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63

·63

这股力量实在太过强大,以至于Harry仓促之中凝结而成的盔甲护身刚一触碰便完全的破碎了。这股力量一击得手,便很快地重新缩回到黑暗中去了,在波涛汹涌的暗流中伺机而动。

Harry跌在了湿软的泥泞之中,并没有受伤。岛上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暴雨,到处都是湿哒哒的,连一块干燥的土壤都没有。泥泞汇聚起来,几乎连成了一体,整座岛似乎就快要化成一块庞大的沼泽了。

Harry分辨不出那股力量又隐匿到哪里去了。或者说每一寸压抑着的空气中都暗藏着杀机。Harry咬着牙,紧紧地攥着魔杖,几乎是手脚并用地从这一片泥泞之中艰难地趟过去了。周围的空气随着他的动作飞快地聚集到一起了,推挤着他的背脊,缠绕着他的足踝,阻挡着他的脚步。耳畔都是炸开的诡异的声响,但是Harry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他竭尽所能地用最快的速度终于触碰到那个白色的身影了。

“draco,draco……”Harry轻手轻脚地扶起draco的头颈,轻轻地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低声呼唤着。Draco没有血色的脸上粘着不少污泥,浅金色的头发失去了光泽,胡乱地贴在额头上。时断时续的呼吸微弱的仿佛暴风雨之中随时会熄灭的油灯。他的眼睛紧闭着,丝毫没有要睁开的迹象。他的手从身侧垂下去,跌回到了泥泞之中,一只小小的空玻璃瓶从手心里掉了出来,也落在了泥泞里,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

“坚持一下,求你再坚持一下。”Harry几乎要语无伦次了。他慌乱地从口袋中摸出赫敏塞给他的解药,拇指顶掉了盖子,赶忙送到了draco的唇边。但是draco的牙关紧闭着,喂进去的一点点药水全都顺着嘴角滑下去了。Harry知道自己的动作算不上轻柔,但是他还能顾得上什么呢,他死死地盯着那两瓣薄薄的唇瓣,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无计可施过。“draco,draco……”

空气中诡异的声响越来越大,那股力量仿佛化作了无数只手从黑暗中探出来,试图将draco的身体拖走。那些诡异的声响在Harry的耳边环绕着,轰鸣着,仿佛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仿佛在肆无忌惮地宣告他怀中这个人的死亡。

“他还活着。他必须活着!”Harry怒吼了一声,手中的魔杖笔直地指向了天空。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球从魔杖尖端喷涌而出,硬生生的将大半个天空都染成了耀眼的红色。那些试探的力量猝不及防,很快地朝后退去,空气中终于恢复了平静。

“对不起。”Harry重新低下头去看着draco,轻声说。然后他举起了解药瓶,放到了自己的嘴边,一扬脖全都灌倒了嘴里。Harry随手将空瓶子丢开,迅速俯下身,贴上了draco的唇瓣。

舌头从冰冷的唇瓣间滑进去,摸索着试图撬开坚固的齿关。察觉到有一丝轻微的松动,便立刻循着缝隙长驱直入,一直递送到喉咙口,将药液一点一点的哺了进去。

Harry从来都没有这么小心翼翼过。他的魔药课成绩一向不是很好,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可以胜任精细的工作。但是现在,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踩在钢丝绳上的捧着稀世珍宝的人,他不知道他做的是不是对的,他也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曾面对过许许多多的未知,但从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令他感到恐惧。他前所未有的紧张起来了。

Draco的唇瓣恢复了一点点浅浅的粉色,但是Harry却仿佛还能感受到刚刚那种冰冷的感觉。Draco的衬衣上有一些撕破的口子,看起来像是在哪里跌倒划破的。Harry腾出一只手,将自己的斗篷扯了下来,轻手轻脚的将draco完全的裹起来了。目光不经意地从旁边扫过,映入眼帘的是几块散落的人骨。

一种异样的滋味涌上了心头。Harry还记得低年级的时候跟draco一同去禁林,这个家伙总是一惊一乍的,几乎什么东西都能把他吓到,胆子小的简直像只瑟瑟发抖的小兔子。

Harry低低的叹了一口气。他几乎能想象到踏上这座死亡之岛的draco,被那些可怕的魔法力量恐吓着,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前行,暴雨倾盆而下,他终于在那些森森的白骨上跌倒,摔在泥泞之中,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他一定……害怕极了……

