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65

·65

“解药还是起了作用的,等明天从圣芒戈借来仪器可以再仔细检查一次。不过以我的判断,他的身上没有多少新伤,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站起来转向Harry的方向。

“那就好……”Harry含糊地点点头,便接着急促地问。“那么他的意识……他为什么一直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呢?”

“大概是致幻剂的作用。他似乎以前就摄入过大量的致幻剂,再加上地狱汤剂里的分量……不过这不用太过担心,只要性命保住了,一切治疗就都好办了许多。”秋的目光聚焦到Harry的身上,再度皱眉。“倒是你,你这些伤口再不处理的话……Harry!”

秋的表情陡然变色,连声音都变的尖细了起来。她一边尖叫出Harry的名字,一边几近本能地握住魔杖移动到了Harry的身边。

但是还是没能来得及。Harry在听到“好办了许多”的时候,轻轻的点了点头,一直僵直着的身体慢慢的松懈了下来,仿佛他终于听到了可以放松下来的口令,眼皮轻轻翻了翻,之后就一头朝身侧扎了下去。

“Harry!”赫敏也发现了异常,她迅速伸出手想要拽住Harry的胳膊,但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僵直着坐着的Harry重重地摔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了。有那么一瞬,小时候跟父母一起在电视上看到的大楼爆破的画面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赫敏来不及目瞪口呆,直接将手按上了Harry的脖颈,在感受到缓慢的脉搏跳动的时候才敢稍微松一口气,然后就立刻转向了秋。“他怎么样?”

“放松放松,要是你也再出什么事我就真的焦头烂额了。”秋的动作很快,她一面说着,手里的魔杖已经在Harry身上快速扫过一遍。“他还活着,只是太累了。——我猜这几天他大概是不眠不休,而且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所以一旦放松下来大脑就会自动进入休眠机制——从某种程度上讲,他身体的自我修复机制还能起作用,这是好事。你只要当他是睡着了就行,只不过睡的比较深而已。”

赫敏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不过我刚才说的可不是危言耸听,他身上的伤口确实需要处理了。我真没想到他真的敢去硬抗狄斯佩尔岛的那些魔刃——那些简直是来自地狱的力量。”秋挽了挽袖子,俯下身用魔杖在那些灰色的印记上面轻轻试探着。

“你说的没错。这几天我一直担惊受怕的。我其实不太希望Harry真的找到狄斯佩尔——我真的不相信他能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但是我竟然没有拦他。”赫敏摇摇头,神情有些疲惫。“我真不敢想——我以为我要成为千古罪人了。”

“我现在也只能做一点简单的处理,这样的伤口我并没有见过,我得找平斯夫人借几本书——我今天晚上可能没时间睡觉了。”秋直起身子,左右看了看。“现在我们得给他换个地方,这张沙发太小了。”

“我们可以把malfoy移动到楼上去,然后把Harry放在那边的沙发上。”赫敏思忖了一下。“Harry受伤的事瞒不了多久的,虽然说在他醒过来之前我们可以推说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我们拦不住如果有人来拜访,如果他们看到malfoy,事情可能会变得麻烦。”

“你说的对。”秋走到draco身边,伸手扶住他的肩膀,然后看赫敏。“快来搭把手呀,我们把他弄到卧室里面去。”

“我们?”赫敏有点茫然,她做了一个挥舞魔杖的动作。“你不是可以直接移动吗?像你刚刚那样。”

“那个咒语只是紧急情况下才用的,很耗费精力的。”秋说。“治疗师又不是大力士,哪能随随便便就举着人飞来飞去呀。”

Draco并不是很重,但是对于两个女生来说还是有点吃力的,Harry就更不用说了。她们两个人费了不少力气将draco转移到楼上Harry的卧室里,又重新将Harry转移到了长沙发上面。

“哎呦我不行了,Harry怎么这么重的?”赫敏栽在旁边的椅子里,气喘吁吁地说。“还好不需要把他也弄到楼上去。”

“你体力不行嘛。”秋试图平静地说,但是她的语气里也明显地有点呼吸急促。不过她没有太在意,重新蹲在了Harry的旁边。

“我本来就不是体力劳动者。”赫敏不满地嘟囔。“我是靠脑力吃饭的。”

“但是我们现在没有什么时间可以用来休息呀,脑力劳动者女士。”秋伸出一只手轻轻拽了拽Harry的衬衣。“快来帮我把他的衣服脱下来,都粘在伤口里面了。”

赫敏赶紧喘了两口气,跪坐在了秋的旁边。秋已经为所有的伤口都止了血,但是那些可怕的伤口并没有因此而看起来好一点。就像秋说的,好几处衣服的破口都黏在了伤口里面,赫敏轻轻地拽了拽,一点用处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赫敏皱眉。“拉不出来啊。”

“这种时候不能用魔法的,我们得用手,一点一点往出拽。”秋将魔杖塞回口袋里,趴的更低,手捏住一个破口,聚精会神地仿佛在做微雕。过了一会儿,布料的一个角从伤口中慢慢露出来了。秋轻轻松了手,长出一口气,手背在额头擦了擦。“就这样,虽然很费力,但是好歹是有效果的。”

赫敏学着她的动作,两个人忙活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她们终于将Harry的衬衫完全地脱了下来。

“原来脱衣服也是技术活儿。”赫敏伸手在Harry同样看起来破败不堪的裤子上拽了几把。“还好腿上的伤口没有这种情况,不然再脱一条裤子我可能真的会累到昏死过去——我曾经同时上三堂课都没有这么累……你们治疗师可真不容易。”

“不然你以为呢……”秋瘫在旁边深呼吸了几次。“不过你发现没,所有的伤口都集中在肩胛和脊背,尤其是背心的位置,有几个伤口刚刚好擦过去,不然直接致命了。看看那几个伤口的深度,我感觉心惊肉跳的。”

“快别说了,我要后怕死了。”赫敏摇着头。“这几天我每天都能梦到一些糟糕的结局……我真的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当时没有去阻拦他。”

“你当时要是真的拦住了他,恐怕结果会更糟糕吧。”秋幽幽地说。

“更糟糕?”赫敏不解。

“人这一生中啊,有很多时候是不能等的。稍微等一等,大概就得一直后悔下去了。”秋的声音低了下去。

赫敏欲言又止。她从来都不是很会安慰别人,她想要伸手去拍拍秋,可是又不太知道应当拍哪里。但是秋并没有太在意。

“我当时真的以为能跟塞德里克结婚的。”秋托着下巴,委委屈屈的嘟囔着。“就才只稍微等了一天……”秋摊开手,做了一个鬼脸。“所以呀,谁都没有办法知道等来的到底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有一扇窗户发出了沉重的撞击声,窗外传来了猫头鹰的叫声。

秋转过头去看了看,神情恢复了正常。她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站了起来,朝着窗户走去了:“平斯夫人送的书到了。”

 

 

评论(14)
热度(283)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