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68

·68

“Harry?”秋将目光从墙上那面巨大的格兰芬多旗帜上移开,有些担忧地走到Harry旁边。

“如果用摄神取念的话,会对他造成伤害吗?”Harry没有动,也没有转头去看秋,但是他忽然这样问。

“我……我不知道,我没有看过这样的先例。虽然以我的检测来看,他的身体目前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理论上应该可以……只是……”秋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该不会……不行!你现在不能用魔法。”

但是Harry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你先出去吧。”

“Harry?!我说不行!我一猜就知道你根本没有好好听!”秋有些急了。“你受了很重的外伤,很重!在没有完全恢复前不许用魔法!如果你执意要那么做,也至少得有一整个治疗团队在旁边监视你才行!”

“我只不过想给他收拾一下,换件衣服。我赶到的时候刚刚下过一场暴雨,地上全是烂泥。再加上那个地方诡异的很,黑魔法能量到处都是。只是清洁咒的话并不能清理干净,很容易会有一些残留。所以我想帮他洗个澡,”Harry转过头笑了一下。“你也要监视吗?治疗师大人?”

“谁……谁要监视啊?我就是好心提醒你一下!我,我我……哼!随便你!我才不管你!”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糟糕的东西,脸一下子涨的通红,“我”了半天一跺脚,转身噔噔噔的就要冲出去。

Harry又忍不住笑了一下,冲着她的背影喊:“中途可别找理由闯进来啊!我可不保证有没有穿衣服!”

“快闭嘴吧你!”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紧接着就是嘭的一声,卧室门被甩上了。

Harry从身后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了,微微的喘了两口气:“我可没说谎,我是真的想要帮你整理一下的。只不过,我好像确实有点累了,这可真糟糕,只不过上了个楼而已——怎么办,我感觉自己现在简直像个九十岁的老头子。”Harry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笑了一会儿,目光就落在了Draco身上。Draco安静的躺着,美好的像是一幅画。Harry轻轻的叹气:“虽然我也想过如果能有一天我们两个可以不吵架就好了,现在你倒是真的不肯讲话了,可是我竟然有点怀念吵架的日子了。”

Harry弯下腰,从床下面拉出来一个挺大的箱子。打开箱子,就露出了里面装的满满当当的零食,有比比多味豆,巧克力蛙,南瓜馅饼,角落里放着一大盒精美的巧克力坩埚——并没有被加入什么奇怪作料的真正的可口的巧克力坩埚,还有好多被压在下面看不到的东西。

“我小时候没有吃过什么零食,以至于后来可以自己买零食了,就总是忍不住买好多,可是又总是吃不掉。真没想到能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我好像还真的有点想吃东西了。”Harry拿出一包比比多味豆。算起来,这还是他吃到的第一种零食,在第一次去往霍格沃茨的专列上。思绪一下子飘到了那个时候,Harry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当时呼啸而过的霍格沃茨专列。那可真的是一趟……改变了许多东西的专列啊。Harry撕开包装,一颗豆子掉在了他的手心里。“你说,这个会是什么味道的呢?——我好像还没有吃到过什么奇怪的味道,不过我希望这颗是甜的。”

Harry嘟嘟囔囔的说着,一边把豆子塞进了嘴里。只不过嚼了几下,就皱着眉硬咽下去了:“咳,说话总是不能说太满……虽然我并没有吃出到底是个什么味道的,但是总之并不是会令人愉快的味道就是了。”

Harry将多味豆放在一边,又撕开了几块南瓜馅饼,都只吃了一两口就随手丢开了。最后,他拿起了那盒巧克力坩埚。

“我以前偷偷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人家说可以在很饿的时候先吃块糖,我想巧克力大概也行吧。”Harry一边说一边慢慢解着那些错综复杂的缎带。“我只收到过一次巧克力坩埚,还被罗恩不小心吃掉了——不过那盒巧克力坩埚也是危险就是了。”Harry的手停了一下。他想起来那盒巧克力坩埚所引发的事情可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于是他决定不继续讲这件事了。“说起来,别人买巧克力坩埚都是用来送人的,会买来自己吃的,估计也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吧——不过你要是想吃的话,我倒是可以分你一半。”Harry想了想,说。“但是你可得快一点醒过来才行,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全部吃光。”