Harry心里有些难受,他低下头,轻轻的握住了draco的手掌。Draco的手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冰凉了,呼吸也慢慢的趋于平稳。只是他长长的睫毛依旧低垂着,完全没有一丝会醒过来的迹象。

Harry没有办法对现在的情形做出判断。他并不知道如draco现在的反应究竟是不是正常。他只知道至少draco还有呼吸,他迫切地感觉到他需要一名优秀的治疗师

“我带你去圣芒戈。”Harry一边轻轻的说,一边举起了手臂。躺在远处泥泞之中的扫帚接到了召唤,奋力地挣脱开泥泞的束缚,飞回到了Harry的手中。Harry小心翼翼的将draco护在胸前,另一只手握住扫帚柄,稍一用力,离开了地面。

刚刚炸开的残红已经逐渐消失殆尽了。隐匿着的强大的力量察觉到了岛上的异动,便重新呼啸着卷土重来了。

从来没有人能活着从狄斯佩尔离开。

来势汹汹的魔法力量从四面八方压下来,如利剑一般从Harry的周身划过。Harry能听到风中凄厉的嘶吼,被撕破的伤口迅速的肿胀了起来,顷刻间便在撕裂的衬衫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Harry闷哼了一声,艰难地拿起魔杖,甩出一个铁甲咒,将draco完完全全的包裹了起来。从背后传来的痛感让他的额角渗出了汗滴。他咬着唇,将身体压的更低。他看着怀中没有知觉的人,勉强笑着:“我们之间的事还没有完呢。在那之前,Draco,你可得好好的活下去才行。”

 

**

 

格林莫广场十二号是个圣地。除了络绎不绝前来拜访的客人们,每天还有许许多多慕名前来“朝拜”的救世主的崇拜者。

Harry实在应付不来这些狂热的崇拜者和无孔不入的记者们,所以他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将格林莫广场十二号重新隐藏起来了。

他的这个做法可是引起了不少的争议,甚至罗恩都有点微词。

“我以为战争结束了我们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罗恩很是不高兴。“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光明正大的来拜访我的老朋友?”

不过至少近几天,有关格林莫广场的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人们忽然发现救世主大人忽然的从人们的视野之中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所有的他的朋友们纷纷三缄其口,表示并不知情,而魔法部给出的解释只是Harry·potter请了一段时间的假,至于原因,无可奉告。

人们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发起来了,逐渐将目光转向了魔法部和救世主的朋友们。预言家日报甚至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来跟进这件事,一时间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几乎每天都有一些人聚集在魔法部的门口,任凭魔法部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一副非要见到Harry potter本尊的架势。

不过好处就是格林莫广场的压力小了不少,住在附近的人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除了秋·张。

此时此刻,秋·张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格林莫广场十二号的餐桌旁,桌子上摆着三四瓶看起来就有些年头的酒,全是她从Harry的酒橱里翻出来的,一瓶瓶的打开,但是都只喝了小半杯就兴味索然了。

“我可是当年霍格沃茨的校花!放着大好时光不去约会,为什么要在这里帮别人看屋子啊啊啊啊!”秋·张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将转椅转了好几圈,才晕晕乎乎的趴回到了桌子上面。“真是无聊的晚上……都怪赫敏!”

一想起被“骗”的经历,秋·张就气得牙痒痒。作为圣芒戈的招牌治疗师之一,她从入职的那一刻起几乎就不眠不休的连轴转了。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赫敏骗她说可以帮她搞到连休,于是脑子根本还没转过弯来的秋·张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骗到这座房子里面来了。

“我帮你争取到了五天的连休呢。”赫敏这么说,一脸的信誓旦旦。“只要Harry一回来,你就解放了!去享受你的假期吧!去为所欲为吧!——什么?哎呀你放心,Harry顶多一两天就回来了!”

“已经四天了啊!”秋·张死命地揉着头发。她可怜的假期要开始用小时计算了。

房门传来了一声响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撞了上来。秋·张停止了揉头发,有些困惑地看过去。

难道是Harry终于回来了?

秋·张想。

但是,如果是他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开门呢?

 

评论(13)
热度(298)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