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好累。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辣ლ(°◕‵ƹ′◕ლ)

【HD】Forget-46

·46

被发现是因为说出了伏地魔的名字。

这个关窍是在被格雷伯克那些人——现在好像被叫做搜捕者抓到以后Harry才知道的。但是他现在并不能很好的说出话来。他感觉自己的脸好像比平时大了两倍还要多,他的嘴巴也胀的要死,甚至不能很好的吞咽,他甚至感觉有口水要流出来了——梅林,他完全不敢想象自己现在看起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反正肯定糟透了就是了。

格雷伯克把罗恩揍的不轻,但是并没有问出什么来。于是他转过来把Harry提起来,看到Harry的脸的时候,他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

Harry垂下眼睛——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的眼睛简直要变成一条缝了——避开格雷伯克的脸,以免忍不住揍上去。Harry当然知道现在他不能冲动,为了拿到格兰芬多的宝剑他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如果冒然犯险,除了会害了他们三个还真没有什么别的用处。

“嘿小子,”格雷伯克笑够了,一拳砸在Harry的肚子上。“你的脸怎么了?”

“……蛰了。”Harry咬着牙,含糊的回答。“被蛰了,先生。”

查通缉名册的人有了消息,冲着格雷伯克说:“没有找到叫做达力的人。”

“所以你并不是被通缉了人了?”格雷伯克显然没有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走他们的意图,接着问。“你是学生吗?霍格沃茨的学生?哪个学院的?”

“斯莱特林。”Harry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脱口而出。

“有意思。”格雷伯克眯了眯眼睛。“每个人都说自己是斯莱特林的,我希望你不会想其他那些‘斯莱特林’的学生一样,连公共休息室在哪里都不知道。”

“在地牢里。”Harry再一次脱口而出,快的连他自己都暗暗的吃了一惊。“需要穿过那堵墙,里面全是头盖骨和原料,而且它在湖底,连光线都是绿色的。”

Harry努力的回忆着,他也不确定自己记的对不对,毕竟关于斯莱特林休息室的记忆,印象最深刻的只是malfoy而已。

一阵短暂的沉默。

“看来你真的是个小斯莱特林。感到高兴吧,你可能不用尝尝地狱汤剂的味道了。”格雷伯克语气缓和了一点。“斯莱特林可没有几个泥巴种,你父亲是谁?”

“他在魔法部工作。”Harry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开始编造下一个谎言了——这并不是他的强项,但是并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是么?他继续回忆在魔法部看到过的那些铭牌。“魔术意外事件和大灾难部。”

格雷伯克看起来有些遗憾:“看起来我们今天又白忙了,如果你说的是实话的话……”

“哦天哪,这是什么?”一个人影兴冲冲的从帐篷里跑出来,手里拿着的正是格兰芬多的宝剑。“看起来很值钱。”

“很……很漂亮。”格雷伯克站起来,从那人手里把宝剑接过来,在袖子上擦了两下。“非常不错,你从哪弄来的?”

“我父亲的。”Harry暗暗祈祷他不要看到剑上的名字。“我们借来……借来……砍柴……”

“等一下,有些不对。”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来。

Harry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每次看起来的峰回路转都要出一点问题。更糟的是,费伏地魔的记忆又在这个时候硬插了进来,Harry一阵头昏眼花,简直要忍不住昏过去了。

说起来,这半年Harry的各项魔法课程都有了非常大的飞跃,唯独大脑封闭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一点进展都没有,简直糟糕极了。

那个人手里拿着一张报纸,快步走到赫敏面前,粗鲁的揪住她的头发,让她的脸昂起来:“赫敏·格兰杰,你看起来有些像她。”

“不!不是我!”赫敏尖叫了起来,但是格雷伯克已经超这边看过来了。

“放开她!她不是……”罗恩有些着急了,他恨不能可以走到赫敏面前,但是看守着他的那个人又给了他一拳,呵斥让他闭嘴。

“所有人都知道,赫敏·格兰杰跟Harry·Potter在一起。那么你……”格雷伯克重新凑近了Harry,使劲的拨开他脸上的头发,很快就看到了那个著名的疤痕。他的眼睛又眯起来了,抬起一根肮脏的手指,按了上去。“这是什么?”

“不要碰它!”Harry大声喊了起来。他痛的要吐了。

“看来事情又发生改变了。”格雷伯克兴奋起来了。“你的眼镜呢?Potter先生?”

没等Harry回答,帐篷里就有人大喊了起来:“眼镜!我找到了眼镜!”

然后那副已经破掉的眼镜就重新戴回了Harry脸上。格雷伯克几乎要兴奋的跳起来了:“potter!是potter!我们抓到他了!”

但是Harry已经没有力气了。伏地魔的思想来势汹汹的冲进了他的脑海里,他甚至已经看不清格雷伯克的脸了,满目都是黑暗的大海,阴森可怕的塔——鬼知道伏地魔到底到哪里去了,鬼知道他这段诡异的图像到底代表点什么。

Harry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他真的要难受的吐了。他能感受到格雷伯克的手捏住了他的肩膀,似乎要带他们去哪里。

反正不会去那个诡异的高塔里见伏地魔吧。

Harry想。

 

**

 

无论怎么努力,Harry还是没有办法把伏地魔从他的脑子里赶出去。他能清晰的看到伏地魔飞过那片海,进入到高塔中,甚至能看到房间里的床上躺着一个人。他并不能看清楚那个人的样子,他只能猜测那应该就是伏地魔要找的人吧。

伏地魔的思绪如此强大,以至于Harry几乎没能感到幻影移形带来的不适感。——是有一点恶心,但是他不能确定到底是伏地魔还是幻影移形带来的。

他们的目的地是一条看起来有点荒凉的小路,像是乡下常有的那种。Harry被格雷伯克拖着浑浑噩噩的走了一会儿,一扇铁门出现在了面前。

另一个人很快的走上去,在门上拍了两下,但是什么效果都没有。他加大了力气:“该死,我应该怎么通知里面的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铁门上的栏杆便开始扭曲了起来,几乎是瞬间就将他的手臂卷了进去。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来:“说明你的来意。”

“Harry·Potter!”那个人尖叫了起来。“我们抓到了Harry·Potter!你听到了没有?快放开我!”

无论他接下来怎么尖叫,那扇铁门都没有再说话。但是过了不多一会儿,门被从里面打开了。Harry看到一个头发乱蓬蓬的蛇一样的女人出现在了门的另一边。

“Harry·Potter?”贝拉克里特斯目光扫过他们,最后在Harry脸上停了下来,尖声说。“格雷伯克,你最好能保证他是,否则,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评论(5)
热度(246)
© 啊粮食不够吃 | Powered by LOFTER