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59

·59

后续的追捕工作很快便稳妥而有序地展开了。仿佛每一个人都很快的从最终大战的疲惫中恢复了过来,充满活力的朝着未来的人生启程了。

除了Harry。

连他自己也说不上,但是就是感觉不太好。他原以为当他终于可以摆脱伏地魔的控制和意识之后可以轻松下来,但是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但是不得不说,霍格莫德当真是已经有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希望和活力了。每个人,无论在忙什么事,脸上都洋溢着无需掩盖的发自内心的喜悦。

这让Harry有些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了。他也很想开心起来,可是就是心慌的厉害。若不是已经亲手实现了伏地魔的覆灭,他几乎要怀疑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伏地魔依然在想法子蠢蠢欲动了。

“救世主大人!”

一个声音打断了Harry的胡思乱想。他抬起头,看到是两个傲罗打扮的年轻人,正在朝着他的方向跑过来。

“真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您!我特别崇拜您!”那个头发卷卷的女孩子颇有些兴奋地说,想要站的更近一点,但是又好像不好意思,局促的很是可爱。她有点不自然地扯扯身上的制伏,脸颊已经绯红了。“我通过了考试,现在是傲罗的实习生。您说过战后您会成为一名傲罗的,您会的,对吧,救世主大人?”

“叫我potter就可以了。”虽然有点心不在焉的尴尬,Harry还是礼貌地点点头,将自己差点就显露出来的不安收起来,露出一个微笑。眼睛扫过这两个人制服上的铭牌。“朱莉,瑞恩?你们是负责霍格莫德的搜索工作吗?”

“是的!”那个叫朱莉的女孩子激动地点头。

“那我不打扰你们工作了。”Harry说着,转身就打算离开了。

“请等一下,potter先生。”那个叫做瑞恩的男孩子忽然开口了。“能冒昧的问一下,您是打算去这条街吗?”

Harry停下脚步,有些疑惑地看他。

“您不要误会,我们两个人是负责这条街的。但是……我们两个都是新手。所以,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们跟在您后面学习吗?”瑞恩有些宠溺地看了看还在激动中的朱莉。“我的这个同学她……她真的非常崇拜您。”

Harry觉得有些好笑。刚想要拒绝,但是看着这样憧憬着的两张面孔,实在狠不下心来拒绝,只好点头:“我只不过随便在霍格莫德转转,如果跟你们的工作冲突了,你们随时都可以去忙,不用顾忌我。”

“谢谢您!”瑞恩礼貌地欠身,拽了拽身边还在开心地尖叫的朱莉。“快说谢谢!”

朱莉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失态,有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谢谢。”

Harry没有回答什么,只笑了笑,就继续朝前走了。事实上他也并没有什么样的计划。他觉得自己应当找到draco问清楚,但是事实上他并不知道draco到底在什么地方。他只是凭借直觉,觉得draco一定会在霍格莫德的某一个地方,这个猜测既没有证据也没有什么靠得住的道理,况且他的目的也并不是将draco绳之以法,所以注定了这个隐秘的寻找计划只能靠他自己来进行了。

朱莉和瑞恩有模有样地叽叽喳喳的进行着搜查,Harry有时觉得他们搜查地实在是太细致了,但是想到自己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傲罗的经验,所以也就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了。他信步地走着,忽然停住了脚步。

他竟然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个说不上有多熟悉,但是却非常印象深刻的地方。

猪头酒吧。

“potter先生?”看到Harry停住了脚步,神情有些凛然,朱莉跑了过来,看看猪头酒吧,又看一看Harry,有些担心地问。“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Harry下意识地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只是觉得不安地厉害,这个地方跟太多事情有关系了,他简直迫不及待想要走进去看一看了。

但是朱莉并不能明白Harry的心情。她只是小心地猜测着:“我们……我进去看看吗?”

“不!”Harry脱口而出后有些后悔,轻咳了两声,恢复了正常的声音。“我是说……我进去查看就行了。你们……”Harry刚想说你们自己去忙,话到嘴边了却不小心看到了两人担心的神情,于是改了口。“你们……等在外面就好了。如果出了什么事,也来得及去找人来帮忙。”

朱莉还想说什么,但是瑞恩制止了她。于是朱莉只是说:“那你要小心一点。”

Harry点点头,将魔杖握在手里,推开门,走进去了。

猪头酒吧里的格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猪头酒吧原本就杂乱而不整洁,更多的蛛网和坏掉的物品看起来也并没有太多的违和。若非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大概就是太过于安静了吧。Harry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酒吧没有人的样子。印象里这间酒吧里藏匿着各种各样的怪人,总是显得很嘈杂。

或者还有一点。背后传来的轻响引得Harry转头看了过去。他是有些记不清楚这里的门是不是会自己关上了。

二楼有几间破败的客房。Harry一间一间地找过去,所看到的也不过是大同小异而已。裸露着的凹凸不平的墙砖和地板,脏兮兮的床铺,还有残破的桌椅。Harry几乎要忍不住质问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觉得能在这里找到那个连浴袍都要一丝不苟地扣到最后一枚扣子的家伙呢?