大概是真的饿了,Harry一口气吃掉了三分之一才停下来,重新扣上盖子,再仔细地用缎带扎起来,放在了桌子上:“盒子上说这东西可以放三年都不会坏,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Harry将巧克力坩埚盒子放好,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就打算往浴室走了。才走了几步,就又停了下来,稍微想了想,调转方向走到衣帽间门口,拉开了门。

这栋房子在布莱克家族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纵然后来慢慢没落了,但是屋子的结构和设计处处彰显着一个老牌纯血家族的品味和追求。然而新继承人Harry的生活却从来都谈不上精致,纵然卧室里有这样完备的一个大衣帽间,他却完全不知道应当怎么使用。他不是个喜欢买衣服的人,所以他绞尽脑汁也没有办法将这个大衣帽间填满哪怕二十分之一。

不过他还是有几套睡衣的。除了挂着的两套自己从学生时期一直穿过来的暗红色条纹的睡衣,角落里还堆着三套叠的还算整齐,但是花色迥异的睡衣。这三套基本上都是之前跟罗恩开玩笑一样打赌买下来的,一次都没有穿过。此时此刻Harry将它们一件一件的展开,左看右看,最后一遍感叹完为什么自己脑子抽了要买这么匪夷所思的衣服之后,就随便把它们都丢在脚边了。

不过,想象一下draco穿上这些“奇装异服”的样子,也蛮好玩的。

但是Harry也就只是想想而已。他最后还是伸手将自己刚洗完的一套暗红色的睡衣拿了下来:“暂时只有这个了,就算被嫌弃也没办法啊。”

Harry将睡衣带到浴室里面放好,从柜子里翻出了几条崭新的毛巾和浴巾,然后打开淋浴头试了试水温,然后开始往浴缸里面放水。不一会儿一层薄薄的雾气便在空气中升腾起来了。

Harry重新擦干净了眼镜片,在等浴缸盛满的同时环视了一下浴室,然后又开始皱眉了。

他一度觉得自己生活的挺舒服的,但是现在却莫名地觉得到处都是乱糟糟的。于是他挽起袖子,准备要迅速的收拾一下了。一个做家务从来都是马马虎虎得过且过的人第一次锱铢必较起来了,当终于将洗手台上一个淡淡的水渍完完全全的擦掉之后,Harry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是怎么了啊?”

浴缸的水满了。Harry关了龙头,回到床边将draco抱了进来。虽然他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小小的感慨了一下这具身体实在是有点太瘦了。

“对不起啊,冒犯了。”Harry低低的说完,轻手轻脚的将draco的衣服都脱了下来。他估计的没有错,只是清洁咒的话,用处确实不大。Draco苍白的皮肤上面,依旧隐隐约约的残留着污渍的痕迹。

Harry从柜子里拿出洗发液和沐浴露,坐在浴缸旁边小心地控制着水温。Draco安安静静地靠坐在浴缸里,腾起来的水雾像是给他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此时此刻的draco更像是一个精致美丽的玩偶,安安静静的,不会抗议,也不会吵闹。

但是这反而更加令Harry紧张起来了。他几乎很难得知水温究竟是不是舒适,抑或是自己用的力气是太轻还是太重。他只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连眼睛都不敢眨。

Harry曾经以为洗澡不过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但是现在,他却有了一点怀疑。他简直太紧张了,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嫌弃自己的笨手笨脚了。他拿了一块毛巾,折叠起来,浸上水,先在自己的胳膊上试了一下,反复确认过温度之后才敢小心翼翼地擦在draco的皮肤上。

毛巾一路滑到了左臂上,遇到了那里的那个著名的黑色的印记。虽然已经淡下去了不少,但是依然可以清楚的辨认出来。

Harry放下毛巾,伸出手在那个标记上揉了几下,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着draco低语:“为什么你的这个印记还在?这可真奇怪。等会我找秋问问是怎么回事。”

Harry的疑惑并不是没有原因。随着伏地魔的彻底消亡,他用来标记食死徒的黑魔标记也像那枚颈圈一样一并慢慢的消失殆尽了。这给他们追捕食死徒的工作带来了不小的困难,他们不得不运用其他方式来辨认混入人群中食死徒们。

纵然是那些早期被逮捕的食死徒,他们手臂上的黑魔标记也在关押以后慢慢的消失了。

可是draco的这一个……

Harry有些不甘心地又擦拭了几次,一直到draco的手臂都有些泛红了,才悻悻地住了手。

——可是draco的这一个,为什么一点要消散下去的迹象都没有呢?

 

评论(10)
热度(300)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