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67

·67

“他在楼上!”赫敏很快的回答。意识到自己好像不是那么自然,于是放慢了语速。“呃……这两天屋子周围人多眼杂,我们想着,如果把他放在你卧室里的话,可能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我去看看他。”Harry倒是没在意她语调的变化,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站起来。就在刚刚站起来的一瞬间,步子都还没能来得及迈开,忽然眼前一黑,腿一软,直接朝前扑倒了。

“Harry!”赫敏尖叫了一声,也顾不得手里藏着的报纸们了,直接丢在一旁跑去将Harry搀扶了起来,然后又转向了秋。“他这是怎么回事?”

“精神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而已,不用担心。”秋也走了过来,跟赫敏一起把Harry扶回了沙发上面。“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想立刻就痊愈啊?没那么快的。这个恢复速度算是好的了。”

Harry揉了揉额头,有些狐疑地看着这两个人:“他真在楼上?”

“怎么,你还怕我们偷偷把他送回到威森加摩去?虽然我是不怎么喜欢他,但是,”秋手握拳,直接捶上Harry的大腿,引得Harry闷哼了一声。“但是看在你这么不要命的份儿上,怎么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狄斯佩尔对不对?”

“下手能不能轻点儿……”Harry揉着被捶过的地方,嘟嘟囔囔地小声抱怨。

“我可没用多大力气,是你自己现在免疫力很差,各种方面的。”秋说。“下面是医嘱,不开玩笑的,除了按时吃药,以及会有护理师定时过来帮你做辅助治疗,你最近还是要静养为主,尽量心平气和一点,避免情绪有太大波动,以及,也要尽量避免使用魔法,否则很可能会导致治疗期的延长。”

“对对对,我已经帮你延长了请假期,你得好好康复,之后还有更多事等着你呢。”赫敏也说。“罗恩今天晚上会过来——他实在是不善于应付记者啊询问什么的,这几天估计也焦头烂额的够呛。”

两个人说了一大堆,也不知道Harry究竟听进耳朵了多少。因为他接下来问的是:“draco怎么样?”

秋愣了一下,说:“他……他好转了很多……”

“他还没醒来吧。”Harry打断了她,目光转向了楼上。“你直接跟我说吧。我起初只希望他能活着,现在这个期望已经成真了,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

秋看了一眼赫敏,硬生生的将已经到了喉咙口的“你怎么知道”咽了下去。挠挠头,咬咬牙,清清嗓子,抱着豁出去的心态说:“那好吧。我希望你记住了我刚才说的话,你得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行。”

Harry含糊地点了点头,手指在腿上摸了摸,思忖着有没有哪种魔药可以恢复体力的。

“malfoy现在的情况,也好,也不好。如果只是说性命的话,确实是保住了。但是什么时候能清醒过来,真的不好说。类比的话,有点像麻瓜世界里的植物人状态。”秋一边偷偷观察Harry的状态,一边思考着合适的措辞,说。“治疗师需要做的事情我都做过了,接下来就要看他自己的求生意志了。若是他也在努力拼命想要醒过来,我认为还是有希望的。只不过……”秋顿了一下,还是说。“很遗憾,在他身上,我并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情绪。”

“你的意思是,他不愿意醒过来?”Harry沉吟了一下,问。

“可以这么说吧。当然还有一部分致幻剂的作用。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应该很久之前就摄入过大量的致幻剂。致幻剂对人的意识有很强烈的作用,我想关于这点malfoy应该不会不知道。但是他还是摄入了,我没有办法太过乐观的看待这件事。”秋慢慢地说。“或许存在着一个不愿醒来的心结吧,若是能找到,估计事情会好办一点。”

——找到心结?

Harry苦笑了一下。这可真的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了。他想。仿佛他看到那个“一忘皆空”的咒语还在昨天,那几个字符还清晰的历历在目,他拼了命想要去寻找的答案还没有得到结果,立刻又有新的问题被抛出来了。

——draco啊draco,你的谜题这么多,我一个都猜不出来啊。

Harry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依旧说:“我想上去看看他。”

“好吧。”秋点点头,伸手从餐桌上召唤了一块南瓜饼递给Harry。“先吃了它——你能站起来了吗?”

Harry接过来随便地咬了两口,重新试图站起来。这一次他成功了,尽管还是有点吃力。Harry自嘲地笑了笑:“真没想到我也有这么没用的一天。”

“再强大的英雄也是会生病的呀,”秋随口鼓励他。“再说了,你只是偶尔虚弱这么一段时间,作为朋友,我们还是有能力保护你的。”

Harry没用说话,只是点点头。他的眼底似乎隐藏起了一点莫名的情绪,又似乎没有。

秋扶住他的胳膊往楼上走去。Harry虽然还是有些吃力,但是很显然,至少秋对这个恢复情况还是很满意的。

“不枉我浪费了假期在这里看着你。不出意外的话,再有几天你就能重新生龙活虎的了。”秋空出一只手推开卧室门。“虽然也很担心,但是我想,如果见不到的话,你估计也不肯好好休养。所以,进去吧。”

“谢谢你。”Harry点点头,朝屋里走进去了。

小天狼星死后将这幢房子留给了他,Harry在这里也已经住了很久了。从战前,到战时,再到战后。这间屋子可以算得上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间属于他自己的卧室了。

人们在走进自己卧室的那一刻,总是最放松的。

可是此时Harry却陡然紧张起来了。屋子还是那么大,摆设也并没有人移动过。大幅的格兰芬多旗帜悬挂在墙壁上,各种的金色红色总是能吸引每一个踏进这间屋子的人的眼球。

Harry曾经非常满意这里的布置,甚至于他自己每次都忍不住要挨个看一遍。但是此时,他却第一次对所有的一切都置之不理了。

熟悉的空气中还有另外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很微弱,却比什么都来得有吸引力。Harry庆幸自己还记得床铺的位置,然后他站在了床边,看见了平躺着的那个身影。

秋并不敢让护理师们冒然的上来帮助draco进行清理,所以只是用了清洁咒,并没有将衣服换掉。露出来的衬衫虽然恢复了白色,但是依旧能看见斑斑点点的浅浅的污渍。

Harry喜欢红色。其实也没什么道理,他的童年并没有什么色彩,只不过恰好格兰芬多式红色的,所以他就顺便喜欢红色了。他竭尽所能的让这种颜色充斥到他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里,他买了红色的床单,红色的被褥,红色的枕头,连罗恩都看不下去了,罗恩曾经问他,这样到处都是红色,会不会有一天就腻了?

——怎么会腻呢?

Harry想。

——喜欢这种事,一旦开始了,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腻吧。

“我可是,睡了好几天沙发呢。”Harry笑了一下,轻轻的说。

不过没有人回答他。

Draco安静地躺着。浅浅的呼吸着。盖到胸前的被子微微的起伏。在满目的红色映衬下,越发显出苍白透明的皮肤和浅金的头发,像天使。

——他可真好看。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呢?

Harry有些懊恼地想。并没有人见过天使的样子,但是Harry觉得,大概就是这样吧。

“你还要继续睡多久呢?”Harry轻声问。“我还在等你的解释呢。为什么总是要骗我呢?你知道,我就是比较笨,你不说清楚的话,我无论怎么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来啊。”

“你不想杀我的,对吧?”Harry伸出手,想要去摸一摸draco的脸颊。可是在快要接触到的时候,却又放弃了。他垂下眼睛,他有些茫然,有些不自信了。他的声音也更加轻了。“你最后说的那些话里,究竟哪一些是真的呢?”

 

评论(24)
热度(325)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