或许,真是多心了吧。

Harry按了按胸口,准备离开了。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却再一次停下来了。楼梯口旁边有一扇小小的,毫不起眼的门,Harry鬼使神差地伸手推了一把,那扇门便吱吱悠悠地弹开了。门的背后,赫然是另外的一段向上的楼梯。

——这里有阁楼。

这个猛然出现的认知让Harry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呼吸都急促了。握紧了魔杖,他一步一步地走上去了。

 

**

 

Draco直直地盯着那扇门,连眼睛都不敢眨。他的双手挣扎着,可是那些该死的锁链却仿佛越来越紧了。他能看到从门缝中透进来的光,能看到原本只有细细的一道的光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刺眼,他的眼睛几乎要痛起来了。可是他并不敢闭上眼睛,他依旧看着,看着那扇门终于完全打开,背着光芒,那个人终于出现了。

Draco原本纷杂的大脑忽然一片空白。就像是一张堆的满满的桌子,忽然有一只手将所有的东西都扫下去了,只余下了空白的,空空荡荡的桌面。

他似乎不会思考了。

Draco只是机械地看着,看着那人的手臂抬起来了。忽然觉得腕上一松,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便跌落在地。

Harry快走了几步,扶住了draco的肩膀,他张开嘴,最终说:“你……你怎么样?”

Harry再一次有些后悔了。他预想过很多重新见面以后的开场白,可是最终脱口而出的这一句却并不在那些预演里面。但是有什么关系呢?这确实是他现在最希望知道的事情。

但是draco并没有回答他。这个仿佛每一次见面都会变得更加瘦削一些的人此时甚至都没有看他,只是低低地垂着头,声音很低,很微弱:“你为什么会来?”

“还有一些食死徒没有到案……”Harry愣了一下,老实地回答。话才刚说一半,忽然叹了一口气。“我想见你。”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在draco的心上撞出了不小的波澜。或者说,现在的draco,更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几乎任何简单的风吹草动都会给他的神经带来难以预料的惊涛骇浪。Draco错愕的抬头,去看Harry的眼睛。那一双绿宝石一般漂亮的眼眸里,那些满的几乎要溢出来的真诚的目光里,draco却努力地想要试图寻找出另外一些隐藏着的东西。他重复着Harry的话:“你想……见我?”

“我遇到了一些问题,除了你,没有人能给我答案。”Harry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我想知道,你曾经说过的,会等我来带你走的话,还作数吗?”

Harry的目光很真诚,很热切,而此时的draco却只想避开:“没有成咒的诺言,就算不作数,也不会改变什么……”

“Draco!”但是Harry不许他逃避。Harry再一次看住那双躲闪的眼睛,语气急切了起来。“所有的事,都是伏地魔逼你做的,对不对?”

Draco轻轻地反问:“你信吗?”

“我信!只要你说,我就信。”Harry强行将自己脑海中冒出来的那些疑惑的念头压了下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他曾准备了一大推的问题,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一个都不想问了,他只希望draco可以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我会帮你的,draco,相信我,我会尽全力……”

Harry的话并没有说完。战斗的本能让他几乎反射性地偏头躲过了从耳边擦过去的魔咒。强大的魔法力量迅速在周身凝结成一个坚固的盔甲护身,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后倏然炸开,一闪而过的强烈的光芒迅速充斥了这间狭小的屋子,然后冲破墙壁朝着更远的地方散开了。

Draco抵挡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被炸开的气流甩了出去,一直到撞上身后几米远处的墙壁才终于停了下来。他的身体被狠狠地砸在墙壁上,一瞬间仿佛五脏六腑都要破裂了。

Harry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躲过的那个魔咒在门框上所留下的焦黑的印记,旋即瞬间移动到draco的面前半跪了下去,一把扯住draco的领口,压抑着怒气的语气里满满都是不可思议:“你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

Draco有些恍惚。他浑身都在疼,他甚至能感受到血液从喉咙里涌上来,将他的口腔都塞满了。Harry紧紧地扯住他的领口,他能感觉到Harry已经在努力的克制了,可是他还是觉得要呼吸不上来了。

——我做了什么……

Draco的眼眸垂下来,扫过远处地板上一只弯折的魔杖。那是他的魔杖。

Draco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他想起来了。就在刚刚,他将魔杖指向了Harry。

还用解释吗?还能解释清楚吗?

