁能想到呢?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已经毅然决然地试图将自己埋葬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的人,终究还是迎来了黎明。

Draco感觉自己笑的有些累了,可是他还是舍不得将嘴角放下来。他轻轻的闭上眼睛,半倚靠在身后斑驳的墙壁上。

那些傲罗们一定会仔细搜查霍格莫德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终究会找到他,将他从这个阴暗的小阁楼里带出去,重新带回到阳光之下。他们会看到他现在的处境,那些威森加摩们也会相信他的供述,会相信他是被伏地魔胁迫的。或许再需要一笔钱,他们会相信他是中了夺魂咒。再然后,只需要稍稍的淡出人们的视野,一年或者两年,甚至都不用,malfoy就可以再一次卷土重来了。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美好,而且似乎简单的唾手可得。

Harry·potter先生终于还是完成了他的使命。

Harry·potter先生终于还是拯救了世界。

又有什么理由能去怀疑,以Harry·potter先生为首的那些乐观的,充满希望的,激情澎湃的,愿意相信爱与和平的格兰芬多们所主导所建立的新的世界,会不美好呢?

――“你永远都不能指望格兰芬多们搞政治。”

Draco脸上的微笑霎时间凝固了。

――“对于一根直肠从头顶直通脚趾头的他们来说,政治就是洪水猛兽,他们搞不定的。”

Draco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惨白下去了。

他记得这两句话。布莱斯在对他说这两句话的时间,仿佛近的就在昨天。但是布莱斯永远都不会想到,他只是用来做论据的两句话,竟然悄悄的埋进了draco的心里。或者draco自己也不曾想到,他为什么会记得这两句话,又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晰,以至于在他奢侈地、不自量力地竟然在描画未来的瞬间,忽然就冒出来了,越来越清晰,几乎要将他所想象出来的所有画面,都完完全全的盖住了。

Draco低下头。衣襟的口袋里,他的魔杖依旧安静地呆在那里,伴随着他的呼吸轻轻的起伏。

不止。

Draco发现他似乎还想起了一些别的东西。

Draco想起他最后见到斯内普教授的样子。他忽然发现斯内普教授当真完成了他的诺言。

斯内普教授将自己的生命终结在了尖叫棚屋里那个破败的小屋中。斯内普教授当然清楚,以Harry的性格,若是知道了他真实的身份,将会作出什么样的举动。Harry一定会不管不顾地要为他正名,而这个所谓的“正名”,在重新洗牌的新的世界秩序中,若想实现,将会遭遇到多么大的阻力,甚至可能会赔上“救世主”的名头。

——既然世界已经和平了,那么还有谁会再需要一个救世主呢?

Draco机械地张了张嘴,但是一个音节都能发出来。

这其中的关窍厉害,布莱斯早就想通了,斯内普教授也早就想通了,其实也并不是很困难,他只要稍微的想一下,也立刻就能想通了。

但是Harry·potter呢?

Draco几乎要嘲笑自己了。这个问题需要答案么?

Harry·potter不会想通。他永远不会想通。

Draco忽然慌乱了起来。他曾经以为他能够成功的影响到Harry的感情,是最后的那一片魂器在作祟,现在这个想法愈加强烈了起来,他几乎强烈的希望他的这个“以为”若是真相就再好不过了。现在活下来的Harry·potter不会再被他影响,回归到他本应踏上的路途上去,去接受众人的敬仰,去在人们的欢呼与尊敬之中度过余生。

Draco甚至有些后怕。他不知道他在禁林中的那个举动究竟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他希望他的血液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已经摆脱了魂器控制的Harry不应该再对他的血液有任何的反应了,不是吗?

Draco甚至希望那些傲罗们懒惰一些,搜查的时候马虎一些,或许他们永远都不会发现这间不起眼的阁楼,或许他们永远都发现不了他,或许,他们要在很久以后才能发现他,一百年,或者两百年。

Draco猛然抬起了头,看向门的方向。他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惊恐。他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Draco奋力地摆动了几下胳臂,但是除了引得那些链子们发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声响,就再没有别的作用了。他挣脱不了。他像是一尾困在水箱中的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渔网就将要落下来了,他无处可逃。恐惧蔓延到了他的每一个毛孔,他几乎要哭泣起来了。

那个胆小而怯懦的draco又回来了。又或者,一直都未曾离去。

Draco·malfoy是一个胆小鬼,从来都是。

评论(19)
热度(301)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