——就像,我曾经做过的所有事一样,有哪一件能解释的清楚呢?

Draco睁开了眼睛,骄傲而嘲讽的表情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Draco弯起嘴角:“你说呢?”

门外再一次传来了骚乱。像是有很多人朝着这里跑过来了。朱莉的声音很快的响了起来:“啊!potter先生!您在这里!”

“别过来!”

Harry大声说。他并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到那些人因为他的话而硬生生停住的脚步。他的手握更用力了,他努力地试图保持平静,他甚至将故意将语调压了下去,甚至带上一丝请求:“刚才那个咒语……是什么?”

Harry并没有看清那个咒语,他宁愿去忽略那道咒语划过时出现的绿色的带着袭击的光芒,他在等待着从draco口中听到的最终结果。

Draco仔仔细细的看着Harry脸上的表情,仔仔细细的看他完全掩饰不住的慌乱和不敢相信的情绪,仔仔细细的看门口那些傲罗脸上的担心与敌意,忽然释然了。

——恨我吗?

——请恨我吧。

——这才是我们之间所应该拥有的最初的关系啊。

Draco忽然挺起胸膛,几乎要贴在Harry的耳边了。他的声音轻柔的像是呓语的恋人,声音却恰到好处的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听到:“阿瓦达索命。”

Harry的手松开了。他的声音有些喃喃:“为什么……”

“想要夺走老魔杖的话,比起伏地魔,从你手里显然要容易的多。”draco靠回到了墙壁上。他的全身都在痛,他能感觉到脊背上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他的力气都用在维持语调上面了,他连只是坐着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他的脸上依旧维持着那令人讨厌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表情。“你也看到了,Mr.potter,我差一点就成功了。”

Harry盯着他的双眸,想从中看出点什么。可是一如既往,他还是看不透面前的这个人。他已经很努力了,可是无论如何也看不透。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好像忽然一下子就缺了一块,空空的。这可真奇怪,伏地魔的灵魂曾经真真切切的从他的身体里消失了,可是那个时候,他可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真奇怪。这种感觉,可真不好受。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吧?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那不过是本不属于你的那一片灵魂在作祟,它跟它的主人一样,不过也是渴求我的血液。收起你的怜悯吧,我不需要。”draco的笑容看起来戏谑而且残忍。“Mr.potter,我不知道你被什么冲昏了头脑,可能你忘记了,你选择的朋友,从一开始就不是我。”

Harry双手用力的在脸上抹了两下,声音有些喑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对你动手。至少,从六年级之后……”

“哦?那可真是抱歉了。我可是一直想要杀了你的。”draco轻笑了一下。“相信我,如果还能有一次机会……”

“potter先生!”朱莉尖叫了起来。“请您离开这里!”

Draco停了下来,目光扫到朱莉身上,看着朱莉瑟缩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没必要。没必要这么多人。我的魔杖已经断了,难道你们还在害怕我这个危险人物吗?”

瑞恩向前走了一步,将朱莉挡在了身后:“potter先生,请允许我们逮捕他。”

Harry站起身来,目光再一次从draco身上扫过。甫一对上那双挑衅的灰眸,便立刻逃开了。

为什么呢?

所有曾经设想过的场景一瞬间全都轰然倒塌了。事已至此,还能有什么样的挽回的余地呢?Harry想不出。反正他从来也想不出,不是吗?

Harry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点点头。

有两个健壮的傲罗很快的走了上来,干净利落地将draco控制了起来。Draco安静地看着他们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反抗。

或者说,他根本也没有力气去反抗。他的全身都在痛,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那两个人将他拽起来,胸腔里忽然腾起的剧烈的痛感让draco几乎要申吟出来。他低着头,头发软软的落下来,刚好遮住他蹙起的眉头。

Draco咬着牙,借着架着他的傲罗的力气,从这件狭小的屋子走出去了。从门口迈出去的那一刻,他还是没忍住悄悄的回过头。Harry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一座雕像一样。

Draco轻轻的出了一口气,放心的将全部身体的重量都靠在旁边的傲罗身上了。他终于再一次站在阳光下面了。阳光落在他的身上,draco却意外地觉得并不是很自在。

——或许,原本就并不是适合生活在阳光下面的人吧。或许,原本就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吧。

——为什么要说相信呢?那份所谓的感情,不是应该随着伏地魔的消亡一同消失吗?这样沉重的信任,究竟用什么才能偿还呢?

——为什么要说尽力呢?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事,就算是尽力,也只会无能为力的啊。就像是在沼泽中行走,越是尽力,反而越会滑向地狱的深渊。

“你愿意跟我一起下地狱吗?”draco最后一次看向那间屋子。Harry还没有出来。他的声音很轻,轻的几乎要听不见了。“可是我不愿意。”

 

评论(16)
热度(350)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